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7章 动了废储的心思

    冷静妍自然清楚,她的意图为何,当即顺势道:“姑姑的意思,妍儿会找个机会,跟阿玉说!”

    “乖孩子!”冷凝满脸欣慰,拍了拍她的手背:“午膳的时候,想吃什么,本宫命御膳房给你做!”

    “妍儿不挑食,什么都可以!”冷静妍浅笑,尽量让自己表现的自然一些。

    若是可以选择,她不想留在宫中用午膳,只想着赶紧离开她的身边,离开皇宫……

    冷凝唇畔的笑容,越发的温婉,侧目,对着一侧听令的小宫女吩咐:“跟御膳房说一声,按平日的菜肴准备,另外再加一份清炖蟹粉狮子头!”

    “是!”小宫女应声,垂首,倒退出凉亭。

    冷凝眸光重新落回冷静妍身上,含笑道:“宫中刚选入一名主厨,他的拿手菜,清炖蟹粉狮子头那叫一绝,午膳的时候,你可要好好的尝尝!”

    “好!”冷静妍柔顺应下。

    冷凝又与她闲聊片刻,倏然,自远处匆匆奔来一名小公公。

    “娘娘!是太子身边的小顺子!”喜儿提醒。

    冷凝眉头微不可见的蹙了下:“让他进来!”

    “是!”喜儿应了声,对着凉亭外,等候宣见的李顺招了招手。

    李顺见状,快步行入凉亭,在冷凝身侧顿住步伐,弯腰,在她耳畔一阵小声低语。

    冷凝面色,明显顿变。

    “妍儿!本宫有些事情需要处理,你先行回府!”话音落,不待冷静妍回应,已起身,疾步向着凉亭外行去。

    冷静妍起身,目送她急的有些许踉跄的背影,眼底划过一抹若有所思。

    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能让一向镇定自若,杀伐果断的皇后娘娘,急成这番模样?

    ——

    御书房内……

    尉迟坤满脸怒容,‘啪’的一声将桌上的折子,重重摔与尉迟御的面前:“朕还真是养一个好儿子!”

    笔直跪与地面上的尉迟御,眉头微蹙,弯腰,捡起面前的折子。

    早朝后,他还未用完早膳,秋公公便到了太子府,从他的口中得知,父皇不知因何事而震怒;而在他刚踏入御书房的刹那,一向对礼数能免则免的父皇,竟然直接命他跪下。

    而如今,更是一本折子,直接摔至他的面前。

    带着十二分的狐疑,尉迟御慢慢展开折子。

    待瞧见上面一串人命,瞳孔骤然一缩。

    尉迟坤没有错过,他眼底的细微变化,一时间,更加的怒不可遏:“你不觉得,该对朕好好的解释解释吗?”

    “儿臣不知,父皇为何要给儿臣看这些?”尉迟御迅速敛去,无意间流露出的情绪,不卑不亢反问。

    尉迟坤气极而笑:“事到如今,你还敢跟朕装!”

    “儿臣是真的不知,这些人与儿臣有何关联,还望父皇明示!”尉迟御对着自家父皇叩首:“还望父皇明示!”

    “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话音落下的同时,尉迟坤将几张宣纸仍至他的面前:“睁大眼睛好好的看看,上面的证词,可有一句虚假?”

    尉迟御眼底快不可见划过一抹阴鸷光芒,不动声色的捡起面前的宣纸,上面所有的罪状,都有相应的人签字画押……

    “从当年朕决定立你为太子,就一直将你视为未来的君王培养,可你却都做了些什么好事,先是暗中收买拉拢大臣,如今,又在朕身边安排你自己的眼线,监视朕的一举一动,你还真不愧是朕培养出来的好儿子!”尉迟坤气的胸口上下起伏,与其说是愤怒,倒不如说,是失望更多一些:“对于举报你,暗中收买拉拢大臣之事,朕气归气,却想着睁一只、眼闭一眼,给你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可你倒好,不仅不知悔改,竟然还敢在朕身边安插眼线,监视朕的一举一动,是不是再过些时日,你就准备造反?弑父?谋取皇位了?”

    “父皇!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尉迟御喊冤:“关于儿臣暗中收买拉拢大臣一事,儿臣承认,但在父皇身边安插眼线,监视你的一举一动,此事,儿臣绝对没有做过!”

    “白纸黑字的罪证,你却告诉朕,是有人诬陷你,你觉得朕会信吗?”

    “父皇!无论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此事儿臣绝对没有做过!”尉迟御抵死不认,因为他清楚,一旦认下此事,后果将不堪设想。

    “好!很好……”尉迟坤并不意外他的反应,但对他这种敢做不敢当的性子,更加的失望与寒心:“……既然你执意认为,此事是有人陷害你,那么朕会将此事,移交给大理寺亲自审核,而你最好祈求,此事真的与你没有半点关系,否则,会是什么后果,你心里最清楚!”

    尉迟御纵使自制力再好,在听闻到,他要将此事移交给大理寺,面色仍忍不住的发生一丝细微的变化。

    因为他清楚,一旦移交大理寺,无论查出此事是否与他有关,对他的声望,都会或多或少的会产生一些影响。

    而若最后,证实此事与他有关,那么,他这个太子之位,必然会坐不稳。

    “皇上!万万不可!”在尉迟御不知该如何应对之时,一道如同天籁般的嗓音,蓦然自御书房外传来。

    紧接着,是一抹熟悉端庄的身影,出现在御书房内。

    尉迟坤瞧着匆匆行来的冷凝,眼底划过一抹冷意:“女子不得插手朝政,皇后是忘记了吗?”

    “臣妾不敢忘!”冷凝瞧了眼跪与地面上的尉迟御,旋即,不卑不亢道:“皇上!若是事关朝政之事,臣妾自然不敢多言,可如今,却是事关御儿的一生,臣妾不得不斗胆进言!”

    “那你倒说说,准备如何包庇这个忤逆之子?”

    “皇上!御儿是你自小看着长大,他的本性如何,你应该最清楚……”冷凝没有急着去包庇,而是采用迂回之法:“……所以,臣妾有理由相信,御儿绝对不会做出,任何不忠不义,不孝不敬之事!”

    “人的本性,会随着*而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