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颂一听就知道自家主子是想支开他们。

    花颂没有犹豫,瞬间将人打发了出去。

    他自己更是一刻也没有停留的跑进了树林。

    “知道有人跟踪,还将人打发走,看来很有自知之明嘛!”一道带着邪恶的嗓音在两人耳边响起。

    紧接着一个秃顶的老头落了下来,站定在两人面前,阴森森的笑道:“人参果交出来,老夫饶你们不死。”

    凤九冷眼看向老者,眼中闪过一丝鄙夷的神色,身子往后倒去,一脸悠闲的往南宫殇怀里靠去。

    南宫殇配合的张开双臂,直接将人抱在怀里,薄唇边不由微微勾起了一抹冷笑:“本公子若是不交呢?”

    “找死!”秃顶老者目光狰狞,一团黄色的灵气朝着两人砸了过去。

    凤九眼眶缩了缩,刚要带着南宫殇闪身,却是被其将头按在他的胸口。

    正当凤九疑惑的时候,南宫殇手腕一抬,一股青色的灵气骤然射出,将黄色的灵气直接击溃,冲着秃顶老头呼啸而去。

    此刻的秃顶老头,脑子里轰然一响,感受到那股凌厉的杀意,身子哆嗦起来,打了一个冷战,全身上下都冒出了一粒一粒鸡皮疙瘩。

    碰。

    一声巨响,秃顶老头被青色的灵气击中,身子往后倒退,一连撞断了五棵大树,身子才跌落在地。

    于此同时,他嘴巴一张,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嘴巴喃喃自语:“你是……”

    南宫殇手腕一翻,软剑如腾蛇一般刺中了秃顶老头的胸口。

    这秃顶老头头一歪,已经气绝身亡!

    南宫殇松开凤九,一步步朝着秃顶老者走去,蹲在了秃顶老者的面前,冷酷的开口:“要怪,就怪你太贪心。”

    说着话,南宫殇伸手往秃顶老者怀里抹了一把。

    瞬间就摸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古琴。

    从头到尾,凤九都是呆呆的看着,眼中有惊讶,有崇拜,更有骄傲。

    南宫殇转身看到的就是凤九一脸骄傲的看着他,顿时就扬起了嘴角:“喜欢吗?”

    “喜欢。”凤九眼中满是骄傲之色,却是看向了东面:“可是还有人躲着,没有出来。”

    暗中的人,顿时感觉头皮发麻。

    早知道这男人将实力隐藏了起来,他们才不会追过来来送死。

    就霍爷都死了,他们的实力还没有霍爷厉害,要是真打起来,都不够人练手的。

    数十人紧张的心跳声,均匀的呼吸声,在静的诡谲的气氛下,异常清晰。

    南宫殇瞥了一眼,拉着凤九就走,根本就不理会十个暗中跟随的人。

    两人走远之后,这十个人才站出来,他们看了一眼地上已经死透的霍爷,整个的变了脸色,再不敢多待,匆匆的离去。

    花颂从林子里出来,鄙夷的看了一眼,那些人匆忙离去的背影,带着人去追自家主子。

    直到那些人离开,凤九才直到南宫殇的用途,看来这一路上,他们再也不用担心有人抢人参果了。

    青阶高手,那可是仰望的存在。

    不多时,这些出去的人,就跟见了鬼一样的,宣扬了起来。

    人形果的获得者是青阶高手,谁不要命就去抢!

    于是乎,再没有人敢打人参果的主意。

    凤九看着思绪飘远的南宫殇,头往他怀里蹭了蹭:“在担心什么?”

    南宫殇不舍的看着凤九的容颜,伸手在她脸上捏了捏,叹息道:“此去边疆已经耽误了一天,我想让你回京城!”

    说完话,南宫殇定定的看着凤九,他心里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京城可能会出事,他心神很是不宁。

    “好。”凤九什么都没有说,直接就答应下来。

    从飞龙宝爪出现的那一刻,她就感觉到了南宫殇的心神不宁,知道他在担心京城的兄弟。

    凤九从南宫殇怀里退开,扬起眉头笑道:“我等你回家!”

    五个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字,却让南宫殇动容起来,心在这一刻颤抖起来。

    他长鞭一身,将凤九再次拉进自己怀里,大口的呼吸起来。

    满满的都是凤九的香气,感觉到南宫殇的举动,凤九顿时就笑了起来。

    分别总是那样的不舍,每一次的分别,都是为了下一次更好的相聚。

    凤九带着日月星辰和小青往京城赶,可京城此刻正是动乱的时候。

    闲王府。

    到处都是残肢断臂,鲜血染红了大地,更刺激得老王爷连连挥舞着手中的刀剑。

    每一次抽出到刀剑的时候,一股子温热的血水,喷涌而出。

    这些黑衣人拼了命的往紫竹林冲。

    目的是那样的明确,在发现王府有人闯入的时候,老王爷就派人赶了过来,于此同时给站战王府的管家送了信。

    血染红了衣袍,可是老王爷却一步也不曾退让。

    院内,南宫卿抓着轮椅,一双温润的眸子此刻却是通红一片,恨不得一掌劈死自己。

    他连连转动着轮椅,一次次按动暗器,黑衣人一波又一波的倒下。

    然而暗器总有用完的时候,这些黑衣人却前仆后继的冲过来。

    “爷爷!”南宫卿眼看着长剑砍向自己爷爷的手臂,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种无力感,让他从轮椅上摔了下来。

    同时黑衣人的长剑直直的砍在了老王爷的手臂上,鲜血横飞,手臂段落在地上,老王爷闷哼一声,左手再次紧紧的握着长剑,如同门神一样挡在紫竹林的门口。

    跌在地上的南宫卿泪流满面,两个黑衣人扬起手中明晃晃的刀剑,冲着南宫卿砍去。

    突然一阵劲风袭来,从天上掉下来一个紫衣人。

    好巧不巧的,紫衣人就砸在了南宫卿的背上,而那两个黑衣人愣了一下,下手的力道缓了一下。

    紫衣人被摔得头痛欲裂,抬眼却看到明晃晃的长剑泛着寒芒落了下来。

    紫色的眸子闪着恼怒之色,伸手直接抓住了两柄长剑。

    两个黑衣人表情却骤然僵住了。

    紫衣女子冷哼一声,白光一闪,两个黑衣人直接倒在地上。

    南宫卿感觉自己的肋骨都要断了,却还是定定的看着大门处。

    紫衣女子有些奇怪的看着趴在地上的人,突然蹲下身子。  “呀,原来是个美男子!”凤妖妖伸手一把捏住了南宫卿的下巴,嘴角邪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