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

    不就一刻多钟的路程,加之她走的快了些,她至于反应的这么强烈吗?

    难道是,平日里不注意锻炼,底子太差?

    思来想去,陆子遥觉得这是唯一的可能。 ̄︶︺sんцつ

    主子都没事,橙儿哪里好意思表现出自己有事,忙摇了摇头:“奴婢没事!”

    “真的?”

    橙儿颔首:“奴婢先带你去挑选花草!”

    “若真累了,不要勉强!”陆子遥不放心叮嘱。

    “好!”橙儿应了声,又带着她拐了个弯,才行至真正的目的地。

    入目,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花禽鸟兽,假山石,盆景之类的小摊位。

    陆子遥瞳仁登时一亮,快步上前。

    不一会,便看的眼花缭乱。

    每一样,都想买些回去。

    可奈何,口袋太空,唯有精简的寻一些,让赊账的小摊位。

    “客官!有没有看上的花,老夫给你便宜点!”年约六十几岁的老者,见有客上门,立马热情询问。“让赊账吗?”陆子遥不回反问,见对方面色明显顿变,当即补充道:“我们是三王府上的人,世子不在,无法支取银两,你若是放心,可以将我选中的花送至府上,等世子回来后,再与你结算;当然,你若

    是不放心,我们也不会强求!”

    老者怀疑的上下打量她几眼:“你们真是三王府上的人?”

    “如假包换!”

    老者瞅了她好一会,一时间有些拿不准,她所言是真是假?他身侧,一名年约十来岁的小男孩,凑至他的耳边:“爷爷!谅她们也没胆子,打着三王府的旗号坑蒙拐骗,我们不如就信她们一回,等收摊的时候,将东西送去三王府,给银两我们就将东西留下,若是不

    给,我们最多再将东西带走,顶多耽误点时间,但不会有什么损失!”

    老者闻言,觉得自家孙儿所言,不无道理,当即便有了决断:“老夫看你不像是说假话,你先挑着,等会我们祖孙二人,便将你挑选的花,送去三王府!”

    陆子遥等得就是他这些话,当即不客气的挑选了十几盆花,讲好价钱后,移至下一个摊位。

    用同样的说法,又谈成了几笔交易后,陆子遥一头钻进了鸟摊中。

    橙儿生怕将人跟丢,小跑着紧跟在她身后:“你要买鸟?”

    “买一只回去玩!”回话间,陆子遥已贴近笼子边,伸手逗着笼子中的小鸟。

    坐在树荫底下乘凉的老板,见有客上门,立马起身,行了过来。

    “客官!想买什么鸟?我这儿的鸟,算是京城最齐全的地,有画眉,金丝雀,喜鹊……”老板一口气,报了二十几种鸟名。

    陆子遥对太名贵的鸟没什么兴趣,眸光滴溜溜的转了圈,最后落与角落的一个大笼子上。

    只见里面是二十几只,最普通的虎皮鹦鹉。

    老板一眼便看出她的心思:“客官想买鹦鹉?”

    陆子遥颔首:“多少钱一只?”

    “这种鹦鹉不值钱,十个铜板!”老板也没有抬价,爽快的给她报价,不过,下一秒,话锋蓦然一转:“客官如果想玩的话,不如买中大型鹦鹉,学舌快,平日里还能给你添点乐子!”

    “没地方养,就要一只小的虎皮鹦鹉,外加一个笼子!”陆子遥没有丝毫动摇,行至笼子前,细细观察一下,指向中间全身黄毛的虎皮鹦鹉:“要那只!”

    老板伸头瞅了眼,笑道:“客官好眼力,唯一一只黄色的虎皮鹦鹉,一眼便被你看中了!”

    “说明我们有缘!”陆子遥似真似假道。

    老板大笑:“行!既然你们这么有缘,一个笼子,加一只鸟,让你两个铜板,十八个铜板吧!”

    “谢了!”陆子遥道谢,回眸,对着橙儿小声询问:“你身上有银两吗?”

    “有一点!”

    “借我用用,回去还你!”陆子遥对她摊开手掌。

    橙儿颔首,取出十八个铜板递予老板。

    老板顺手将装好的鸟笼,一并递予她:“下次若还像买鸟,记得找我,我给你们便宜!”

    “好说!”陆子遥应了声,接过橙儿手中的鸟,越看越喜欢。

    寻思着,回去后,得教它说话,就不知道,它能学会多少?

    陆子遥一边寻思着,一边提着笼子向外走,一时不查,刚好与对面行来之人,碰个正着。

    “你走路没长眼吗?万一碰伤了我家主子,小心你脑袋搬家!”陆子遥刚欲开口道歉,对面的叫器声,已先一步响起。

    陆子遥皱眉,定目望去,只见对面一名锦袍男子,另一名叫器的男子,则是一名小厮模样打扮。

    奴才比主子还嚣张。

    陆子遥脑海中,华丽丽的闪过这几个字眼。

    “你没事吧?”橙儿慌忙上前询问,生怕她被撞伤。

    陆子遥摇头:“没事!”

    橙儿闻言,暗暗松了口气,抬眸,望向对面之人,只是一眼,便愣住了。

    陆子遥没有注意到她的异样,抱着自己有错在先的态度,先一步开口道:“这位公子很抱歉,我不是故意要唐突你,只是不小心!”

    对面锦衣男子眉梢微挑:“你不认识我?”

    陆子遥一脸懵逼:“我需要认识你吗?”

    男子笑而不语。

    倒是他身侧的小厮,不快的哼了声:“你是哪家的小子,怎么这么没眼力劲?”

    “……”陆子遥。

    她想把这个小厮的嘴给缝子,真是太吵了。

    “不说话,别以为我就查不出来!”小厮冷哼,眸光无意间落与她手中的笼子之上,登时瞳仁一亮:“这只小鸟挺漂亮!”

    陆子遥闻言,当即警惕的将笼子护与身后:“不好意思,这只鸟我已经买了,另外,谢谢你的夸赞!”

    小厮不理会她所言,侧目,望向自家主子:“你觉得这只鸟可好?”

    男子眸光,若有所思的落与笼子中的虎皮鹦鹉身上:“还不错!”

    小厮闻言,当即来了精神:“你刚刚撞了我家主子,作为补偿,你手上的这只鸟,就作为赔偿的礼物吧!”“我若说不呢?”陆子遥见过强取豪夺的,没见到这么明目张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