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2章 特殊的洞房花烛夜

    萧沫歆踮起脚尖,主动环上他的脖颈,任由他加深这个吻……

    叩叩……

    正待二人意乱情迷之际,突兀响起的敲门声,使萧沫歆身子蓦然一僵。

    他们接吻没有问题,差点擦枪走火也没有问题,可关键的问题是——门没关。

    此时此刻,萧沫歆有种,想要挖个地洞钻进去的冲动。

    还有……

    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这种时候不知道躲避也就算了,竟然还敢敲门?

    萧沫歆还真是第一次见识到,这么没眼力的家伙。

    尉迟冥面色黑沉,松开怀中人儿嫣红唇瓣,漆黑深邃的眸中,闪烁着暴风雨欲来的神色。

    萧沫歆背过身子:“那个……你去瞧瞧,什么情况?”

    “嗯!”尉迟冥转身,径直行出厢房,只见一名二十来岁的小厮,正垂首立于门外:“你叫什么名字?”

    “回王爷,小的叫阿全!”

    “新来的?”

    “是!”阿全如实应下,不敢有丝毫隐瞒。

    “待会自己去找管家,将你调去其它院子,日后,别再出现在本王的视线内!”听不出喜怒的嗓音,自尉迟冥唇中溢出。

    阿全身子一僵,下一秒,砰然跪与地面:“不知小的做错了什么,还请王爷明示!”

    “自己回去,慢慢的想!”尉迟冥抬手,捏了捏眉心,不知这缺根弦的下人,是谁招进三王府?

    侧目,望向垂首立于右侧,端着菜肴的众人。

    “送进去!”吩咐一声,尉迟冥转身,折返回房中。

    “是!”众人应声,如鱼贯川行入婚房,将菜肴摆至桌面后,又迅速退了出去。

    从始至终,不敢乱看一眼。

    临行前,还不忘顺手关上房门。

    尉迟冥掰过萧沫歆身子,低笑打趣:“害羞了?”

    “谁、谁害羞了?”萧沫歆才不承认,自己害羞了。

    顶多就是,有那么一刹那的难为情。

    谁让他,都不知关紧房门。

    尉迟冥唇畔笑意渐深:“行!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先吃饭!”

    “……嗯!”

    由于刚睡醒,萧沫歆并没什么胃口。

    简单吃了一些,便放下筷子。

    尉迟冥随后放下筷子:“饱了?”

    “嗯!”

    “长夜漫漫,我们是不是该做一些,洞房花烛夜该做的事情?嗯?”尉迟冥身子微倾,低沉魅惑的嗓音,轻轻刷过她的耳畔。

    萧沫歆只觉得一股电流,顺着耳畔,蔓延至四肢五骇;俏脸,也紧跟着泛起一层红晕:“那个……太医说,前三个月,不宜同房!”

    “这还真是个问题!”尉迟冥指尖在下颚处轻轻回旋,故作苦恼呢喃。

    萧沫歆瞳仁滴溜溜转了圈,脑袋稍稍后仰,语重心长道:“孩子最重要!”

    尉迟冥岂会看不出她的小心思,一手扣住她的腰杆,一手扣住她的后脑勺,削薄唇瓣,准确无误的吻上她的唇。

    区别与之前的吻,此番,他的吻显然并不满足与唇齿相依,自她的唇瓣,一路下滑……

    萧沫歆的气息,逐渐变得急促。

    双手,抵与他的胸膛之上。

    “不、不可以……”

    “洞房花烛夜,你真打算,让本王什么都不做?嗯?”尉迟冥轻轻咬了下她的耳垂,与其说是惩罚,倒不如说是赤果果的诱惑。

    萧沫歆呼吸连漏数拍,脑袋也有片刻空白。

    尉迟冥趁此机会,将她打横抱起,放于床上。

    待身体沾与床铺的刹那,萧沫歆猛然回神:“太医……”

    “放心,本王不会乱来!”瞧着她那紧张兮兮的小脸,尉迟冥不忍继续逗她。

    萧沫歆闻言,长长松了口气,然而下一秒,却因为某人的话,而差点一口唾液将自己给活生生的呛死。

    “不是有手嘛!”矜贵的嗓音,自尉迟冥削薄唇瓣中溢出。

    “……”萧沫歆。

    她可以一脚,将他踢飞吗?

    不给她思考,或是反应的机会,尉迟冥重新吻上她的唇。

    而被吻的娇喘连连的萧沫歆,待眸光无意间瞥见他身后的身影,混沌的思绪,瞬间清明……

    尉迟冥敏锐注意到怀中人儿的变化:“怎么了?”

    萧沫歆抬手,指了下他的身后:“有人……不!确切的说,是那只对你单相思n年的厉鬼!”

    尉迟冥英挺眉头瞬间蹙起,翻身,还与怀中人儿自由。

    这段时日,各种事情叠加在一起,他还真把这茬给忘记了。

    萧沫歆坐起身子,瞧着目光猩红,周身布满怨气的厉鬼,无声叹了口气:“不要用这种,我抢走了你心爱之人,怨恨的目光瞧着我;因为,第一,他从始至终都没有爱过你,一切不过是你一厢情愿的单相思;第二,人鬼殊途;所以,与其继续留在人世间饱受折磨,不如早些去转世投胎,争取下辈子,能遇到一个爱你、你也爱之人!”

    当然,前提是,做了这么多错事的你,还有转世投胎成人的机会。

    “你做梦!”厉鬼恨声道,目光一瞬间,变得更加的猩红,仿佛下一秒,便能溢出血滴般:“我不会让你如愿以偿的与王爷相厮相守,更不会去转世投胎,成全你们的二人世界!”

    “冥顽不灵!”萧沫歆站起身子,当初就该早些送她去转世投胎,免得在此碍眼。

    “我冥顽不灵,你又能奈我何?”厉鬼畅快淋漓的大笑,良久,才止住笑声:“现在,你觉得,怀有身孕的你,还能对付得了我吗?”

    萧沫歆冷冷扯了下唇角:“你就如此自信,现在的我,连送你去阎王地府的本事,都没有了?”

    “你现在的身体,对比与之前来说,虚弱了多少,我心里清楚的很,纵使你能强行送我去阎王地府报到,但我也能拉着你,跟我一起走!”厉鬼下颚微扬,势要将之前在她这儿受到的憋屈,一次性讨回来。

    萧沫歆仿若听到,天大的笑话般,痴痴的低笑着:“你到底是哪来的自信,能与我两败俱伤?”

    厉鬼面色一僵,显然没料到,事到如今,她还能如此镇定自若。

    “即便我现在,无法送你去阎王地府报到,但想要压制你,却易如反掌!”话音落下的同时,萧沫歆手腕轻转,下一秒,指尖中赫然出现一道符纸。

    厉鬼心头大骇,下意识后退数步。

    显然没料到,大婚之日,她的嫁衣中,竟然还藏着符纸。

    像是看出她的心思般,萧沫歆嫣然一笑:“不好意思,有些习惯,天生的,改不掉!”

    厉鬼闻言,面色别提有多么难看。

    萧沫歆抬起手臂,故意晃了晃指尖中的符纸:“你是想,现在自己离开婚房呢?还是我送你离开?”

    厉鬼咬牙,狠狠的瞪视着萧沫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