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章 反目成仇

    周姨娘只觉得两眼一黑,险些昏死过去。

    完了!

    完了!

    ……

    周姨娘脑海中,一遍一遍闪过这两个字眼,这一刻,她突然觉得,也许属于她的未来,再也没有温暖与光明,有的只会是冰冷的黑暗。

    妙儿闻言,面色也不是很好。

    没想到,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萧乐很快自这堪比爆炸性的消息中回过神来,望着自家娘亲的目光,越发的失望:“很早以前,我就说过,你为了她,早晚有朝一日,会赔上自己所拥有的一切,只是没想到,这日会来的如此之早?!”

    周姨娘不敢置信瞪大双眼,仿佛不敢相信,事到如今,她竟然还有心情,在这儿说风凉话?

    “乐儿!你说的这是人话吗?我可是你的娘亲,她可是你的亲姐姐!”周姨娘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特别咬重了‘亲姐姐’三子字眼。

    萧乐嗤笑,笑容中充斥着太多的嘲讽:“不好意思,在我的心目中,我的亲姐姐早就死了!”

    如果,她真的拿她当亲妹妹般看待,又岂会让她替她背黑锅?

    之后,即便她抓住了把柄,她还抵死不认。

    有一个这样卑劣无耻的亲姐姐,还不如不要。

    “你……”

    “如果娘没有其它事,乐儿就先去祖母那儿瞧瞧情况了!”话音落,迈步,头也不回的自她身侧擦过。

    周姨娘面如死灰,身子不受控制的晃了晃。

    这一刻,她突然有种,被全世界抛弃的感觉。

    ——

    坤宁宫内。

    “娘娘!你派人调查的事情,有结果了!”喜儿面色不是很好,低声禀告。

    冷凝端着茶杯的指尖,微微一紧:“说!”

    “寒王府被查封后,寒王与侧妃去过尚书府求救,但连大门都没进去,就被赶走了!”说至此,喜儿悄悄瞧了眼自家娘娘,果见她的面色极其难看。

    “这个萧恒,还真是该死!”冷凝手中茶杯,重重放于桌面:“本宫的儿子,出身何其高贵,愿意上门求救,也算是看得起他,他竟然如此不知好歹的将本宫的儿子拒之门外,他是在给本宫难堪吗?”

    喜儿不敢出声提醒自家娘娘,萧大人之所以这么做,定然也是因为皇上的口谕。

    “寒儿如今在哪?”努力压下心头滔天怒意,冷凝询问。

    “回娘娘!寒王如今住在京城内的西坪村,俗称……”喜儿抿了下唇,随后,吐出三个字眼:“……贫民窟!”

    冷凝瞳孔骤然一缩:“寒儿怎会住在那种地方?”

    “寒王离开寒王府前,被搜了身,除了几件换洗衣物外,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有带出,这几日,之所以还能吃上饭,则是因为侧妃出府前,手上带了两个不算名贵的镯子,在当铺当掉一个后,才勉强维持没有流落街头!”这也正是这几日,他们的人找遍京城内的各个客栈,没有找到他们的原因。

    他们千算万算没有算到,皇上会如此狠心,真的连最起码生活的银两,都不留给他们;更没有想到,他们会流落到贫民窟。

    冷凝眼底划过一抹疼惜,她虽然料到,没了王爷的头衔,他的日子会过得清贫些,却没想到,会如此的贫苦。

    “娘娘!派去的人还意外发现,皇上身边的人,好像是在监视寒王;所以,他们本想偷偷给寒王一些银两应应急,也不敢贸然行事,怕惊动了皇上派去的人!”喜儿将另一个不幸的消息,告知于自家娘娘。

    冷凝面上划过一抹狰狞的恨意,手臂蓦然一挥,桌面上茶杯等物,应声而落:“尉迟坤!他可是你的儿子,你有必要做的这么狠?这么绝吗?”

    “娘娘……”

    “如果……如果今日沦落在外的不是寒儿,而是尉迟冥,你还会如此的冷血?放任不管吗?”

    答案显然是——不会。

    只要一想到,他对尉迟冥的偏爱,冷凝就恨的想要杀人。

    凭什么?

    凭什么那个贱人都死了,她的儿子仍旧能得到如此的殊荣?

    凭什么这么多年来,他可以毫无底线的对尉迟冥处处维护,却吝啬给予她的儿子,多一些关爱?

    凭什么……

    瞧着自家娘娘的面色,越发的狰狞可怕,喜儿悄悄吞了口唾液,小声劝慰:“娘娘!现在不是意气用事之时,咱们还是先想想,如何帮助寒王,暂渡难关吧!”

    “皇上派人在那儿盯着,不就是防止本宫伸出援手嘛!”冷凝恨声道,片刻,眼睑微微眯了下,像是下定某种决心般:“将派出去的人,全部收回来,暂且不要管寒儿!”

    喜儿愕然,没料到自家娘娘会做出如此决定。

    “一味的继续关注寒儿,不仅帮不到他,还会引起皇上的注目,既然如此,又何必做白费力气,还惹得皇上震怒之事!”冷凝敛去所有流露出的情绪,唯有衣袖中死死镶嵌在掌心的指甲,出卖了她最真实的心境。

    喜儿垂首,默不作声。

    清楚娘娘一旦做了决定之事,她即便多说,也毫无意义。

    “一个月,最多一个月,本宫便会让寒儿恢复曾经的尊荣,曾经的荣耀!”冷凝呐呐自语,像是诉说一个即将成功的事实,也像是在暗暗的发誓。

    ——

    “王妃!尚书府来人,说要见你!”家丁行入院子,见萧沫歆正躺在躺椅上,忙恭敬禀报。

    “有说什么事吗?”萧沫歆随口问了句。

    “没说,但是……”家丁瞧了眼萧沫歆,小心翼翼道:“……来人一身白衣!”

    萧沫歆一愣。

    一身白衣代表着什么,她再清楚不过。

    迅速起身,向着院落外行去。

    蕊儿忙小跑,跟了上去:“小姐!你走慢些,千万别摔着!”

    “我心里有数!”萧沫歆面色沉着。

    某个呼之欲出的答案,在脑海中久久回旋。

    片刻……

    萧沫歆在大厅内,见到前来报丧的家丁。

    “谁出事了?”萧沫歆没有拐弯抹角,直接询问。

    “回王妃,是老夫人!”

    果然……

    果然是她。

    萧沫歆眼底划过一抹悲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