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利用她,或是她的阿玛!”尉迟楠鬼使神差解释。

    尉迟含见他不似说谎,心头稍稍有些安慰。

    至少她二哥还没有卑劣到,不择手段的步伐。

    “那你有没有想过,不管你有没有这个打算,一旦你与灵薇完婚,你们就是绑在同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你所走的每一步,都有可能将灵薇拉至无底的深渊?”

    尉迟楠削薄唇瓣慢慢抿成一条直线,显然没有深思过,这其中的弯弯道道。“二哥!你应该很清楚,大哥支持之人是谁?而你一向不爱朝政,此番若是因为柳纤柔,而加入锐哥的阵营,全力的支持他;说不定某天,站在你对面之人,就是大哥与萧哥,届时,你们真的要兵戎相见吗

    ?”尉迟含丝毫不觉得,自己是在危言耸听。

    她这最多算是,让他早些认清现实,做出正确的选择。

    尉迟楠居高临下注视着,今日势必要得到满意答复的人儿,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不管将来如何,我都不会同大哥与萧哥兵戎相见!”

    “哪怕柳纤柔苦苦哀求?”尉迟含已不敢轻易相信他的承诺,只因面对柳纤柔之时,他变卦的次数太多。

    尉迟楠颔首。

    “希望你永远记住,你今日的承诺!”尉迟含定定的望着他:“灵薇那面,你打算如何处理?退婚吗?”

    退婚……

    脑海中闪过这两个字眼的刹那,尉迟楠眉宇瞬间蹙起。“灵薇给人的感觉,虽然一向很好说话,但实则骨子里十分执拗,如果你铁了心的要答应柳纤柔的请求,加入锐哥的阵营,那么她必然,会快刀斩乱麻与你断的一干二净!”尉迟含没有废话,言简意赅道:“

    她不可能委曲求全,更不可能忍气吞声,所以,你还是早些作出决定吧,免得成为第一个,被人堂而皇之退婚的世子!”

    “……”尉迟楠。

    ——

    夜,寂静如梭。

    摇曳的烛光,为厢房内镀上一抹亮彩。

    “有心事?”在怀中人儿第n次翻身后,尉迟萧沉声询问。

    陆子遥稍稍抬起眼睑:“也不算是什么大事!”

    “说来听听!”

    “哦!”陆子遥应了声,组织一下语言,开口道:“白天的聚会,出了点小插曲……”

    尉迟萧挑眉,静等她的下言。“……灵薇意外撞见,柳侧妃前去找楠世子,并央求楠世子加入锐世子的阵营,全力支持锐世子登上九五之尊之位……”说至此,陆子遥话音微顿,眸光定定的凝望着他:“……锐世子阿玛与你阿玛当年之事,

    我多多少少听闻一些,以他的心胸,若是登上九五之尊之位,怕是、怕是……”

    “怕是会秋后算账?”尉迟萧帮她补齐,迟迟未吐出口的话语。

    陆子遥抿了下唇,重重颔首。

    “傻瓜!”尉迟萧宠溺揉了揉她柔软发丝:“你当本世子是吃醋的?”

    “啊?”陆子遥愕然。

    什么意思?

    难道他也要争夺皇位?“尉迟锐在朝政方面,的确比较有天赋,这也是皇爷爷欣赏他的原因;但他在心胸这方面,却比较狭隘,这也是皇爷爷欣赏他的同时,却迟迟没有立他为太子的原因!”尉迟萧温热指腹,顺着她的发丝,滑

    至她的脸颊之上:“皇爷爷年纪大了,最看不得的就是手足相残!”

    陆子遥闻言,眼底溢出一抹亮光:“你的意思是,皇上不会将皇位传个他?”

    “除非他走大皇伯父的老路,起兵谋反,夺取皇位!”

    而一旦兵败,他的下场不是死,就是如同他阿玛那般,被囚禁一生。

    “他若真起兵造反,楠世子不会跟着一起吧?”一想到灵薇,有可能会嫁给这么一个,为了别人的女人,而不顾自身安危,不顾亲人安危的男人,就不由替她感到心塞。

    “他应该还没有这个胆量!”尉迟萧眼底,快不可见划过一抹寒光。

    听闻他不确切的答复,陆子遥小心肝抖了抖。

    她虽然没有亲身经历过,皇权斗争,但是从电视里,却看到了不少,到了这个时空后,也听闻了不少。

    她已经可以想象得出,一旦现任皇上有个三长两短,并未及时立下太子,那么北商朝有可能会乱成什么样子……

    “别胡思乱想,这种事情不是你的脑容量,所能想清楚!”尉迟萧含笑打趣。

    “……”陆子遥担忧的眸光,一瞬间被火气取代,张牙舞爪向着他扑去:“……你什么意思,是在间接说我笨吗?”

    尉迟萧迅速扣住她的身子,不给她乱来的机会:“本世子可没有这么说,是你自己对号入座!”

    “……”陆子遥呼吸一滞,憋屈差点喷出一口老血来。

    他是故意的!

    绝对是故意的!

    “都快成水晶包子了!”尉迟萧打趣,轻戳她鼓起的脸颊。

    陆子遥的脸颊,顿时如同泄了气的皮球般,瘪了下来。

    “好了!时候不早,赶紧睡吧!”尉迟萧笑道。

    陆子遥不轻不重的哼了声,翻身,用脑后勺对着他。

    那意思明显在说,别跟我说话,我还在生气呢!

    尉迟萧哑然失笑,将她的身子扳回:“真生气了?”

    “……”陆子遥。

    明知故问!

    “要不……本世子给你亲一下?”尉迟萧眼底的笑意,几欲溢出眼眶。

    “谁要亲你!”陆子遥下意识反驳,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上当后,恨不得咬掉舌头。

    不是说好,不理他了嘛!

    怎么这么禁不住,他的激将法?

    “你呀!”尉迟萧煞有其事道。

    陆子遥果断伸手,将他的脸有多远推多远。

    哼!

    她还在生气呢?

    想让她亲他,别说是门,连缝都没有!

    尉迟萧面上纵容笑意渐深,任由她闹了会,才将人哄好。陆子遥重新窝回他的怀抱,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心头仅有的一丝不安,也消失殆尽:“楠世子平日里与你关系不错,适当的时候,你还是点拨他两句吧,免得他一错再错,最后落得个伤人伤己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