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2章 沦落成人质的南宫宸

    “事到如今,你觉得,我还会怕?”厉鬼嗤笑,下一秒,面目变得狰狞骇人:“只要能杀尽天下渣男贱女,哪怕是魂飞魄散,我也认了!”

    萧沫歆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她周身弥漫出浓烈的恨意与弑杀,心思微微旋转,再次开口:“你身上的这些伤,是你活着的时候,你相公和外室殴打造成?”

    “是!”厉鬼咬牙,周身的恨意,一瞬间爆棚:“想当初,他们勾搭成奸,为了孩子,我一再忍让,可我不断忍让的结果,却是相公的殴打,贱人上门挑衅,他们想休了我,我为何要让他们如愿?为何要拱手让出正室之位;我就是要让那个破坏我家庭的贱人,即便再得宠,也终究只能是一个妾,终究上不了台面……”

    萧沫歆闻言,不由摇了摇头。

    如果她能早些看开,也许,就不会落得个惨死的下场。

    也许,终究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吧!

    “……他们不能如愿,就不断的殴打我,最后将我殴打致死,还取出我腹中九个多月的孩子,可孩子只活了三天,就死了,而造成这一切的两个凶手,将我们娘俩草草埋葬后,轻描淡写的说我们失踪后,就继续过着有滋有味的小日子,这种没有丝毫人性的凶手,凭什么让他们逍遥法外?凭什么让他们继续苟活于人世间?既然没有人能惩罚得了这种人渣,那我就亲手将他们杀死,为我们娘俩讨回一个公道……”

    厉鬼痴痴的笑着,笑声中充斥着狠厉:“……看着他们濒临死亡时,那种痛苦的挣扎与恐惧,我是那么的开心,那么的快乐……而那一刹那,我突然觉得,我得为所有如我一般的姐妹,狠狠的出一口恶气,让那些背叛感情,勾搭人夫的渣男贱女,全部消失在人世间,免得继续祸害他人……”

    “他们纵使该死,但也有律法制裁他们,而不该你用私刑,要了他们的性命!”萧沫歆虽同情她的遭遇,但这并不是,它草菅人命的理由和借口。

    “律法?”厉鬼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般,一阵仰天长笑:“如果真如你所言,那为何在我死了近半年后,他们让好好的活着,肆意的享受着生活?”

    “你要相信,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做过的事情,总归会付出代价!”

    “我不信!我不信……”厉鬼厉声叫器:“……我就是要亲手杀了天下所有渣男贱女,让其它被辜负的姐妹,不会再受到我所受到的折磨与伤害!”

    “冥顽不灵!”

    “随你怎么想!”厉鬼无所谓道,眸光扫过她与北冥殇:“既然你们已如同我一般,为何还要去帮助那些人类?难道你们不觉得,他们该死吗?”

    “我相信正义,终究会给受到伤害之人,一个公道;还有……”萧沫歆眸光,一眨不眨的注视着她:“……我们曾经也是人类,又为何要为难人类?”

    “你……”

    “奉劝你一句,苦海无边,回头是岸;还是早些放下杀戮,去阎王地府报到,赎清罪孽,早日重新投胎转世,好好做人!”不给她废话的机会,萧沫歆直接开口奉劝。

    厉鬼摇头,一步一步后退:“不!我不会走,只要人世间,还存在着渣男贱女,说什么,我也不会离开!”

    “你在逼我动手!”见软的不行,萧沫歆直接来硬的。

    “那也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抓到我了!”话音落,瞬间化成一道黑色烟雾,消失在厢房内。

    “该死!”萧沫歆低咒一声,迅速追了出去。

    尉迟冥与北冥殇,随后跟上。

    “喵~~”与薛青和南宫宸守在院子外面的小黑,见到厉鬼的刹那,直接一跃而起,扑了上去。

    厉鬼大惊,惊吓万分的避开它的爪子。

    再想逃离的时候,发现正前方已被堵住。

    “束手就擒吧!”萧沫歆道。

    “为何非要苦苦的逼我?”厉鬼嗓音中,充斥着恼怒。

    觉得现在所有的人和鬼,都要跟它作对。

    “不是我们要逼你,而是不想,你继续一错再错!”

    “我没有错!没有错……”厉鬼叫器的同时,悄悄后退,想要从其它方位突围。

    可前方有女鬼,左侧有男鬼,身后有拿着符纸的男人,右侧还有一只让她浑身不舒服的小黑猫,和两名不知是否有法力的男人。

    一时间,它不知从哪个方位突围,才能更安全一些?

    “你也看到了,今日你必然逃脱不了,与其苦苦的挣扎,倒不如束手就擒!”萧沫歆再次开口劝说,不想最后,弄得两败俱伤。

    厉鬼咬牙不语,下一秒,像是做了某个决定般,牙一咬,猛地向右侧袭去。

    全身毛发竖起,随时等待的小黑见状,一跃而起,再次向它扑去。

    厉鬼身子急忙下降,惊险万飞的避开小黑的袭击。

    小黑身子落下的同时,不作停留,再次向着它扑去。

    厉鬼眼睑微眯,下一秒,直接缠上南宫宸,试图利用他的身子,挡住小黑的攻击。

    在即将抓上南宫宸面部的刹那,小黑急忙收起锋利的爪子,身子向一侧避了下,自他肩头飞过,稳稳的落与地面。

    南宫宸惊出一身冷汗,刚刚就差那么一点点,他这张专门骗姑娘的脸,就差点不保。

    萧沫歆等人见状,迅速围了上去。

    “都别过来,否则,我就勒死他!”厉鬼厉声警告,像是证明自己不知是说说般,直接勒着南宫宸的身子飞入半空。

    “咳咳……”南宫宸一阵干咳,觉得脖子都快被勒断了。

    这一刻,他想要骂人。

    明明是来凑热闹,怎么就变成了人质?

    薛青面色有些发白,如今他虽看不到厉鬼,却清楚的知道,南宫宸在它的手中,无疑是危险的。

    “别激动,我们有话好说!”瞧着南宫宸明显呼吸困难的模样,萧沫歆不知是该同情他呢?还是该幸灾乐祸?

    想来,他做梦也想不到,有朝一日,武功高强的他,会毫无还手之力,任人……鬼宰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