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晚饭的时候,凤妖妖却没有出现,这让凤九有些不习惯。

    少了那家伙的胡闹,感觉少了点什么。

    凤九皱起眉头,朝着小青招了招手,问道:“这几天凤妖妖在查什什么?”

    小青摇了摇头,一脸的不知道。

    凤九叹了口气,吩咐起来:“要是今晚没有回来,明天就在京城找找,要是找不到就算了!”

    “是。”小青答应一声又退了出去。

    桌子上都是她爱吃的菜,而且还有螃蟹。

    对于剥螃蟹凤九真的很无能,拿了一只,半天也没能将壳去掉。

    老王爷看着凤九费力的样子,朝着南宫卿看了一眼。

    其实南宫卿已经看了老天了,只是犹豫着要不要帮忙。

    毕竟凤九是个女子,而他在面对凤九的时候,会有心跳加速的感觉。

    他不知道这样对不对,有了爷爷的提示,南宫卿顿时将手上剥好的螃蟹往凤九碗里放了一个。

    突然出现在碗里的螃蟹,让得凤九愣了一下,扭头却看到南宫殇琥珀色的眸子里盛满了笑。

    凤九顿时就扬起眉头笑了起来,抓起螃蟹就吃了起来,嘴巴塞得满满的。

    望着凤九一点也不淑女的吃相,南宫卿居然觉得特别好看,傻笑着继续剥着螃蟹。

    风吟看着很不是滋味,主子您再不回来,这媳妇都要被人抢走了。

    一顿饭下来,南宫卿负责剥螃蟹,凤九负责吃螃蟹,老王爷笑得嘴都合不拢。

    在他看来,既然凤九是南宫殇的王妃,那就是南宫卿的的妹妹,这哥哥给妹妹剥螃蟹也没什么不妥的。

    他们不知道的是,凤九吃完饭往将军府走的时候,风吟就将这件事写信告诉给了南宫殇。

    远在边疆的南宫殇此刻已经将花颜压在了囚车里,虽然捉拿花颜的时候,出现了一些变故,不过结果却是好的。

    凤霸天看着被困在囚车里的花颜将军,一脸的感叹,却也明白能够让战王来捉拿,花颜叛国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宇文拓冷着一张脸,拳头握得咯吱作响,恨不得冲上去将花颜大卸八块。

    他的父亲一生为国,却想不到被人害死在战场上。

    要不是送消息来的人是南宫殇,他是怎么也不会相信的。

    花颜这么多年来在所有人的心目中,都是一位忠君为国的好将军。

    他用自己浑身的伤,才换来这累累功勋。

    却是想不到,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其实是别国的奸细,更害死了他的父亲。

    凤霸天伸手拍了拍宇文拓的肩膀,安慰道:“放心,战王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虽然他也痛心,更想亲手将花颜揍一顿,然而理智让他不能这么做。

    更重要的是,来压花颜回京城的人是南宫殇,那可是一个杀人不点头的人。

    花颜落在他的手上,就算是不死,也得脱成皮吧。

    南宫殇看了一眼身后的将士,皱起眉头用灵力吼道:“各位兄弟,保家卫国是每一个男儿的责任,感谢有你们在边疆,才能有家人不被战火波及的生活。”

    话落南宫殇弯腰朝着将士鞠躬。

    那弯下去的腰,让所有人都动容,眼中禽着泪水,高声呼喊着:“不苦不累,保家卫国!”

    声音浩荡,震慑山谷。

    南宫殇直起腰身的时候,对着宇文拓招了招手。

    宇文拓一脸的疑惑,在凤霸天拍了两下肩膀之后,才回过神,走到了南宫殇的身边。

    南宫殇突然伸手出手臂,一把搭在宇文拓的肩膀上,一副哥俩好的姿态。

    在场的人都是震惊的看着两人,就连凤霸天都是惊讶的嘴角抽了抽。

    南宫殇很满意这样的效果,这对于保护宇文拓来说,真的是一个好办法,而且也更加能让他在军中树立威信!

    既然宇文拓是凤九在乎的朋友,他也就大度点,不能让凤九有难过的机会。

    他附在一脸惊讶的宇文拓的耳边,用着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保护好凤霸天,该用毒的时候,别心软。”

    丢下这话,南宫殇松开了宇文拓,转身大步翻身上马,在所有将士的目送下踏上了回天宇的征途。

    望着马背上端坐的南宫殇,宇文拓缓缓的笑了。

    天宇一个破旧的小院。

    一脸颓然的花无跪倒在一个黑衣人的面前,不断的磕头请求:“师尊,求您救救都爹!”

    黑衣人的脸罩在帽子里,看不清面容,却是冷哼了一声:“花无,救你是因为你是本座的弟子,至于你父亲,既然选择了,就要去承担。”

    花无的脸上一脸的急色,可是却又无可奈何。

    面对自己的师尊,他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爹,您要撑住,一定要撑住啊!

    无话跪在地上往黑衣人脚下爬去,一把抱住了黑衣人的腿,一脸的痛苦:“弟子答应师尊的要求就是了!”

    一听这话,黑衣人的脸上浮现了一丝笑容,她蹲下身子,一把勾住了花无的下巴,笑得邪魅,下一刻一掌将花无身上的衣袍击飞。

    紧接着黑衣人将脸凑了过去,吻上了渴望依旧的薄唇。

    花无整个人都闭上了眼睛,身子颤抖着,准备承受痛苦。

    然在他闭眼的时候,却是感觉有异,猛然睁开眼睛,一瞬间就傻眼了,喃喃的喊道:“师尊……你……你是……!”

    “嘘,师尊要你!”黑衣人一把将花无压下,开始动作。

    花无原本痛苦的脸色,瞬间有了喜色。

    太好了,原来师尊不是男子。

    整个破院被一层烟雾笼罩着,外人根本看不清里面。

    男人的低吼传来,紧接着那团烟雾消失,露出破院刚做完羞羞事情的两人。

    黑衣人躺在男人健硕的胸膛上,满足的笑了起来:“等着师尊帮你救回父亲!”

    话落,花无感觉眼前一黑,他被一件衣服给罩住了。

    等他将衣服拿下来的时候,院子里早已经没有黑衣人的身影。  花无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厉色,一掌打在了地上:“南宫殇,凤九,本公子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