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6章 骂人不带脏字

    “没有!”冷兰溪眼睑微抬,望着萧恒:“如果妾身是老爷,妾身也会这么做,毕竟为了一个已经出嫁的女儿,而赔上萧家一世荣耀和后代子孙的幸福与前程,是相当不理智的做法,何况,若你真的出面维护迪儿与寒公子,一旦皇上震怒,这对于萧家其它子孙来说,极为不公平,他们没有责任和义务,为了一个已经出嫁的妹妹(姐姐),而赔上自己的一生!”

    “你能明白这个道理,可偏偏,她就不明白!”

    冷兰溪抿了下唇,模凌两可道:“也许过几日,妹妹就能想明白了!”

    “她想不明白!”萧恒本就没什么胃口,如今更加的没胃口,将才喝了几口的绿豆汤,递还给冷兰溪。

    冷兰溪没有劝他多喝几口,而是温顺的接过。

    “还记得,初遇时,她因被家人强行卖入烟花之地,总是习惯性的用一双怯生生的眼睛,打量着别人,性子也极为温顺,以至于后来,将她纳入府中,我总想着多宠她一些,让她多一些安全感,可万万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竟将她宠的不知天高地厚!”萧恒自嘲扯了下唇角,在这一刻,他突然有些怀疑,这么多年的付出,到底值不值?

    冷兰溪不动声色,瞧了眼他落寞神色:“老爷!有些话,妾身不知当讲不当讲!”

    “这个时候,还有什么不当讲的?”

    “其实,这么多年来,妹妹在府中的行事作风,一向极为高调,连妾身这个做姐姐的,都常常不放在眼中……”说至此,冷兰溪像是怕他会生气般,又急急的解释道:“……当然,妾身并不是要在这个时候,说妹妹的坏话,妾身只是想让老爷知道一些,你本不知道的事情,也好让你在将来继续宠着妹妹的时候,心里有个底,免得妹妹以后被宠的太久,从而忘记,这个家,是谁说了算!”

    冷兰溪不动声色的添油加醋,试图让萧恒对周姨娘的厌恶,再深一些。

    萧恒这个时候,也没什么心思,去认真的思考,她的深意:“说说!她平日里都做了哪些出格之事?”

    “这……”冷兰溪故作一脸为难,实则,心里早笑开了花。

    “让你说,你就说,别吞吞吐吐!”

    “是!”冷兰溪应了声,旋即,开口道:“这么多年来,妹妹在府中,常常因为下人做错了一点小事,就又是扣月俸,又是打骂,加上老爷对她的宠爱,下人们是对此敢怒不敢言,只得更加小心翼翼的伺候,以至于在这尚书府内,下人们对她的敬畏,使她更像是一家的女主人;而在额娘那儿,她因为知道额娘不怎么待见她,所以,她从不去问安,倒是孙妹妹不管风吹日晒,每日都会准时的去额娘那儿问安,陪额娘聊天……”

    冷兰溪将周姨娘这么多年在府中的嚣张行径,事无巨细的一五一十细细道来。

    萧恒因为她的娓娓道来,面色更加的难看:“为何不早些与我说这些?”

    “妾身怕自己若是说了,老爷非但不信,还会怪妾身是因嫉妒,而往妹妹身上泼脏水!”何况,当年的教训,已让她明白,不抓住适当时机,切不能说周姨娘的坏话,否则最后的结果,只会是得不偿失。

    萧恒瞬间默了。

    是啊!这么多年来,他又允许谁,在他面前说阿梅的坏话呢?

    良久……

    “日后,若是再发生类似的事情,你就放心大胆的告诉我,我不会怪你!”萧恒沉声吩咐,有些事情,他是该看明白了。

    冷兰溪眼底快不可见划过一抹笑意:“是!”

    ——

    “小姐!你别在这儿躺着了,不如奴婢陪你走走!”瞧着在院中躺椅上,躺了一上午的主子,蕊儿都不知该说什么好。

    萧沫歆吐掉嘴中的葡萄皮:“不想走!”

    “……”蕊儿:“……小姐!你这样会成猪的!”

    萧沫歆捏葡萄的动作明显一顿,下一秒,刷的侧目:“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找个人把你给嫁了,让你也变成猪!”

    “呃~~”蕊儿头皮一麻,下意识后退两步:“~~奴婢错了!”

    萧沫歆自鼻子中哼出一个音节,将捏起的葡萄送入嘴中:“你刚刚出去,是不是听到什么惊悚的消息了?”

    “……”蕊儿。

    小姐!你是奴婢肚子里的蛔虫吗?

    不然,怎会料事如神的一语戳中重点?

    “你脸上写着!”像是猜出她的花花肠子般,萧沫歆直接开口。

    “……”蕊儿。

    好吧!看来还真是奴婢想多了。

    “说吧!”萧沫歆侧目,瞧了她一眼。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蕊儿吞吐,刚得到消息时,她本想跟自家小姐分享,但又怕她因为太兴奋,而动了胎气,所以就选择没说,却没想到,她早已看出了猫腻。

    “那定然也不是小事喽?”

    “……嗯!”

    见她又没了下言,萧沫歆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是打算,让我问一句,说一句?”

    “不敢!”蕊儿讪笑,将听闻到的事情,一五一十细细道来,末了,不忘幸灾乐祸的补上几句:“……小姐!你说,二小姐她这算不算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她的本意,是想抓个靠山跟自家小姐斗法,结果这法还没来得及斗,她的靠山就先行倒台;这怎么看,怎么都有股莫名的喜感。

    “说赔了夫人又折兵,有些言重了,毕竟,他们是一路货色!”萧沫歆风轻云淡,补上一脚。

    “……”蕊儿。

    小姐!你牛!骂人都不带脏字。

    “皇后娘娘从来都不是省油的灯,既然她能狠下心,舍弃自己的一个儿子,就说明之后,她肯定有后招!”萧沫歆不知为何,此刻倏然有种惶惶不安的感觉,好像有什么事情,正在悄无声息的发生着。

    对于朝政之事,蕊儿不敢擅自言论,垂首,静静立于一侧。

    良久……

    萧沫歆挥去心头不安,捏着葡萄,继续的吃着:“尚书府,现在应该已经乱成一锅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