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初云温润摇头:“本皇子在北商朝,本就无所事事,与你在这儿聊天,反倒是打发了一下午的无趣时光!”

    “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尉迟慧盈盈起身:“十皇子!时候不早,我得先回府,不然阿玛额娘该担心了!”

    “一道回去吧!”墨初云起身。

    “好!”

    二人迈步,一前一后行出亭子,按着来时路折回。

    待送走尉迟慧,墨初云没有继续在驿馆外逗留,迈步,行入驿馆内。

    还未行入主院,远远便瞧见嬉笑玩闹的俩抹身影。

    心头,一瞬间涌现出一股酸涩。

    明知有些事情,已几乎成为定局,可坦坦荡荡的放手,又无法轻易的做到;唯有将所有的苦涩,压在心底,独自品尝。

    “十皇子!你在看什么?”去厨房端糕点折回的小川子,待见他愣愣伫立于原地的身影,不由好奇的顺着他的目光望去。

    墨初云蓦然回神,收回目光:“本皇子在想,怕是再用不了多久,父皇命人准备的聘礼,就应该送到了!”

    “算算时间,应该快了!”小川子不假思索附和,顺势将手中的糕点,递至他的面前:“十皇子!要吃一块吗?”

    “不了!”墨初云婉拒:“你给他们送去吧!”

    “是!”小川子应了声,迈步,向着自家主子所在方向行去。

    “等一下!”不待他行远,墨初云像是想起什么般,出声唤住他离去步伐。

    小川子略带几许狐疑回眸:“十皇子有事情交代?”

    “你与瑾儿郡主说,得饶人处,且饶人!”

    “啊?”小川子愕然,下意识以为自己听错了。

    墨初云又深深的望了眼,小谨儿所在的方向,旋即,没有丝毫解答小川子心头疑惑之意,迈步,径直离去。

    “十皇子这没头没脑的一句,到底什么意思啊?”小川子百思不得其解的挠了挠头,思索片刻后,确定思考不出个所以然来,摇了摇头,迈步,向着自家主子所在方向行去。

    “还以为,你被人拐走了!”瞧见终于去而复返的小川子,墨锦郗不紧不慢打趣。

    小川子囧:“十三皇子竟拿奴才寻开心,就算奴才想跟人家走,人家也得要啊!”

    “不错!还有点自知之明!”

    “……”小川子。

    十三皇子!你这么打击奴才,真的好吗?

    墨锦郗无视他一脸郁结之色,牵着小谨儿在石桌前坐下:“先吃点糕点垫垫,一会晚膳就该准备好了!”

    “好!”小谨儿欢快应了声,捏起一块糕点,递至墨锦郗的唇边。

    墨锦郗眼底划过一抹笑意,张嘴,轻轻的咬了口。

    小谨儿眉眼一弯,将剩下的半块糕点,送入自己的嘴中。

    “……”小川子。

    这狗粮吃的,怎么有点噎?

    “还有事?”墨锦郗眼角余光,扫向一旁不识趣的小川子。

    小川子一个激灵,忙收回目光:“回禀十三皇子,奴才方才回来时,恰好遇到了十皇子!”

    “有话传?”

    小川子颔首。

    “说!”

    小川子闻言,眸光落与小谨儿身上:“十皇子让奴才跟瑾儿郡主说,得饶人处,且饶人!”

    “啊?”小谨儿愕然,旋即,一脸茫然的眨了眨眼:“什么意思?”

    “奴才也不知道!”小川子如实回道:“说完这句话,十皇子就走了,都没给奴才追问的机会!”

    “知道了!你下去吧!”墨锦郗下颚微扬,示意道。

    “是!”小川子应了声,缓缓退离。

    小谨儿又摸起一块糕点,边吃,边认真的思考着,他到底何出此言?

    她不记得,她有为难过谁啊?

    “想不通,就别想了!”墨锦郗岂会看不出,她小脑袋中的纠结。

    小谨儿依旧狐疑的眸光,落与他的身上:“我好像没有得罪或是刁难过,你十皇兄或是他身边之人吧?”

    “他脑子抽了,所说的话语,你不必放在心上!”

    “……”小谨儿风中凌乱。

    他是你的十皇兄,你这么说他,真的好吗?

    ——

    “郡主!一连数日,你日日前去见那苍耀朝的十皇子,已有些风言风语传出,若是继续下去,怕是早晚会传入皇上的耳中!”佳儿跟在自家主子身后,忧心忡忡劝说。

    可相比于她的担忧,尉迟慧倒是眉眼含笑:“传入皇爷爷的耳中,岂不是更好!”

    “郡主……”

    “本郡主的名声若是毁了,皇爷爷必然会让他对本郡主负责,届时,说不定,还省去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尉迟慧向着驿馆行去的步伐,不仅没有因为她的劝说,而有丝毫停顿,反而多了几许迫不及待。

    佳儿呼吸一滞,沉默少许,不得不提醒她一件事:“郡主!若是万一……奴婢说万一,苍耀朝的十皇子,不愿意娶你怎么办?”

    尉迟慧前行步伐,蓦然一顿。

    显然,她算计了所有,独独忘记算计,墨初云的态度。见自家主子,听进自己所言,佳儿忙再接再厉,道出心头所有的顾忌:“虽说,这苍耀朝的十皇子,还未娶正妃,但我们并不知道,他是否已有心仪的女子?如果,他为了自己心仪的女子,而拒绝迎娶郡主

    ,那么届时,郡主很有可能因此,而沦为众权贵茶余饭后的笑料,更有可能,影响到将来的人生!”

    随着她的话音落,尉迟慧粉嫩樱唇,慢慢抿成一条直线。

    如果事情,真的变的如同她所言,那么,不仅她之前所有的努力与盘算,要全部落空,她的后半生,怕也会因此而折进去。

    而这些,是她绝对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郡主!奴婢觉得,在弄清十皇子的心意之前,你还是不要再贸然行事为好;否则最后,赔了夫人又折兵,就划不来了!”佳儿察言观色,小心翼翼的继续劝说;只希望她赶紧打消,某些不切实际的想法。

    尉迟慧眼睑微微眯起,在原地伫立了好一会,倏然,重新迈开步伐。佳儿一愣,旋即,忙迈步跟了上去:“郡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