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初云并不意外这个结果,伸手,一把扣住她的手腕。

    尉迟慧拧眉:“放开!”

    “到了地方,本王自会松手!”墨初云难得强硬,见她不肯起身,直接弯腰,一把将她打横抱起。

    尉迟慧吓了一跳,显然没有料到,他会突然抱她。

    用力挣扎几下,确定无法挣脱后,直接闭上眼睑,不去理会他。

    墨初云瞧着怀中人儿倔强的容颜,无可奈何的笑了笑。

    只希望数个月的努力,不要白费。

    抱着她,一直行至十王府最后面的院落外,才顿住步伐。

    弯腰,将她放于地面之上。

    “打开瞧瞧!”墨初云下颚微扬,示意她推开面前的院门。

    尉迟慧未动,清冷眸光落与他的身上:“有话直说,没必要搞得神神秘秘!”

    “说不清楚,你自己看!”墨云落回视着她,面色虽一如既往的温润,眉眼间却隐隐约约夹杂着几分强硬。

    好似今日她不打开这扇门,说什么都不会放任她离开般。

    尉迟慧与他僵持良久,仍是没有推开面前这扇门的意思。

    墨初云无声叹了口气,伸手,将她的身子扳向自己:“慧儿!本王知道你的心里,在意的是什么,而正是因为清楚,所以今日,有些事情,才更要说清楚!”

    尉迟慧眼底,划过一抹晦暗不明的光芒:“今日,你是不是非说不可?”

    “是!”墨初云。

    “那就说吧!”尉迟慧不置可否扯了下唇角,轻笑出声:“反正现在,没什么事情是不能说的了!”

    墨初云瞧着她这神色,便知道她想歪了。

    “先把这扇门打开,再说也不迟!”墨初云没有解释,而是再次示意道。

    尉迟慧注视着他几个呼吸:“打开这扇门,有这么重要吗?”

    墨初云颔首:“有!”

    听闻他给予的肯定答复,尉迟慧衣袖中的指尖微微紧了下,旋即,拨开他搭与她肩头上的手掌,抬手,推开院门。

    入目,一排排淡紫色的小花,随风摇曳,阵阵花香,迎面扑来。

    “它们是……”

    尉迟慧眼底,闪过一抹显而易见的震惊,只因为,它们实在是太过熟悉。

    无论是花型,还是它的味道。

    可更多的还是不敢置信。

    她唯一见过这种花的地方,便是那个独属于她的秘密基地,而这儿的花……

    “你没有看错,正如同你心头所想!”墨初云自身后,环住她的香肩。

    心头一再否决的想法,突然得到印证,尉迟慧身子不由慢慢的紧绷。

    “为什么?”良久,尉迟慧自唇中吐出这三个字眼。

    为什么要费尽心思,不远万里的将那儿的花移植至此?

    为什么要带她来看,这些对于她来说,有着特殊意义的花朵?“你曾经说过,无论你的心情有多么的不好,只要看到它们,都会奇迹般的被抚平;所以,本王命人前去北商朝,将它们移植过来,虽然沿路上的消耗,与水土不服,而枯萎了不少,但好在剩下的这些花,经过花匠们耐心的培育,都存活了下来!”说至此,墨初云话音微微一顿,眸光扫过正前方淡紫色的小花:“虽然本王无法还原一个,与你心目中秘密基地一模一样的地方,但本王相信,再经过一段时日的

    培育,这儿一样可以变成,你所喜欢的紫色花海;而这个院子,日后也只会独属于你一人!”

    尉迟慧闻言,眸光微微闪了下。

    之前,她不是没有注意到,一些奇奇怪怪之人进进出出;但因为不想再像个傻瓜般,掏心掏肺的去爱,最后却被人狠狠的践踏,所以,她努力的做到两耳不闻窗外事。

    可没想到到头来,那些奇奇怪怪的人,是在培育这片紫色花海。

    “慧儿!这数月来,本王对你说过无数次的‘对不起’,但你都不为所动,是因为‘对不起’这三个字,其实不是你想要的,对吗?”墨初云低沉悦耳的嗓音,轻轻刷过她的耳畔。

    尉迟慧眼睑微垂,抿唇不语。“不管你以前怎么样,是做错了很多事,还是做对了很多事,但不可否认的是,从始至终,你都没有做过伤害本王的事,反而事事为本王着想;甚至因为本王随意的一句话,就试着去改变,去接受自己曾经不喜欢的人事物;可你这么努力的改变,本王非但不知道,反而还因为你曾经的种种,而对你撂下许多狠话,本王本以为,自己可以心平气和的将你自身边狠狠的推离,可当看到你失去笑容的那一刻,本

    王才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到底失去了什么?”墨初云环抱着她的手臂,微微收紧:“慧儿!不可否认,本王曾经为瑾儿郡主心动过,但也只是心动,而不是爱,不是相守一生的陪伴!”

    尉迟慧闻言,下意识张了张嘴,可到了嘴边的话语,又硬生生的收回,

    她怕……

    有些想法,不过是自己的再次自作多情。“慧儿!有些不该有的心思,本王已在慢慢收回;本王现在想要的,是那个在本王开心的时候,愿意陪着本王一起开心,在本王不开心的时候,愿意开导本王,静静陪伴在本王身边的人儿!”墨初云转至她

    的面前,深邃的眸光,静静凝望着她:“你还愿意,给本王这个机会吗?”

    尉迟慧眼眶慢慢泛红,数月来,故作的坚强,一瞬间瓦解。

    颗颗晶莹泪珠,如同断了线的珠子般,顺着眼角一颗颗滑落。

    瞧着她那久违的泪水,墨初云既欣慰,又心疼。

    “乖!别哭了!”墨初云抬手,细细擦拭着她脸颊上的泪水,可却怎么都擦拭不净。

    干脆直接伸手,将她紧紧的拥入怀中。

    尉迟慧手臂垂与身体两侧片刻,缓缓抬起,紧紧回抱着他挺拔腰杆。

    “以后,你不用刻意为本王去改变什么,去委屈自己,你只要去做,你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就好!”墨初云宽大手掌,轻轻抚摸着她柔软的发丝。数月来沉闷的心情,逐渐舒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