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很是讶异,脸上扬起了一丝开心的笑:“谢谢!”

    虽然爷爷一直都会给他礼物,并且给他安排最好的御医治疗腿伤。

    然而这还是第一次有外人送他礼物,南宫卿很高兴。

    旁边看着的老王爷眼中满是欣慰,他就知道凤九能够跟他的孙子成为朋友。

    他一年一年的老了,眼看着孙子常年呆在王府,连一个朋友都没有,他很是着急。

    而且还要是个不嫌弃他双腿的人,这实在是太难了。

    对于京城的公子哥,老王爷基本上都是看着长大的。

    对于他们的品性,可以说看得很清楚。

    奈何这么多年,能够成为南宫卿朋友的人,也就只有一个战王。

    当那些纨绔子弟用哪种讥讽的眼神看向南宫卿的时候,老王爷的心里是无比的难过。

    南宫卿的视线从凤九的身上移开,落在了自家他爷爷身上:“爷爷,这位姑娘是谁?”

    两人交谈了半天,还送了礼物,却是连人家姑娘的名字都还不知道。

    这对于南宫卿来说,还是第一次。

    凤九笑笑,不待老王爷开口,就伸出手:“凤九,跟高兴认识世子!”

    “你就是凤九!”南宫卿显得有些激动,视线重新落在凤九的身上,上上下下打量起来,却是又笑了起来:“看来传言真是误认啊!”

    对此,凤九并不解释。

    这么多年外界对于她的传言,相信哪怕是三岁的孩子都听过。

    而最近自己做的那些事,恐怕已经成为人们茶余饭后谈论的重点。

    “凤小姐,可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南宫卿很是真诚的看着凤九,决口不提自己的腿伤。

    爷爷会这么突然的带凤九过来,南宫卿可不是傻子,自然不是跟他做朋友那么简单。

    凤九微微一笑,却是摇了摇头:“以前眼瞎,现在总算是清醒了过来,而且得了高人指点一二,也算不得什么本事!”

    “刚才凤小姐看着自己的左手,而不多时这医书就出现在手上,难道也是那高人所教!”南宫卿双眼满是疑惑,却含笑的看向了凤九。

    凤九微微一愣,随即却是狂喜,原来红包只有自己能看见,这真的是个天大的好消息。

    她也是突然想要试探一下,才当着两人的面跟孙曦秒聊天要医书。

    看来真的跟她想的一样,红包只有她能看见。

    “嗯。”凤九点了点头,虽然有些心虚,可这个解释只最好的。

    凤九心中无比的感慨,这是很心思的一个少年,而且脸上的笑是那样的温暖,可惜了这双腿。

    她已经决定为南宫卿治腿,哪怕只有一线希望,她都不会放弃。

    这样的男人,应该是让人追捧的,他不应该被关在院子里。

    两个人就此攀谈起来,而且对于医学知识,凤九发现南宫卿是真的懂得很多,而且还有自己的见解。

    两个人完全忘记老王爷就坐在旁边。

    看着两人交谈甚欢,老王爷心里一阵欢喜。

    直到太阳落山,两人还有些意犹未尽,凤九却是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南宫卿,我能看看你的腿吗?”

    凤九说这话的时候,完全就是询问的姿态。

    那是对于朋友的尊重,也是她对南宫卿的重视。

    “好。”南宫卿一丝犹豫都没有,直接就笑着答应了。

    凤九笑笑直接在南宫卿的身边蹲了下来,伸手将南宫卿的裤子卷到了膝盖的位置。

    老王爷和南宫卿都是一脸震惊,凤九居然一点都不避讳。

    要知道整个天宇国还是很讲究男女有别的,而凤九居然表现得那样的随意。

    由于蹲在地上,凤九并不知道两人脸上的异样,就算知道也不会在意。

    凤九的视线落在了南宫卿的小腿上,这腿实在是太白了,而且还有些萎缩。

    她伸出手在小腿上捏了捏,没有那种肌肉的弹性,过了好久,那凹进去的地方,才恢复。

    老王爷一脸紧张的看着凤九的动作,根本不敢出声打扰。

    而南宫卿却因为凤九的靠近,身子有些僵硬。

    女人的香味扑面而来,不是那种胭脂的气味,而是一种很好闻的气味,一时之间南宫卿的脸都红了。

    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次跟女子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虽然有丫环服饰,但是丫环身上的气味却是胭脂水粉,他不是很喜欢。

    凤九从储物戒指里将十八根银针拿了出来,随即却是用手开始捏南宫卿的小腿,一边捏一边询问:“有感觉吗?”

    “没有。”

    “这里呢?”

    “也没有?”

    “这里?”

    “没有!”

    没问一次,南宫卿的声音就小了一分。

    凤九也不放弃,而是抬起黝黑的眼眸问道:“膝盖以上有感觉吗?”

    “有。”迎上凤九幽深如深潭般的眼眸,南宫卿一时间看呆了。

    随即,凤九不在捏南宫卿的小腿,而是抽出了一根银针,扎进了小腿。

    边上的老王爷顿时疑惑的叫了起来:“这是干什么?”

    凤九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却是解释起来:“王爷,我只是看看世子的小腿是否中毒!”

    “中毒!”老王爷顿时惊讶的叫了起来。

    南宫卿也是一脸的震惊,很显然他们之前没有想到这一点,否则的话,就不会这样的震惊。

    此时,老王爷的心已经不平静了。

    之前,他找过很多的名医,就连宫里的御医都请过。

    然而,所有大夫给他的答案都是南宫卿的腿是天生残疾,没有复原的机会。

    可即使是这样,他都没有放弃。

    现在听到凤九的这番话,他如何能平静。

    两人的视线,都落在了凤九的身上。

    凤九将十八根银针都扎进了南宫卿的小腿,从脚裸到膝盖一共十八根。

    随后凤九却开始捶打起南宫卿的小腿后面,不多时银针开始变色。

    原本亮丽的银针,缓慢的变成了黑色。

    看着这一幕,老王爷的脸色从震惊到了愤怒。

    南宫卿却是一脸的惊讶:“怎么会这样!”

    凤九没有说话,将银针一根根从南宫卿的小腿上抽了出来。

    在老王爷和南宫卿疑惑的目光下,凤九将黑色的一根银针给孙思邈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