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6章 拧下你这颗脑袋

    “身为三大家族之首,楚家的财力,只要他愿意,足够再建上几十个这样的楚家山庄!”方方随口回道,耳听八方,试图寻出练武场具体方位。

    “……”萧沫歆无语。

    好吧!

    对于他们这些富可敌国之人,她就只有羡慕嫉妒的份了。

    “歆儿!我们顺着这个方向去瞧瞧!”方方倏然抬起指尖,指向正北方。

    萧沫歆挑眉:“练武场在北方?”

    “不确定!”方方侧目,望着萧沫歆:“不过,我的直觉一向很准!”

    “好!那就按照你的直觉走!”反正冤枉路已走了不少,也不在乎再多走上一截。

    二人行了一刻钟左右,萧沫歆隐隐约约听闻到打斗声与呐喊声。

    “真看不出,你的直觉还挺准!”萧沫歆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打趣笑道。

    方方微微一笑,低声提醒:“我如今是以男儿身示人,你若对我动手动脚,只怕会引来闲言碎语!”

    “切!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我向来不在乎,谁爱说,谁说去!”萧沫歆对古代女子所谓的三从四德、名节等等,向来是嗤之以鼻。

    “……”方方。

    我可以说,我在乎吗?!

    萧沫歆扯了下她,促崔道:“快点!”

    嘴上说着,已率先加快步伐。

    方方迈步,随后跟上。

    不一会,一个巨大练武场出现在她们的视线内。

    “果然是有钱人!”一个练武场都能建的如此豪华霸气。

    只见练武场之上,数十名年轻男子,汗流浃背对打;楚云双手背于身后,神情专注的注视着众弟子每一个动作。

    方方眸光,下意识盯向他们所使出的武功;并牢记于心,已备将来不时之用;毕竟,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萧沫歆看的入神。

    果然还是这个时空的武学博大精深,引人向往……

    若是能学上个一招半式,将来回到原本时空,定可称霸江湖……

    呸呸呸……才不要回到原本的时空,她走了,尉迟冥和小谨儿怎么办?

    萧沫歆深深的觉得,自己一定是抽了风,才会胡思乱想。

    正当二人入迷之际,练武场内对打的弟子,手中利剑突然脱落,飞快向着方方所在的位置劈来;其速度与力度之快,完全不像是出自普通弟子之手;反而像是一个拥有绝世武功之人,暗中控制了这把飞剑。

    方方当即一惊,待瞥见楚云眼底一闪而过的神情,心中已有了决断。

    脚下迅速后退,侧身,让锋利剑刃自手臂处划过,一时间,鲜血四溅。

    “方方!你怎么样?”从惊变中回过神来,萧沫歆急忙上前询问。

    方方眉头紧锁,抬手捂住汩汩流淌着鲜红血液的手臂。

    老狐狸!你是故意的吧?

    故意以此试探我的武功?

    因为你清楚,人在危险之际,会下意识使出自己最常用的功夫,以保全自己的性命。

    然而,你此番却估摸错了……

    方方心思百转回旋,面上却未流露分毫。

    楚云神色慌张,抬步向他们袭来:“方方公子!你的伤势如何?”

    “没什么大碍,让楚庄主担忧了!”方方轻轻摇头,面上没有丝毫怪罪之意。

    楚云的神情,并未因他的回答而有丝毫放松;反而目光凌厉,射向闯祸者:“齐林!过来!”

    齐林身子一颤,忙低头小跑至楚云身边:“师傅!”

    “还不快向方方公子道歉!”楚云面色微沉,严厉十足。

    齐林忙将目光转向方方:“方方公子!实在抱歉,我不知你在此,所以……”

    “这不是你的错,你无需道歉!”方方打断他未说完话语,歉意十足开口:“倒是我们,未经楚庄主允许便来此地,还望楚庄主莫怪!”

    “方方公子严重了!”

    “的确错在我们!”萧沫歆清楚,理不在她们;所以,必须先行将歉意做足:“我与方方在院中闲来无事,便想在山庄内随便走走,谁知一不留神便走至此处,多有冒犯之处,还望楚庄主海涵!”

    “三王妃严重了!不过……”说至此,楚云话语微顿,旋即,话锋蓦然一转:“……楚家山庄占地面积相对比较大,三王妃和方方公子下次若是想四下看看,可以命丫鬟带路,也免得届时迷路!”

    “还是楚庄主考虑的周全!”萧沫歆陪笑。

    “三王妃!方方公子!练武场附近,刀剑无眼;为了二位安全,我还是让齐林先行送你们回去,顺便给方方公子包扎一下!”楚云建议。

    “楚庄主客气了!”方方扬了扬受伤的手臂:“只是一点小伤而已,我自己回去处理一下便好,就不必麻烦齐公子了!”

    “对!”萧沫歆附和点头:“楚庄主!我们能找到回去的路,还是不要耽误齐公子练武了!”

    “还是让齐林送送吧!”

    “楚庄主!打扰你们练武我们已经很过意不去,你若是再命人执意相送,我们会更加过意不去;所以……”萧沫歆直视楚云:“……还望楚庄主,可以成全我们!”

    楚云微微沉吟,片刻,颔首:“那就按照二位所言!”

    “多谢楚庄主成全,我们就不在此久留了,告辞!”萧沫歆点头示意后,扶着方方按着来时路返回。

    楚云眸光,紧紧盯着方方离去背影,不知在想些什么?

    ——

    尉迟冥与尉迟允回来时,已是傍晚。

    二话不说,直接将萧沫歆拉回厢房。

    坐于院落中的方方,狐疑瞧着这一幕:“发生什么事了吗?三王爷面色怎会如此难看?”

    “你还好意思问!”尉迟允立于方方身侧,居高临下打量着她受伤的手臂:“怎么?白日趁三皇兄不在,想挖三皇兄的墙角?结果墙角未挖到,反而还受了伤回来?”

    “不知你在说些什么!”方方眉头微皱,净知他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你就装吧!”尉迟允拍了拍她的脑袋:“本王完全有理由相信,再发生几次类似之事,三皇兄一定会一怒之下,将你这颗脑袋给拧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