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7章 揭穿

    “你真的确定?”尉迟冥仍是有几许不放心的确认一遍。

    萧沫歆耐着性子点头:“百分之百的确定!”

    “……进去后,若发现情况不对,立马出来!”良久,尉迟冥松口。

    “好!”萧沫歆爽快应下,抬手,推向房门:“你去楼下等我,我一会去找你!”

    话音落,顺着门缝挤入厢房。

    尉迟冥不放心,身子靠与门框之上,等待着她。

    门被推开的刹那,小乞丐身子迅速沉入木桶内。

    “谁?”充斥着警惕的嗓音,自木桶内传出。

    “是我!”萧沫歆出声,说明来意:“墨子轩这个糊涂虫,方才将腰带落下,我给你送进来!”

    “姑娘将腰带放下即可,男女有别,姑娘还是快些出去吧!”小乞丐嗓音中,隐隐透露出些许焦躁与不安。

    萧沫歆挑眉,非但没有离去,反而拉张椅子坐下。

    听闻动静,沉与木桶内的小乞丐,眉头紧紧拧起:“姑娘!我看得出,方才与你在一起的那位公子十分在乎你;你若是执意不肯出去,只怕那位公子会误会!”

    “我进来之时,他就在门外,所以,你不用为我担忧!”萧沫歆嗓音中,隐约含着丝笑意。

    小乞丐贝齿咬上樱唇:“姑娘!我还要沐浴,你在这儿多有不便,所以……”

    “我不认为,女子与女子之间有什么好害羞的!”不待小乞丐说完,萧沫歆含笑打断她未说完话语。

    她此言一出,沉与木桶内的小乞丐,身子蓦然僵住。

    “我、我不知姑娘你在说些什么!”良久,小乞丐充满彷徨的嗓音,再次响起。

    “是吗?”萧沫歆轻抚下巴,一副掌控一切的神色:“不然我去木桶边瞧瞧?”

    “不要!”小乞丐下意识惊叫。

    “呵呵……”银铃般的笑声,自萧沫歆嫣红唇瓣中溢出:“……你难道不好奇,我为何会知晓你是女儿身?”

    良久……

    “你是如何猜到我是名女子?”装了近二十年,没理由一眼便被看穿。

    萧沫歆闻言,笑的意味深长:“以前我也喜欢女扮男装,所以……”

    剩下话语虽未言明,却已尽在不言中。

    “我希望此事,你不要告诉任何人!”小乞丐乞求,嗓音中透露着明显的紧张,像是怕她会不答应般。

    “放心!我不会告诉别人,否则,我就不会亲自进来给你送腰带了!”萧沫歆十分爽快应下,因为说不说对与她来说,并没什么损失:“对了!我相公也知道此事;不过你放心,他会守口如瓶!”

    “谢谢!”除此之外,小乞丐不知自己还能说些什么。

    “不过我倒挺好奇,你好端端的为何要女扮男装?女扮男装也就算了,为何还要装成小乞丐?”萧沫歆支着下巴,眼底闪过浓浓的好奇。

    “我知道你不是坏人,但有些事情,我还是无可奉告!”小乞丐幽幽开口,对自己之前的行为,不愿提及。

    “好吧!那你当我什么也没问!”萧沫歆虽好奇,却并未追根究底询问;毕竟,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不想说也是人之常情。

    随着她的话音落,房间内陷入沉寂。

    萧沫歆瞳仁微微转动:“那我应该可以问,你叫什么名字吧?”

    “方方!”

    “呃……”这名字怕是假的吧?

    “你呢?叫什么?”方方询问,不再像先前那般僵硬,动手轻轻搓洗。

    “萧沫歆!”听闻时不时传来的水声,萧沫歆唇角微勾道。

    “哦!”方方淡淡应了声,房间再次陷入沉寂;只有木桶内,时不时传出的水声。

    良久……

    “我洗好了,你可不可以背过身……”方方嗓音中,带着些许羞怯意味:“……我想穿、穿衣服!”

    “好!”萧沫歆爽快应了声,当即背过身子。

    久久,未听闻到出浴的声响。

    “我已按你所言背过身,你快些穿衣服,免得着凉!”萧沫歆提醒。

    “哦!”方方轻轻应了声,随后出浴的水声,传入她的耳中。

    萧沫歆斧神差般回眸,待瞧见无比香艳的一幕,顿时有种喷鼻血的冲动。

    只见自木桶内缓缓跨出的她,如出水芙蓉般,冰清玉洁的肌上,沾满晶莹剔透的水珠,近乎完美的身段,被一头墨色秀发半遮半掩,使之充满诱惑;一双晶亮的眸,散发着清澈的光泽;一对如扑扇般的睫毛上,调皮粘着几颗水珠,娇挺的鼻,嫣红小嘴,无不透露着属于少女的娇俏。

    察觉她的目光,方方脸色顿时一红,如羊脂玉般的肌肤,浮现出一抹淡淡粉色。

    “你、你不是说不看吗?”方方手脚慌乱抓起衣物穿上。

    萧沫歆挑眉:“我说不偷看,可没说不光明正大的看!”

    “你、你……”

    瞧着她越发娇俏可爱的容颜,萧沫歆笑了声:“好了!不逗你了!”

    “……”方方。

    穿好衣物,擦拭一下湿漉漉的发丝,迈步,行至铜镜前。

    凝视铜镜内熟悉而又陌生的容颜,她已记不清,有多久没看过这张脸。

    萧沫歆起身,缓步踱至她的身后:“你若是穿女装,一定会令无数男子为之疯狂!”

    “是吗?”好像从自己有记忆起,自己便是一直以男装示人。

    “你不会从未穿过女装吧?”望着她的神情,萧沫歆脑海中瞬间闪过这个想法。

    “嗯!”方方颔首,证实了她的猜测。

    这么标志的脸蛋,竟没穿过女装,还真是太可惜了!

    萧沫歆一阵惋惜,瞳仁滴溜溜的转悠一圈,一个想法在脑海中酝酿:“不如,我去帮你找身女装来?”

    “不要!”方方下意识拒绝;不是不想,而是现在的她,根本没有穿上女装的资格。

    “为什么?”萧沫歆好奇询问。

    试问哪个女孩子,不想将自己最美好的一面表现出来?

    而她如此坚定的拒绝,是不是说明这其中,有着不为人知的隐情?

    这个认识自脑海中闪过的同时,萧沫歆觉得这种可能性非常大。

    方方慢慢垂下眼睑,迟迟没有作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