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9章 病急乱投医

    “……”蕊儿。

    “蕊儿!你说,这都一日了,他还迟迟未归,可是事情进行的不顺利?”萧沫歆幽幽询问,有着几分病急乱投医的意味。

    蕊儿挠了挠头,一脸纠结:“这……奴婢也不知道!”

    萧沫歆嘴角微微抽了下,无声叹了口气。

    是啊!她们如今都在府中,的确无法准确的判断出,宫中近况,不过……

    眸光扫过,仍旧一脸纠结的蕊儿。

    “你都不担心墨子轩吗?”按理说,她此刻也该忧心忡忡才对。

    蕊儿微微一怔,眨巴着晶亮的大眼睛。

    瞧着她那一脸茫然的神色,萧沫歆默,自己好像问了句废话。

    看她那个样子,也不像是在担心。

    “我现在都开始怀疑,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墨子轩了?”萧沫歆吐槽,突然有些同情起墨子轩来。

    蕊儿再次抬手,挠了挠头,一脸无辜道:“奴婢就是觉得,墨大人武功高强,一定不会有事的!”

    “……”萧沫歆:“……你这心,到底有多大啊?!”

    “奴婢的心不大,只是直觉而已,而且,人们不是常说,女人的第六感一向最准嘛,奴婢觉得王爷和墨大人一定不会有事,反而觉得,你再这么焦躁不安的走下去,才会有事!”蕊儿如实道出心头的直觉,旋即,再接再厉道:“小姐!要不你就相信奴婢的直觉一回,先回房歇着,你一觉醒来,王爷肯定平安无事的归来!”

    瞧着她那信誓旦旦的模样,萧沫歆再次默了会,片刻,樱唇轻启:“再等一会,如果还不回来的话,我再回房!”

    听闻她松口,蕊儿暗暗松了口气:“小姐!那你坐着等,正好歇歇!”

    “嗯!”萧沫歆此番没有拒绝她的好意,在椅子上坐下。

    瞧着越发灰暗的天色,唇瓣慢慢抿成一条直线。

    突然……

    今日一直平静的腹部,蓦然被踢了一脚。

    萧沫歆垂首,指尖轻轻覆上腹部,安抚着腹中的孩子:“宝贝乖!你阿玛很快就回来,我们再在这儿等一会!”

    腹中的孩子,不知是否听懂了她的话语,又不轻不重的踢了她一脚。

    因为孩子的翻动,萧沫歆压抑的心情,明显转好。

    指尖一遍一遍的抚摸着腹部,与她(他)交流。

    不知过来多久,蕊儿兴奋的嗓音,突兀响起。

    “小姐!小姐……王爷与墨大人回来了!”

    萧沫歆闻言,刷的侧目,只见俩抹挺拔的身影,正一前一后向着此处行来。

    尉迟冥与墨子轩,显然也注意到他们,步伐明显加快。

    萧沫歆起身,迎了上去,待瞧见他身上的血渍,瞳孔骤然一缩:“你受伤了?”

    “别人的血!”尉迟冥抬手,摸了摸她的脸颊,却没有太过靠近她,怕身上的血渍,沾染到她的身上:“不是让你在房中休息,怎么跑这儿来了?”

    “天色已晚,你却迟迟未归,我便过来瞧瞧!”萧沫歆模凌两可道。

    “王爷!小姐是从你早上离开后,一直等到现在,连午膳和晚膳都没吃!”蕊儿非常实诚的纠正。

    萧沫歆眼角狠狠一抽,侧目,瞧了眼蕊儿:“你偶尔,可以当一回哑巴!”

    “……”蕊儿。

    奴婢有说错什么吗?

    “蕊儿所言,可是真的?”尉迟冥英挺眉头蹙起。

    萧沫歆干笑,深深的觉得,蕊儿绝对就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我现在若说是假的,你肯定也不信!”萧沫歆小声嘟囔,越到后头声音越小,最后几乎没了声。

    尉迟冥无可奈何盯了她几个呼吸,侧目,对着蕊儿吩咐:“让厨房抓紧时间做晚膳,直接送入厢房!”

    “是!”蕊儿应声,迈步,向着厨房方向行去。

    墨子轩随后跟上:“正好我有些饿,跟你一起去!”

    “哦!”蕊儿没什么意见应了声。

    瞧着她淡然的反应,墨子轩不是很满意,抬起手臂,搭上她的肩头。

    蕊儿下意识向一侧避了避,然而,墨子轩却不给她逃脱的机会,一把将她勾了回来。

    “墨大人!男女授受不亲!”蕊儿脸颊,染上一抹薄红。

    “又不是没搂过!”

    “……”蕊儿。

    “有没有担心我?”墨子轩嗓音压低,似笑非笑的眸光,直直的盯着她。

    蕊儿脸颊一热:“这句话,墨大人不该问奴婢!”

    “若我偏要问呢?”墨子轩眼底笑意渐深,垂首,温热气息轻轻拂过她的耳畔:“你的答案是?”

    “……”蕊儿。

    “沉默,可是代表,你有担心我?嗯?”墨子轩嗓音微扬,其中夹杂着明显的笑意。

    蕊儿抬手,搬开他的手臂:“那个……奴婢先去了,你慢慢走!”

    话音落,逃也似的离去。

    瞧着她那落荒而逃的背影,一阵爽朗的笑声,自墨子轩唇中溢出。

    跑出数米的蕊儿,一时间,脸颊如同火烧般。

    ——

    尉迟冥洗完澡,换了身干净的衣物,饭菜刚好送来。

    盛了碗汤,轻轻搅拌,直至温度适中后,才递至萧沫歆面前。

    “两顿饭没吃,先喝点汤,暖暖胃!”

    萧沫歆颔首,拿起勺子,慢悠悠的喝着。

    如今,看到他平安无事的回来,平安无事的坐在她的身边,她才感觉到饿,却又不敢吃的过急,怕待会胃不舒服。

    “今日宫中之事,进行的可还顺利?”萧沫歆状似随口询问。

    “冷凝被废去皇后头衔,打入冷宫,而以冷氏一族为首的谋逆之臣,也全部打入大牢,等候处置,不过……”说至此,尉迟冥话音微顿,在萧沫歆狐疑目光注视下,再次开口:“……太子逃脱,接下来,怕是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萧沫歆闻言,柳眉瞬间蹙起:“不是已做了防范,怎还是让他逃了?”

    “明面上的人,已被全部解决,但他们留了后手!”尉迟冥手中的筷子,轻轻点了下盘中菜肴:“别光顾着说话,吃菜!”

    “哦!”萧沫歆应了声,执起筷子,夹了些菜送入嘴中,慢慢嚼咽:“这么说,还没有找到他们的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