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说辞慕天战自然是嗤之以鼻,知道问不出来他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而是直接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父亲,你等着,丹药已经有了一颗,我一定会救活你!

    出了书房的慕天战直接往老爹的院子去,一路上下人都打着招呼。

    虽然少爷脸色不好,可他们却是没有在意。

    慕天战对待下人在几个少爷当中是最好的,虽然他有时候霸道不讲理,却不会轻易的责罚下人。

    慕啸天的房间门口两个守卫看见自家少爷回来了,眼中都是惊喜,两人赶忙抱拳:“少爷,您回来了!”

    这次出去的时候,少爷就说了,一定要找到解药,否则是不会回来了。

    虽然其他人只是以为少爷又去游山玩水去了。

    “嗯。”慕天战嗯了一声,直接推开门走进了房间,反手就将房门给关上了。

    望着躺在冰床上的父亲,慕天战的眼圈红了一片,走上前,将丹药从储物戒指中拿出来,塞到了慕啸天的嘴巴。

    桌子上有着茶水,他倒了一杯给父亲喂了起来。

    看着父亲的喉咙滚动了一下,慕天战终于是松了了口气。

    小心的给父亲擦拭嘴角,望着脸色泛着乌青的人父亲,他的拳头握紧了。

    “爹,您再等一段时间,我一定找到丹药!”慕天战的上瘾有些低沉,带着一股子邪魅的气息。

    转身离开,没有在家族逗留。

    他要去找凤九,父亲还需要六颗丹药,才能去毒性古来。

    虽然上一次他们交谈的不是很好,但是他相信他们一定可以成为朋友,虽然南宫殇那家伙不一定赞成。

    想到南宫殇,他眼中不禁多了一丝期待。

    那些人或许都没有想到,当年没有杀掉的孩子,已经长这么大了。

    天宇,闲王府。

    已经开始重新修建,南宫卿还有老王爷搬到了南宫殇的王府住。

    老王爷被砍断的手臂,已经接了起来,而且还用绷带缠着。

    从最开始的惊奇到现在的习以为常,凤妖妖总共花了两天的时间才适应下来。

    她对凤九实在是佩服的很,就算是用丹药也不可能接断臂。

    在她的眼里,凤九真的是厉害的了。

    然而在知道凤九的修为橙阶之后,整个人的都错愕了起来。

    而她本来居然耐在南宫卿身边不走了。

    用她的话说,砸到了南宫卿那就要对他负责。

    听到这样的言论,南宫卿当下就红了脸,要将凤妖妖给赶走。

    然凤妖妖是什么人,怎么可能俺么轻易就被赶走。

    而且南宫卿还是这种美男子,不调戏调戏,那就太亏了。

    处理完了老王爷的断臂,凤九就开始准备为南宫卿解毒。

    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老王爷兴奋的胡子都翘了起来。

    至于南宫卿那是激动得拍了一下轮椅,差点用力过猛,将轮椅给拍碎了。

    转眼,凤九就准备好了工具,将南宫卿推到了客房。

    凤妖妖和老王爷一心想要进去,却都被凤九给拦在了外面。

    用凤九的话说,解毒的过程很是繁琐,不能被打扰。

    “爷爷,您就在外面等着吧,相信凤九!”最紧张的就是南宫卿了,他却笑着安慰老王爷。

    凤妖妖在旁边翻了翻白眼,走上前,一把勾住南宫卿的下巴,紫色的眸子闪着亮光:“期待你站起来的样子!”

    话落,凤妖妖在南宫卿惊讶的目光下,低下头,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南宫卿的俊脸一瞬间就涨红起来,眼神飘向了别的地方。

    这几天的相处,也让凤九多多少少了解到了凤妖妖的性格。

    绝对是个霸道的主,而且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当然更多的是调戏美男。

    除了南宫卿之后,凤妖妖调戏的人还有日,这种冷峻少年都被她调戏的看见她就逃,可见凤妖妖调戏美男有一手。

    凤九轻声笑了起来,推着南宫卿进房间,直接反手就关上了房门。

    老王爷没有离去就站在门口。

    凤妖妖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眼中笑意收敛起来,深深就离开了王府。

    对于凤妖妖这种高手,王府的侍卫还真的看不住她。

    房间里的凤九,先是将十八根银针拿了出来,随即将两种药材也拿了出来,至于无根水,这种王府本身就有存放。

    凤九跟南宫殇分开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他给风吟传了消息,让其尽快赶回来。

    也就在凤九回来的第三天,风吟就赶了回来。

    现在他人正在房间睡觉。

    这一路奔波可是半点都不敢耽搁。

    凤九将两种药材直接磨成浆糊,随即开始施针。

    而那些浆糊一样的药材就糊在银针上面,直接跟随银针进入到了南宫卿的小腿。

    从膝盖处往下,南宫卿的腿都被扎了银针,足足十八根都在两腿上。

    随着凤九的动手,一边九根银针扎满之后,凤九开始拔出银针。

    于此同时银针再次在浆糊一样的药材里打滚,接着再次被凤九扎进南宫卿的小腿。

    随着时间的推移,南宫卿感觉到自己的双腿传来麻麻的感觉,他瞬间就激动了起来,冲着凤九喊道:“我的腿有感觉了,有感觉了!”

    “闭嘴!”凤九冷冷的瞥了南宫卿一眼,低头继续施针。、

    她用的是孙思邈的鬼影十八针,专门对付这种中毒很深的人。

    一个时辰过去了,两个时辰过去了。

    房门依然紧闭着,老王爷担心的不行,一直在门前渡步。

    房间里,凤九的额头出现了细密的汗珠。

    见此,南宫卿心疼的用手帕为其擦汗。

    认真施针的凤九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她的全部心神都在南宫卿的双腿上。

    已经施针四十五次了,还有四次,南宫卿双腿的毒就能全部清除干净。

    七七四十九针,要一口气施完,不能多,也不能少。

    多一次少一次,都将前功尽弃。

    以至于凤九在扎针的时候,就要数着是第几针。

    这种事情她只能默默的在心里数,是断然不会说出口的。

    说出口,不仅会让病者着急,就是自己也会受到影响。  随着次数的增加,凤九感觉自己的手臂都开始发软,而她的手也颤抖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