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着凤九那担心急切的样子,南宫殇顿时就不高兴了,原本戏谑的心情也没有了。

    “快点说啊!”凤九暗暗的使了使力,一脸的不满。

    南宫殇伸手往凤九脸上抹去,却是被她给躲开了,还恶狠狠的瞪着他。

    他顿时就怒火中烧,直接一个用力翻身将凤九压在了身下,浓烈的男性气息袭来,凤九顿时就傻眼了。

    这,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南宫殇咬了咬牙,一口咬在凤九的唇瓣上。

    凤九一脸的吃痛,一双凤眼满脸无辜的盯着南宫殇。

    看着被自己咬得有些红肿的唇瓣,这才满意的勾了勾唇:“那女将就是这样被宇文拓咬伤了唇瓣,然后宇文拓就被揍得鼻青脸肿。”

    “啥!”凤九有些不敢相信,那个吊儿郎当的家伙,还真的是能够做出这种事情的人。

    只是凤九不知道的是,在军中的宇文拓那绝对是一颗耀眼的星星。

    身上全是一股子正气,一点都没有吊儿郎当,不到半个月的时候,就已经从一个小兵,晋升为了队长。

    虽然只有区区不到一百人的队伍,却也大小是个官了。

    凤九这傻愣愣的样子,顿时就让南宫殇伸出手捏了捏她的炼丹,笑道:“你就别担心了,反正也只是亲了一下,那女将又不会追着宇文拓让他娶!“

    当然这是南宫殇说给凤九听的,真实的情况就是只要宇文拓上战场,准会碰到楚国的那个女将。

    而且每一次都会被揍得鼻青脸肿,原因是不肯娶。

    更让那女将受不了的是,这家伙每次被揍了之后,还会喊那女将为母老虎。

    于是,被揍得更惨。

    哪怕是己方的士兵都是捧腹大笑。

    战争因为这样的插曲倒是缓和了很多。

    好吧,经过南宫殇这么一说,她还真是不担心了。

    而且有她老爹在,宇文拓应该不会出事。

    一大早凤舞就急匆匆的出宫,回了将军府。

    她没有第一时间去找花氏,但是往凤九的院子跑。

    跟着她一起回府的,自然是秋菊和冬梅这两人。

    小青刚起来就听到敲门声,走出去看是凤舞三人。

    清楚三人的来意之后,小青就去房间喊凤九起床。

    一番洗漱下来,一炷香的时间就过去了。

    好在,现在是初夏,早上不冷,不然的话,凤舞主仆三人倒是就没有那么好受了。

    凤九没有想到,她昨天才吩咐下去的事情,凤舞今天就来了。

    她眉眼挑了挑,但是有些意外凤舞的速度之快。

    于是凤九让小青将人请进来,同时吩咐星辰去厨房拿早餐。

    至于日月二人,则是在院子里开始了晨跑。

    凤九躺在躺椅上,眯着眼睛笑了起来:“妹妹倒是来得够早。”

    进来的人,只有凤舞一个人,秋菊和冬梅被凤舞留在外面看门。

    他们说的事情,实在是不宜让更多的人知道。

    否则的话,凤舞又怎么可能独自一个人进来。

    “妹妹心急,昨天得知了一些事情,自然是要早些告诉姐姐知道。”凤舞居然扬起眉头笑了起来,直接就坐在了凤九的对面。

    凤九心里一喜,面上却是不动声色:“这么说昨天说的事情是有有消息了!”

    见凤九没有一点高兴的样子,凤舞的视线在小青和日月身上扫了一眼。

    这个意思就非常明显了,想让三人离开。

    凤九却是摆了摆手:“妹妹就不用多虑了,我的人嘴巴严得很。”

    凤舞新来很是不满,却也没有办法。

    只得咬了咬牙,脸色也愣了下来:“既然是这样,那日后若是皇后只得这件事是本宫透露给你的话……”

    “这个妹妹就放心好了,若是日后皇后娘是从本小姐这边得到的消息,那么本小姐由你处置!”凤九赶忙就打断了凤舞的话,脸上闪过一抹讥讽之色。

    听了这话,凤舞的脸色才缓下来。

    于此同时星辰端着小米粥,馒头走了过来,直接将盘子放到了桌子上。

    凤九端了一碗粥,拿了一个馒头就吃了起来。

    同时星辰招呼着日月和小青过来吃早点。

    四个人那是直接就伸手端了一碗小米粥,拿了一个馒头,坐在椅子上吃了起来。

    凤舞的整个脸色变得比猪肝还要难看,她怒目指着星辰等人,骂道:“翻了天了,下人怎么能跟主子一起吃饭,而且还上桌子!”

    对于凤舞的震惊,四人非常淡定的看了她一眼,低头继续吃,压根就不理会气得颤抖的凤舞。

    “你们简直就是目中无人,你们……”

    凤九却是淡然的开口:“妹妹要发脾气还是回你的东宫去,本小姐这里的规矩,就是这样,看不惯可以滚!”

    铿锵有力的声音,夹杂着的是对四人的维护。

    日月星辰和小青眼低有着雾气,低头猛的啃着馒头。  凤舞再次被气的脸色涨红,忍着走人的冲动,压下了心中的火气,没好气的说道:“皇后的身后确实有一个强大的存在,而且是圣灵大陆的人,至于具体是什么人,或者组织,那就要你自己去查了,我

    能知道的就这样么多。

    希望你能遵守诺言,帮太子。”

    说着话,凤舞凝目注视着凤九。

    凤九挑了挑眉,眼底闪过一抹傲然之色:“就这么点消息?”

    这质疑的话,如同一个巴掌一样打在凤舞的脸上,她只感觉脸颊火辣辣的。

    却还是硬着头皮说道:“能知道这些,已经是不容易,你以为探查皇后的事情,是那么容易的吗?”

    不是容易,而是很难,不然的话,本小姐会让你们去探查!

    凤九眼中闪过一丝嘲讽,却在看向凤舞的时候,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浅笑:“你回去吧,太子今天就能回去。”

    凤舞心里一个激动,脸上的喜色是那样的明显,带着笑离开之后,带着秋菊和冬梅,去了梅苑。

    “真想让本王帮一下太子?”南宫殇无声无息的从凤九的房间走了出来,浓密的剑眉稍稍上挑,似笑非笑的看着凤九。

    噗呲!  凤九刚才喝到嘴里的粥,一下子就喷了出来,日月星辰和小青,纷纷端碗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