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4章 堕崖

    见她仍执迷不悟,女子耐性耗尽:“我给你三秒钟考虑时间,若再不上来,就休怪我心狠手辣!”

    “说的你好像仁慈过似得?”萧沫歆忍不住,又顶了句。

    女子彻底没了耐性,倒计时:“三!”

    “二!”

    “一!”

    倒数完毕,见她离自己的距离,又远了些,眼底当即划过一抹狠厉。

    “既然你想被活生生的摔死,留个最难看的死相,那好,我成全你!”话音落,手腕轻转,掌心中赫然出现一枚银针,快、狠、准的向着萧沫歆刺去。

    “啊~~”萧沫歆只来得及尖叫一声,整个人迅速向着黑漆漆的崖下摔去。

    ——

    刚自洞穴中行出的尉迟冥,心脏猛地一阵抽痛,手掌下意识捂住胸口。

    歆儿!是你出事了吗?

    答应本王,一定一定要等本王。

    墨子轩察觉他的异样,低声询问:“王爷!怎么了?”

    “没事!快去找人!”尉迟冥压下心头的不适,沉声吩咐。

    “是!”墨子轩应了声,手中火把四下扫视一圈:“王爷!这面草丛,有大量踩过的痕迹!”

    “过去看看!”

    “是!”众人迈步,迅速向着被踩倒的草丛行去。

    大约行了两刻钟左右,隐隐约约看到前方跳动的火焰。

    “把火把灭了!”尉迟冥厉声吩咐。

    众人不做多想,迅速灭掉火把。

    “以轻功飞过去,将他们围住,切勿惊动了他们!”如果歆儿在他们手中,必须要出其不意,方能护住她的安全。

    众人颔首,隐藏气息,小心翼翼的向着他们靠近。

    尉迟冥立于黑暗中,一眼便认出带头之人,正是在海边对他使用调虎离山之际的女子。

    在人群中仔仔细细的搜寻一遍,却没有看到记忆中那抹熟悉的身影,心头的不安,在这一刻,不断的加重。

    抬手,对着墨子轩等人轻轻一挥。

    墨子轩等人了然,迅速飞了上去。

    突兀的变化,使女子一行人等,心头大惊。

    “你们是什么人?”女子警惕询问,直觉告诉她,他们来者不善。

    尉迟冥自黑暗中步出:“还需要问,本王是什么人吗?”

    女子眸光微微一闪,显然没有料到,他会这么快的寻到他们,不过……

    他终究是来晚了。

    这个认识自脑海中闪过的同时,唇畔慢慢扬起一抹耀眼的弧度。

    “歆儿呢?”尉迟冥没有废话,直接开口询问。

    “我若说,偏不告诉你呢?”女子依旧在笑,毫不畏惧的对上他冷厉目光。

    尉迟冥快如闪电般,一把扼制住她的咽喉:“那你就是在自寻死路!”

    突兀的窒息感,使她不适的皱了皱眉头:“你若是杀了我,我保证,你永远也找不到她!”

    “是吗?”尉迟冥不置可否勾了下唇角,扼制住她脖颈的指尖蓦然一紧。

    一刹那,女子肺部的氧气,好似全部被挤干了般,脸颊瞬间涨红,双手下意识的抓上他的手掌,试图掰开他的指尖。

    然而,任她使出多大的力气,都无法撼动他分毫。

    几个呼吸的功夫,她的脸颊已由红转白,又由白转青。

    在她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时,身体突然如同垃圾般,被猛地抛开。

    “咳咳……”恢复自由的刹那,女子捂着胸口,不断的咳嗽着,并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试图将缺失的氧气,一次性补回。

    “本王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还是不说?”尉迟冥自腰间抽出佩剑,仿佛只要她选择后者,他便会毫不犹豫的杀了她。

    女子伏趴与地面,抬眸望向他:“即便你杀了我,我也不会让你如愿以偿的找到她!”

    “自寻死路!”话音落下的同时,锋利的剑刃,猛地划破她的脸颊。

    突兀的疼痛,及温热液体,使女子瞳孔一瞬间放大:“你、你……”

    “再不说,本王毁的就是你另外的半张脸!”尉迟冥冷声道,嗓音中没有丝毫玩笑意味。

    女子咬唇不语,眸光死死的盯着他。

    尉迟冥侧目,望了眼墨子轩。

    墨子轩了然,抽出腰间佩剑,抵至一名男子的脖颈之上:“说!被你们抓来的那名女子,如今身在何处?”

    “这、这……”男子吞吐,迟迟不敢开口。

    “怎么?想试试我的剑够不够快?够不够锋利?”墨子轩手中的剑,自他的脖颈一路下滑,停与他家的老二之上:“这一剑下去,你就能直接入宫做公公了!”

    听闻他毫无玩笑意味的嗓音,男子双腿一软,砰然跪与地面,颤巍巍道:“那、那位姑娘跌、跌落悬崖,只怕……只怕此刻已是、已是凶多吉少……”

    墨子轩闻言,心头狠狠一震,下意识侧目,望向自家主子。

    只见他面上血色一瞬间褪尽,周身散发着浓烈的杀气。

    “我们、我们只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主谋是她,与我们无关!”知道大势已去的众人,齐刷刷跪下,试图将所有的责任,全部推至女子一人身上。

    女子闻言,不由冷哼一声:“一群胆小鼠辈!”

    众人好似听不出,她言语间的嘲讽般,自顾自的求饶:“我们所言句句属实,还望诸位大侠能饶我们一命!”

    “饶命?”墨子轩仿佛听到天大的笑话般,冷笑一声:“你们可知,自己抓的是什么人?”

    众人对视一眼,齐刷刷摇头。

    他们只知道价格不菲,以至于并未深究,对方是什么人。

    “她乃是当今三王妃,你们谋害皇亲国戚,还想活命,是不是也太异想天开了些?”墨子轩冷斥。

    众人闻言,顿时面如死灰,怎么都没有料到,对方的身份竟如此的尊贵。

    尉迟冥手中的剑刃,再次举起,落与她的面前。

    女子撑与地面上的指尖,慢慢收紧:“难道,你就不想知道,我是谁?为何要如此做?”

    “没有必要!”话音落下的同时,一剑贯穿她的胸膛。

    女子慢慢垂首,瞳孔不断放大,像是不敢置信,他会说杀就杀了她般。

    下一瞬,尉迟冥抽回利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