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没想什么啊!”小谨儿故作镇定,可微微结巴的嗓音,却已完美的出卖了她此刻的心虚。

    墨锦郗眼睑微眯:“是吗?”

    “是!”小谨儿硬着头皮,重重点头。

    墨锦郗注视着她几个呼吸,慢悠悠的挪开目光:“晚膳应该准备好了,先回去用膳吧!”

    “哦!”小谨儿暗搓搓的松了口气,殊不知,好戏还在后头。

    ——

    夜,寂静如丝。

    小谨儿窝在墨锦郗的怀中,迷迷糊糊睡去之际,突然觉得身上一重,瞌睡中顿时吓走了一半。

    “你、你还来?”对上上空幽暗的双眸,小谨儿面色登时白了一圈。

    不知他今晚吃错了什么药,明明已经折腾过两次,累的她连抬起手臂的力气都没有了,他竟然还能生龙活虎的准备再次开战,他到底还是不是人啊?

    墨锦郗没有正面回答她所问,指尖轻轻拂过她的脸颊:“我觉得,让你三天三夜下不了床,倒是个不错的主意!”

    “……”小谨儿。

    “若是不想的话,乖乖回答我几个问题,我倒是可以考虑放你一马!”墨锦郗无视她生无可恋的小脸,如同一只千年腹黑老狐狸般,循循善诱。

    小谨儿警惕的望了他一眼,直觉,肯定不是什么容易回答的问题。

    “不考虑?嗯?”见她迟迟不作答,墨锦郗头颅微垂,温热气息轻轻拂过她的耳畔。

    一股无法抑制的酥麻感,迅速自耳尖处,蔓延至四肢五骇。

    “你、你问!”小谨儿悄悄吞了口唾液,尽量控制自己微颤的身子。“傍晚的时候,你小脑袋瓜子里在想些什么东西?嗯?”墨锦郗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唇瓣刚好咬在她的耳骨之上,说疼不疼,说痒不痒的感觉,好似万千只蚂蚁在她的身体内啃咬,使她下意识的扭动着,

    想要避开他的唇,避开这说不清是什么滋味的感受。

    墨锦郗因为她无意识的举动,呼吸逐渐加重,低沉暗哑的嗓音,直冲她的耳膜:“看来,你是真想三天三夜下不了床了!”

    小谨儿身子蓦然一僵,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方才的举动,代表着什么;而他耀武扬威的某处,恰好印证了她的想法。

    “接着动,怎么不动了?”墨锦郗嗓音紧绷,仿佛下一秒,便会崩盘,再次狠狠的将她吃干摸净。

    小谨儿相当没出息,怯生生的瞧了他一眼,因为紧张,温润如同珍珠般的脚趾,微微的蜷缩着:“……也、也没想什么特别的,就是想……你太霸道了!”

    “还有呢?”

    “……”小谨儿:“……专横!”

    墨锦郗蹙眉,显然不满意,她如此简洁的敷衍:“接着说!”

    “连我咬人的权利都要剥夺!”

    墨锦郗眼角微微一抽,咬牙:“再接着说!”

    “没了!”小谨儿嘴硬,坚决不肯继续承认自己的‘恶行’,不然,怕是真的要三天三夜下不了床了。

    墨锦郗眼睑微眯,怀疑目光在她身上回旋:“为何我觉得,你在说谎?嗯?”

    “错觉!肯定是你的错觉!”小谨儿努力的睁大双眼,以证自己的清白。

    瞧着她那故意而为之的神色,墨锦郗反而更加确定,她有所保留。

    “不诚实的后果,想必不用我多说了吧?”墨锦郗惩罚意味十足,在她的耳垂上不轻不重的咬了一口。

    小谨儿吃痛:“我、我没有说谎!”

    “还真是不诚实!”话音落,墨锦郗直接封上她的唇,进行最原始的惩罚。

    小谨儿欲哭无泪,连推搡他的力气都没有,被迫承受着他的‘暴行’。

    只能暗搓搓的在心里画圈圈,诅咒他十日不举,让她喘口气。

    一个时辰后……

    墨锦郗将半梦半醒的人儿,揉入怀中:“记住了,日后若是再想些不好的东西,下次就不会再如此轻易的放过你了!”

    “……”小谨儿。

    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

    还有,你确定,这叫‘轻易’的放过?

    为毛我有种,全身骨头被打散,重新组装的错觉?

    ——

    次日。

    小谨儿苦着一张脸,废了九牛二虎之力自床上爬起。

    简单的洗漱完毕,重新坐回床上,再也不肯动弹一下。

    墨锦郗撩开帐帘行入,入目,就是她眉头紧锁,半依靠在床上的身影:“先过来用早膳,待会该启程了!”

    小谨儿无视他的招呼,直接别开眼睑。

    坏人!

    她才不要理他!

    墨锦郗眼底划过一抹笑意,弯腰,将早膳摆放于桌面上,起身,迈步,行至她的面前:“生气了?”

    “……”小谨儿。

    明知故问。

    墨锦郗伸手,将她别至一侧的脸颊掰正:“这是你不诚实的惩罚!”

    小谨儿吐血,只差没气恼的一脚将他踢飞。

    他不哄她也就算了,竟还在这儿火上浇油!

    “我们是夫妻,理应彼此没有秘密!”墨锦郗在她身侧坐下,一本正经道。

    小谨儿气恼的瞪了他一眼:“用不用让你做我肚子里的蛔虫?”

    “好啊!我没意见!”

    “……”小谨儿。

    她有意见!

    瞧着她那憋屈的小脸,墨锦郗抬手,将她勾入怀中:“知道你所有的心思,才能更好的服务与你,你说对吧?”

    对个毛!

    小谨儿哼了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故意找借口好吃肉!”

    什么胡思乱想的惩罚,分明都是借口,他就是想要堂而皇之的压榨她。

    心思被挑破,墨锦郗面上非但没有丝毫尴尬或是窘迫,还淡定如初道:“娘子是自己的,日后,我会记得省着点用!”

    “……”小谨儿。

    这话是不是有哪里不对?

    是不是有哪里不对?

    “好了!别生气了,先去用早膳!”墨锦郗圈紧她的身子,见她纹丝不动,直接将她打横抱起,放至椅子之上:“需要我喂吗?”

    “不要!”余怒未消的小谨儿,抓起一个包子,狠狠的吃了起来;好像此刻,她吃的不是包子,而是某人的肉。墨锦郗眼底划过一抹纵容笑意,随后,执起包子,不紧不慢的吃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