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4章 木头脑袋开了窍

    “本王之所以,愿意在这儿与你废话,给你机会,只因你与歆儿,乃是同道中人,所以,本王愿意给你一个机会,而不是直接出手,要了你的命!”尉迟冥沉声道,下一秒,话锋蓦然一转:“而身为与歆儿同道中人的你,在潜入三王府,将歆儿打晕,抢走她的东西时,是否有想过,你们乃是同道中人?嗯?”

    玄戊子被他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微微上扬的嗓音,刺激的更加难堪。

    他承认,他此番就是为了红石来京,而明知它对他有帮助,明知它身在何处,他没有白白错过之理。

    “再者,你可知,被你取走的噬魂石,还关乎着本王王妃的性命?”见他迟迟不肯开口,尉迟冥再次抛出一个重磅信息。

    玄戊子闻言,瞳孔微微放大:“它不是,只是能让普通人看到鬼魂嘛!”

    “谁告诉你的?嗯?”

    “……”玄戊子哑然。

    曾经,他告诉他,握着噬魂石,可以看到鬼魂,而他也亲自验证了,的确是能看到鬼魂,所以,他下意识的以为,这是它唯一的功能。

    “噬魂石最主要的作用,是固定魂魄,而本王的王妃身子弱,必须有噬魂石护体,否则,便等于要了她的命!”尉迟冥脸不红气不喘,夸大其词接着道:“若届时,本王的王妃有个三长两短,你就是杀害她的凶手!”

    玄戊子闻言,突然觉得怀中的噬魂石,有些烫人。

    “事到如今,玄戊子道长还是不愿意将噬魂石还给本王?”等了几个呼吸,见他仍旧迟迟没有动静,尉迟冥的耐性,已几近耗光。

    玄戊子与他对视片刻,见他眼底渐渐浮现出杀气,抬手,自怀中取出噬魂石:“贫道不知此物,对三王妃如此重要,鬼迷心窍,潜入三王府盗走此物,还打伤了三王妃,实属贫道之错!”

    尉迟冥接过他手中的噬魂石,待确定完好无损后,高悬的心,终于平安落回腹中。

    “三王爷!贫道可以亲自去与三王妃道歉!”为表诚意,玄戊子迟疑下道。

    “不必了!”尉迟冥自噬魂石上收回目光,望向他:“你立马出城,此生此世不得踏入京城半步,否则,休怪本王翻脸无情!”

    饶他一命,已是他最大的容忍,又怎会允许,他再次出现在歆儿的视线范围内。

    “……好!”

    即便再不想承认,玄戊子也清楚的知道,此事是他做的有愧,应了声后,不作停留转身,向着城门方向行去。

    待他行出一段距离后,尉迟冥回眸,望向身后之人:“去盯着他,确定他出了城门再回来!”

    “是!”

    ——

    尉迟冥回到府中,已快子时。

    推开厢房门,迎面扑来软玉酥香。

    “怎么样?找到他了吗?”萧沫歆仰着小脸,眼巴巴的瞧着他。

    尉迟冥手臂抬高,手掌微微一松,噬魂石自掌心中掉出。

    萧沫歆见状,瞳仁登时一亮:“你怎么找到的他?”

    “地毯式搜索!”

    “……”萧沫歆。

    好吧!当她什么也没问。

    尉迟冥取下,吊与指尖上的噬魂石,为她带上:“藏好了,别再弄丢了!”

    “这不是我的错,我怎么知道,青天白日,他敢潜入三王府明抢!”萧沫歆樱唇微嘟,表示自己也很无辜。

    “是府上下人的错,明日本王就通知下去,罚他们一个月俸银,让他们好好的长长记性!”尉迟冥倏然弯腰,将她打横抱起。

    萧沫歆手臂,顺势环上他的脖颈:“罚俸银就算了,他们也不容易,先警告一下,下不为例!”

    尉迟冥抱着她行至床边,轻手轻脚的将她放于床铺之上。

    “行吗?”见他迟迟没有应答,萧沫歆伸手,扯住他欲直起的身子。

    尉迟冥居高临下,凝视着她满含期待的双眸,良久:“……嗯!”

    得到满意的答复,萧沫歆眉眼一弯,翘起脑袋,在他削薄唇瓣上亲了下。

    尉迟冥眸色一深,欲起身的动作微微一顿,下一秒,直接覆上她的身躯:“可是在邀请本王?嗯?”

    “呃~~”萧沫歆。

    我能说,你想多了吗?

    不给她再次开口的机会,尉迟冥垂首,准确无误噙住她嫣红唇瓣……

    ——

    萧沫歆休养几日,便满血复活。

    在府中呆着无聊,就怂恿墨子轩赶紧成婚。

    墨子轩也足够实在,她前脚怂恿完,后脚就去找与尉迟冥提亲。

    尉迟冥深邃眸光,看不出情绪的落与他的身上:“怎么突然开窍,想成婚了?”

    墨子轩干笑一声:“早些时候,属下就想着,找你提亲,但一直没有鼓足勇气,所以就……”

    “歆儿找你了!”不是问句,而是肯定。

    墨子轩又干笑一声,慢三拍颔首。

    尉迟冥失笑,就知道那个小女人闲不住:“想什么时候成亲?”

    墨子轩瞳仁一亮,没料到自家王爷,会如此轻易的就答应了:“但凭王爷做主!”

    “那一个月后吧!”话音落,尉迟冥自抽屉中取出一串钥匙,扔入他的怀中。

    墨子轩一怔:“王爷!这是?”

    “与三王府相隔一条路的那个宅子,本王已经买些,送给你们做大婚礼物!”尉迟冥风轻云淡回道。

    墨子轩闻言,眸光不由自主落与手中的钥匙之上。

    乖乖!这是不是也太大手笔了些?

    他怎么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你找人好好的翻修一下,一辈子一次大婚,怎么着也弄得像样点!”说至此,尉迟冥话音微顿,旋即,补充道:“银两若是不够,跟本王说一声!”

    “够了!”墨子轩飘远的思旋,立马回归:“一辈子一次大婚,属下怎么着也得付出一些吧!”

    “不用不好意思开口!”

    “属下明白!”墨子轩美滋滋的将钥匙揣入怀中:“王爷!是不是自今日起,属下就可以放假,全心全意的准备大婚了?”

    “嗯!”

    得到意料之中的答案,墨子轩深深的觉得,这幸福简直来的太突然了。

    不过——他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