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白天穿着黑色蝙蝠盔甲的男人走向了大白天穿着黑色兜帽斗篷的少女,用低沉沙哑的声音道:“蕾切尔-罗斯,代号‘渡鸦’,这一次我们来的目的就是找你。ω δwww..co”

    这句话一出口,本来正义联盟和少年泰坦两个团队本来还很融洽的气氛,陡然间一僵,就连正凑在一起聊天打屁的野兽小子、蓝甲虫、钢骨铁哥们三人组也停止了闲聊,众人的目光聚焦到了对话中的两位黑衣人身上。

    渡鸦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她低声道:“迪克提到过,超人发狂了对吗?看样子他是被我的‘兄弟们’附体了。”

    三宫魔除了蕾切尔-罗斯这个女儿之外,还有一群堪称魑魅魍魉的不成器儿子们,这些恶魔之影作为恶魔爪牙可以在物质世界借助阴影躲藏,趁机钻入魔抗薄弱的目标体内,占据目标的身体。

    原剧情中达米安一飞机撞晕的天气巫师就是被恶魔之影附体的倒霉蛋,恶魔之影附体天气巫师失败后,又把目标转向了魔抗超低的超人,趁着超人不背侵入了他的大脑,操控了他的钢铁之躯,借助他的力量前往撒哈拉沙漠挖掘恶魔祭坛。

    “那些阴影魔是你的兄弟?看来我们找对人了,你能帮我们找到超人,并重新封印三宫魔吗?”

    蝙蝠侠虽用了问句,但语气却不容置疑,充满了压迫力。

    少女语气低落地道:“我父亲是循着我的气息锚定了地球空间,就像当年他找到阿扎拉斯的空间坐标一样,我若是继续躲藏在地球,地球也会像阿扎拉斯一样被他彻底毁灭。想要彻底封印他的话,我……”

    顿了顿,少女鼓足勇气道:“我也该随他一起回归地狱故乡。”

    蝙蝠侠沉默一阵,叹口气道:“你是个善良的孩子,只可惜……时间紧迫,你能给我们指出地狱祭坛的位置吗?只要坐标点在地球上,钢骨就可以立刻开启空间隧道抵达那里。”

    渡鸦点了点头,正要说出坐标点,白礼服少年却高声道:“等等,你们是要把罗斯大小姐和她的恶魔父亲一起放逐到地狱吗?她是无辜的,我绝不允许这种事发生!”

    蝙蝠侠转过头,看向了出言反对的少年,少年毫不畏惧地昂首与他对视,一字一顿道:“我不认可你们正义联盟对我们少年泰坦团队成员的处置方案,如果你们无力解决三宫魔,那就呆在一旁乖乖看着别乱插手,牺牲我们的队员来成就你们的救世威名!此事由我们自己来解决,我们一定能找到既可以封印三宫魔,又无需将渡鸦放逐回地狱的办法!”

    蝙蝠侠皱起眉头,正要开口说话,他身旁的神奇女侠却抢先开口道:“孩子,你不明白三宫魔的恐怖,超人都抵抗不了它子嗣的精神侵蚀,一旦你们失败,三宫魔彻底破解封印,地球的末日也就来临了,我们承担不起这么大的风险!”

    这番说辞,和之前达米安要杀死渡鸦平复危机的说辞如出一辙,若不是达米安冥冥中察觉了高维干涉的蛛丝马迹,只怕会当场拍手赞同。

    只不过,现在的达米安突破了第四面墙,觉醒了许多前世记忆,对世界本质的理解更加深刻,深知如果真的放逐了渡鸦,只会亲手塑造出一个比三宫魔恐怖无数倍的黑化版的超级反派渡鸦,到时父女俩联手进攻地球,定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白礼服少年目光坚毅,充满热血地道:“我不明白什么大局为重,什么风险控制,还有什么牺牲换来和平,我只知道蕾切尔是我的朋友,是我们少年泰坦团队每一个人的朋友,少年泰坦就是她的新家庭,我们不能出卖朋友,不能出卖亲人!”

    少年转向少年泰坦的队友们,肃声道:“你们同意交出渡鸦保平安吗?假如你们这么做,那么这个团队还有存在的必要了吗?渡鸦可以出卖的话,谁又不能出卖?我们不是思想复杂、瞻前顾后的成年人,我们跟大人们不同的是,拥有一颗比他们更纯粹的赤子之心!”

    说到此,他顿了顿,高声喝道:“不能保护同伴之人,不配称之为忍……咳咳,超级英雄!”

    少年极具煽动性的话语掷地有声,消沉低落的渡鸦都不禁抬起了头,愣愣地看着那个两个月来一直被她变着花样欺负的怂包小男生,眼神中似有流光闪动。

    少年泰坦的几位队员,包括已经成年了的迪克-格雷森,表情都变得严肃起来,目光呈现出青少年独有的锐利神采。

    “夜礼服假面说得没错!”野兽小子挥着拳头率先呼应:“我也绝不允许可爱的渡鸦姐妹被他们带走,再也回不来!”

    蓝甲虫虽然没表态,却跨前一步站到了野兽小子身旁,摆出了与他共同进退的姿态。

    星火咬着嘴唇,低声道:“我们的确不该抛弃伙伴,不论为了什么,这都是不对的……”

    迪克-格雷森陷入了两难,他现在已经是个成熟理智之人,年少的冲动冒失早已随着成长而渐渐褪去,可他内心深处,也很不希望渡鸦就这么被正义联盟带走。

    人心散了,队伍就不好带了,少年泰坦虽说是正义联盟旗下的分支团队,但也具有一定的独立性,作为团队的创始人,迪克嘴上不说,其实心里很不喜欢正义联盟对自己一手建立的团队随意拿捏,一个命令就要带走团队成员。

    虽然自我放逐回地狱是渡鸦自己的选择,但也是被情势所逼,从她的表情就能看出来,她对地狱故乡只有痛苦的回忆,并不愿再次回到那个鬼地方。

    正如达米安所说,假如少年泰坦什么都不做便放弃队友,那么这个团队肯定会在短期内分崩离析,因为谁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是下一个被放弃的队员。

    迪克咬了咬牙,上前一步道:“抱歉了,蝙蝠侠,渡鸦是我们少年泰坦的队员,刚刚经由团队集体决定,她不能跟你们走!”

    “可超人怎么办?地球的安危怎么办?”

    神奇女侠急躁地道:“他现在正处于失控状态,你们不明白失控的超人破坏力有多大,现在我们面临状况那有多么糟糕!我没时间和你们这些不懂是非轻重缓急的小孩子费口舌,身为地球的古老守护神族,我有权对隐藏在地球上的恶魔族裔做出任何处置,你们无权也没有能力阻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