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不知躲去了哪里。

    凤九刚踏进将军府的大门,就被管家福伯给拦住了。

    福伯一脸的笑:“大小姐,老爷在书房等你一天了!”

    “知道了。”凤九笑笑就朝着书房而去。

    看来今天的事情闹得是满城风雨啊,就连老爹都知道了,一会老爹可别骂她。

    凤九一路欢快的来到书房门口,一路上见到她的侍卫,都是恭敬的打招呼,完全不是平时那样的敷衍,一脸崇拜的眼神。

    对此,凤九是开心的。

    只有强者,这些人才会服从。

    “爹,找我什么事!”轻轻的推开书房的门,凤九高兴的喊了一声,随即就将房门给关上了。

    凤霸天的脸上满是笑,看着凤九的眼神满是欣慰,一脸的感叹:“九儿是长大了,出息了!”

    一见老爹是这个态度,凤九立刻找了个椅子就坐了下来,嘻嘻笑道:“爹,您这是夸我呢,还是夸我呢?”

    被凤九这么一逗,凤霸天顿时就畅快了笑出了声:“当然是夸你了,只是你要小心宰相家那个老祖宗,听说这次跟着东方清一起来了,就住在宰相家里,你这次打伤了东方清,恐怕人家不会放过你!”

    一听是这么回事,凤九不禁苦笑起来:“爹,您会保护我的吧,我可不是人家的对手!”

    对于凤九这撒娇的行为,凤霸天是一脸的享受。

    终于可以跟自己女儿开心的生活在一起,虽然现在凤九会惹些麻烦回来,他却是很高兴的接受。

    凤霸天故意冷着一张脸,吓唬凤九:“你自己闯的祸,当然你自己背了!”

    当下凤九的眼圈就红了,起身就要离开。

    凤霸天一看,顿时就演不下去了,赶忙一把将凤九给拉住了:“你啊,你是我女儿,爹自然会帮你抗,哪怕是丢了这条命,也在所不惜!”

    凤九心里无比的震撼,她没有想到凤霸天能说出这样的话。

    她心里一阵触动,有爹的感觉真好。

    她一把扑倒凤霸天怀里撒娇道:“九儿不要爹爹丢性命!”

    “好,爹爹都听九儿的!”凤霸天伸手在凤九的头上揉了揉,一脸的宠若。

    凤九哼着小曲从书房出来,回了房间就躺床上。

    梅花苑。

    田氏这段时间可算是吃了些苦头,好在凤霸天对她还算照顾,又是请稳婆,又是熬汤给她补身体。

    而女儿大婚的日子也快到了,就这么两天了,家里要操办的事情也多,让她忙得很充实。

    在管理方面,其实田氏还是不错了,当然除了对凤九依旧是冷着一张脸。

    这不凤舞从回来就跑她房间,将今天凤九将东方清打伤的消息给带回来了。

    一下子就让田氏乱了心神。

    东方清是谁?

    除了是宰相的嫡女之外,更是老祖宗疼爱的人,而且还是神秘学院的学员。

    这种种身份加在一起,就算是皇上都要礼让三分。

    更何况,东方清那可是跟战王定过亲的。

    然而现在凤九却跟战王走得很近,田氏能不操心吗?

    “娘,你说老老祖宗会迁怒于我们吗?”凤舞是一脸的哀怨,眼看着她就要嫁给太子了,可偏偏凤九又惹下了这个大麻烦,她还能风风光光的出嫁吗?

    田氏拍打着凤舞的后背,眼中闪过厉色,却是幽幽的叹息起来:“这就要看,老祖宗的意思了。”

    安慰的话,田氏这个时候可不敢乱说,那老祖宗的脾气可是怪异的很。

    对于这样的话,凤舞自然是不高兴的,依然拉着田氏的袖子撒娇起来:“娘,要不,我们上宰相家看看,带点药表示表示歉意!”

    对于女儿的天真,田氏却是摇头轻笑起来:“舞儿,你太天真了,东方清有老祖宗照料,哪里会缺了药材,恐怕是连门都进不了,到时候丢了将军府的脸,你爹爹就要生气了!”

    想到爹爹最近偏心凤九,凤舞更是不高兴的崛起了嘴巴。

    对于凤舞的小心思,田氏当然是清楚的,她安慰着凤舞:“舞儿,你别看你爹现在对凤九很好,只要凤九再次成为废材,你爹就不会管她了。”

    这么一说,凤舞的眼睛都亮了起来,似乎很是满意。

    母女两又说了一会贴心的话,才睡觉。

    战王府。

    南宫殇一直都注意着隔壁的动静,今天凤九将东方清给打了,那个老不死的一定会来寻仇。

    对于凤九的实力,南宫殇很清楚,就是赤色二星。

    能够打伤东方清,应该是她吃那丹药的原因。

    若是那老不死的来寻仇,凤九就算是吃了丹药,也绝对不是对手。

    于是南宫殇将王府的暗卫都安排在凤九的院子,只要有任何风吹草动他都能知道。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对于隔壁这个惹事精,他就关注了起来,不知的就被吸引了。

    夜更深了,就连星星都躲进了云层。

    一道瘦小的身影在夜空中飞驰,那速度就像是流星一样快。

    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已经站定到了凤九的院子。

    这人的气势,那叫一个强。

    哪怕是南宫殇都要睡着了,都被这人强大的气息给惊醒了。

    他一个翻身下来,套上衣服就往凤九的院子跳了过去。

    黑暗中,没有任何的响动,南宫殇就站定到院子的围墙上,居高临下的看着院子里乳痈枯木一般背着双手的老者。

    这宽大的脸盘上,因为两腮凹陷下去,颧骨就像两块露出水面的石头。

    这老者给人的感觉,活了很久很久。

    凤九自然是一早就被惊醒,一脸淡笑的从房间走了出来。

    当她看到院子里背手站立的老者,有一种心悸的感觉,虽然如此,却还是一步步的走到了院子中央。

    老者上上下下将凤九打量了一翻,眼中满是震惊,很久就隐了下去,变得古井无波。

    “你就是打伤清儿的凤九!”老者的声音就像是拉锯尺的声音,很是难听。

    凤九淡淡的点了点头:“对,我就是凤九!”  老者眼中闪过一抹杀意,锯齿般的声音再次响起:“你是自杀,还是要老夫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