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6章 一肚子坏水

    她希望,真相永远都不要浮出水面,永远都不要……

    尉迟寒自动将她的沉默,理解为伤心过度:“本王先扶你回房休息,有什么事情,等以后再说!”

    萧迪轻轻颔首。

    只希望,这件事情可以不了了之,或是实在查不到凶手,迫于压力,随便抓个人顶罪也行,只要不再继续查下去……

    尉迟寒没有想太多,扶着她,慢慢行出客厅。

    ——

    “王爷!有官府的人去了寒王府!”墨子轩行入书房,没有拐弯抹角,直奔主题。

    尉迟冥抬眸:“哪里的官府?”

    “黛山!”

    “可是为了黛山萧家祖宅内,茅坑里的碎尸?”

    墨子轩闻言,明显一怔:“王爷!你知道此事?”

    “嗯!”尉迟冥:“前些日子,歆儿额娘来府上,提及过此事!”

    “那就难怪了!”墨子轩嘟囔:“不过,这三人死的还真是够惨的!”

    “三人?”尉迟冥记得,歆儿当时告诉他,是两具尸首。

    见他知道的并不完全,墨子轩解释道:“茅坑内有两具男性尸首,被人用利刃剁的零碎,尸体上有些部位,至今没有找到;而另一具埋与后院的是女性尸首,已经确定是周姨娘,而据两名衙役说,尸检的结果是,周姨娘死前被性侵过,而她的致命死因,是窒息!”

    “经你这么一说,我更加的确定,此事与萧迪脱不了干系!”声音传来的同时,萧沫歆自外面步入书房,身后跟着端着托盘的蕊儿。

    墨子轩挑眉:“一个怀有身孕的女子,打得过两个身强体壮的男人吗?”

    “为何打不过?”萧沫歆反驳,指着桌子,示意蕊儿将托盘放至桌面:“你应该这么想,两个筋疲力尽的男人,若被一个女子,毫无预兆的偷袭,会是什么下场?”

    墨子轩一瞬间明白过来,她口中的‘筋疲力尽’,所指何意:“你的意思是,侵犯周姨娘的人,很有可能是茅坑内的两具尸首?”

    萧沫歆颔首,行至尉迟冥身侧:“你难道不觉得,在处理尸首上,两者存在着很大的差异?”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男性尸首被砍碎,仍在茅坑,女性尸首,则被规规矩矩的下葬。

    “所以,我才大胆的猜想,茅坑内的两具尸首,应该是拜萧迪所赐,毕竟,谁都无法忍受,自己的娘亲被人凌辱……”说至此,萧沫歆话音微顿,旋即,接着道:“……当然,对于周姨娘的死,我保持中立!”

    “难不成你还觉得,周姨娘不是被凌辱她之人掐死?”墨子轩觉得,自家王妃的脑回路,有点奇特。

    “有可能是,也有可能不是!”萧沫歆模凌两可道,挺着肚子有些累,直接在尉迟冥腿上坐下。

    尉迟冥将她往上抱了抱,免得她滑下去。

    “去寒王府的衙役,可有问出什么?”萧沫歆询问。

    “没有!”墨子轩:“两名衙役只说,寒王侧妃知道她娘亲已经死亡的事实后,表现的很震惊,很痛苦!”

    萧沫歆闻言,不置可否勾了下唇角:“你知道萧迪这个人,最大的优点是什么吗?”

    “不知!”

    “会装!”

    “……”墨子轩。

    “不信?”见他明显一副怀疑之色,萧沫歆也不急,冲着不远处的蕊儿呶了呶嘴:“不信你问蕊儿!”

    墨子轩闻言,下意识侧目,望向蕊儿。

    蕊儿如同小鸡吃食般,确定以及肯定点头:“二小姐是奴婢见过最会装的人,明明一肚子坏水,却能硬生生的装成纯良无害,从而害的小姐,以前在她手中吃了不少苦!”

    “她竟然能让王妃吃瘪?”墨子轩惊愕,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能让王妃这个妖孽吃瘪后,活的活蹦乱跳之人。

    蕊儿很认真的点头:“对啊!所以奴婢才说,二小姐是奴婢见过,最会装的人!”

    “经你这么一说,看来,我还得对她刮目相看了!”墨子轩呢喃,心头却有几分幸灾乐祸的意味。

    他突然觉得,自己以前在她手上吃的瘪,有人帮他报了回来。

    “你好像很高兴!”萧沫歆磨牙,不是问句,而是肯定。

    呃~~

    属下表现的有这么明显吗?

    墨子轩心头虽如此想,面上却一脸真诚道:“王妃!你想多了,属下怎么可能跟着外人一条心,对付你呢!”

    “最好是如此,否则……”萧沫歆威胁意味十足冷哼一声,眸光若有似无扫视一眼不远处的蕊儿:“……你这辈子,就打光棍吧!”

    “……”墨子轩。

    “……”蕊儿。

    眼见话题已经跑偏,尉迟冥对着墨子轩与蕊儿挥了挥手。

    二人了然,一前一后退出书房。

    “怎么没睡午觉?”尉迟冥勾过她的小脸,瞧着她那粉嫩嫩的樱唇,忍不住在上面轻轻啄了口。

    萧沫歆娇嗔嘟了下嘴:“蕊儿给我送了份鸡汤,不想喝!”

    “所以呢?”

    “送给你喝!”萧沫歆理所当然道:“前几日,太医来给我诊脉,说我有些营养过剩,不能再补了!”

    “瞎说!”尉迟冥抬手,捏了捏她的小脸蛋:“连二两肉都没有,怎么就营养过剩了?”

    萧沫歆呼吸一滞,起身,指着自己圆滚滚的肚子:“这就是最好的证据!”

    尉迟冥瞧着她那,的确比一般孕妇要大上一些的肚子,心虚干咳一声:“孩子好像……的确吸收的有些太好!”

    “不是好像,而是根本就吸收太好!”萧沫歆纠正,重新在他怀中坐下:“太医说,孩子太大不好生产!”

    “那补汤,就暂时停了吧!”

    反正孩子生下来,再补也不迟;若是生产的时候,孩子太大,她一定会多吃不少苦头。

    这个认识,尉迟冥觉得,一直到生产前,她都不用再喝补汤了。

    已经喝了几个月补汤的萧沫歆,听闻这话,简直如临大赦。

    抱着他的脸颊,重重的亲了口。

    尉迟冥失笑:“不用喝补汤,就这么高兴?”

    “高兴!简直是太高兴了!”萧沫歆眉眼弯弯,觉得口头上的语言,已不足以形容她此刻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