苏安然差点要笑出声了,凤九这样的说辞,还真是让人挑不出错,而且还说的振振有词,让人无法反驳。

    南宫依依怎么可能就这样放过凤九,她眉眼中怨毒之色一闪而过:“就算是这样,那你的丫环冲撞了提督嫡女,道歉应该不为过吧!”

    “道歉?”凤九一脸疑惑的看着南宫依依,想不到这个六公主才是想要给她下马威的人:“星辰有什么错呢?六公主你不妨说出来,大家听听。”

    众人听到凤九睁眼说瞎话,心里那个气别提有多恼了。

    要不是顾忌着战王就在府里,南宫依依早就让人教训凤九主仆二人。

    刚才的事情,只要不是瞎子和聋子,恐怕都清楚是怎么回事。

    众位千金小姐从来都是高高在上,哪怕是有错,也轮不到一个丫环教训,更别提若是有这样大胆的丫环,恐怕早就被杖毙了。

    “凤小姐看着也不像是个赖皮的人。”南宫依依皱起眉头,脸色阴沉得吓人:“你的丫环刚才哪一句话是冤枉的?”

    凤九淡淡的扫了南宫依依一眼,嘴角上扬起来:“那你说说我的丫环哪一句是冲撞了司空小姐,我们来说道说道。”

    哼,简直就是嚣张至极。

    南宫依依压下心中的怒火,阴测测的笑了起来:“司空梓乃九门提督的嫡女,身份自然是显贵的,而你的丫环,居然敢打司空梓的脸,这难道不是以下犯上?”

    “辱骂在场所有千金小姐以及公主,这更是株连九族的大罪。”

    “当着本公主的面,就喊打喊杀,简直就是无视本公主,这罪名可杀头!”

    一条条罪状下来,六公主阴沉的脸上满是恼怒之色:“本公主说的哪一条有错?”

    凤九摆了摆手,一脸的淡漠:“六公主真是好记性,没有一句有错。”

    南宫依依一听这话,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得意的笑。

    哼,跟本公主作对,是没有好下场的。

    南宫芸也是一脸的幸灾乐祸,只要能让凤九出丑,她就开心。

    “但是。“凤九扬了扬眉,眼中一片冰寒:“我的丫环是对司空梓动手了,可大家似乎忽略了一个重点,司空小姐可是先以辱骂我没有教养,不配跟公主一起赏花。”

    这话一出,南宫依依眼珠子都瞪大了。

    司空梓气得要死,虽然捂着小脸,眼神却是阴毒的很,听到凤九的话,居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在其他人不善的目光扫过来的时候,突然感到脸上一热,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只因为凤九说的是事实!

    “若是司空小姐没有先前的辱骂,我的丫环自然是不会对她动手。”凤九轻飘飘的话,直接就将星辰的一桩罪给抹去了。

    南宫依依的脸色再次变得难看起来,恨不得撕碎凤九那张巧嘴。

    “至于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看得很清楚,并不是我的丫环挑起的事端,难道被人辱骂我这个主子不出手,丫环就不能代劳了吗?”凤九顿时冷哼一声,周身都是杀伐之气。

    在场的人都被凤九的气势震慑住,一个个看向凤九的眼神变得复杂起来。

    没有一人开口辩解,在场的人心里除了苏安然和宋郁雪之外,都是等着看凤九出丑的,更是想要害凤九,此刻众人心里七上八下,根本就不敢反驳。

    他们今天算是看明白了,凤九不仅是嚣张,更是修为强悍。

    刚才那样的杀气,他们之前也只在王爷身上感受到过。

    他们这才明白凤九有多么的可怕。

    前端时间就是东方家的嫡女东方清回来,都没有在凤九手上讨到便宜,他们跟东方清可是差远了,真的可以让凤九出丑吗?

    不得不说,所有试图找凤九麻烦的人,最后吃亏的却是他们。

    “今天的宴会弄成这样,真的是很抱歉。”凤九嘴角勾起一抹笑,冷眼扫了在场的人一圈:“凤九真的很忙,以后这样的宴会还是不要再邀请凤九了,道不同不相为谋。”

    说完这话,凤九头也没回,直接带着星辰就走。

    星辰直接伸手将挡在他们身前的侍卫拨弄开,让自家小姐先走。

    “等一下!”就在凤九即将踏出花园门口的时候,南宫依依却是叫住了凤九。

    星辰眼中闪过一抹怒色,转头冷冷的看着南宫依依,冷笑起来:“六公主,你可别仗着自己公主的身份,就对我家小姐纠缠不清,我家小姐都说告辞了,你还叫住人,是什么意思!”

    这话可是没有一点害怕公主的意思,同时也是告诉公主一件事,就算你是公主,我家小姐也不会怕你。

    不的不说跟凤九呆时间长了,星辰的嘴皮子也变得厉害了。

    这话一出,在场的人都倒吸了口凉气。

    南宫依依急的脸色都变青了,身子气得发抖。

    凤九由着星辰胡闹,嘴角勾起一抹不屑。

    “凤小姐。”苏安然苦笑起来:“你这位丫环可真是急性子。”

    凤九扭头看了苏安然一眼,语气变得柔和起来:“我这丫环跟着我时间长了,性子也越来越像了。”

    噗呲!

    宋郁雪倒是忍不住的笑了起来,也只有她有这个心思笑。

    从小她身子骨就不好,畏寒怕风,哪怕现在才刚刚到秋天,她身上已经穿上了厚重的裙子,肩膀上还搭着披肩。

    “咳咳……磕!”由于突然猛烈的笑,倒是咳嗽了起来。

    对这位太傅的嫡女,众人可就热切多了。

    哪怕是六公主南宫依依也是一脸紧张的问道:“你身体不好,先坐下。”

    其他人更是围上去嘘寒问暖。

    面对众人的虚情假意,宋郁雪摆了摆手,用行动告诉大家她没事。  凤九上前一步,伸手搭在宋郁雪的脉搏上,良久之后却是皱起了没有,将手收了回来:“宋小姐这是脾虚造成的,气血运转不畅就会手脚冰凉,体内湿气很重,按照道理这样的病症太医应该能够诊断出

    来!”  话才刚落,宋郁雪的脸上闪现出惊喜之色,一把抓住凤九的手:“凤小姐果然是神医,我从小身子骨就这样,吃了不少药,却也没有效果,后来也就慢慢放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