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 胳膊肘往外拐

    丁玉尔眼底划过一抹受伤:“哥哥为何觉得,是我对她无理,而不是她对我无理?”

    丁长生望了眼萧沫歆,开口道:“萧小姐不是一个,会随意招惹她人的人!”

    萧沫歆闻言,顿时乐了。

    而丁玉尔,差点一口气没有喘上来。

    “哥哥的意思是,妹妹我就是一个惹祸精了?”丁玉尔眼底有着明显的受伤,没想到这个时候,他会帮一个外人说话。

    丁长生温润神色,稍稍有所变化:“阿玉!你知道哥哥不是这个意思!”

    丁玉尔抿唇不语,只是一脸控诉的盯着他。

    她不明白,萧沫歆给他下了什么药,让向来疼爱她的他,如此胳膊肘往外拐。

    眼见气氛,逐渐僵持,萧沫歆干咳一声,打破沉寂:“有什么话,你们兄妹俩慢慢聊,我这个外人,就不在这儿打搅了!”

    丁长生颔首,满含歉意道:“萧小姐!如果阿玉有什么得罪之处,还望你不要与她计较,我代她向你道歉!”

    萧沫歆随意勾了下唇角,眸光若有似无扫过丁玉尔:“她这种性格直爽,有什么说什么的个性,虽然容易得罪人,却没什么歹毒的心;而与之相反,那种看似温柔似水的女子,若是使起坏来,层出不穷的手段,可谓是防不胜防,所以两者比较,她的这种性格,也算是一种可爱之处!”

    丁玉尔柳眉微蹙:“你到底是夸我,还是损我?”

    “你若觉得是夸,那就是夸,你若觉得是损,那就是损!”萧沫歆模凌两可道,一切,就看她怎么想。

    丁玉尔注视萧沫歆片刻,恼怒情绪慢慢平复:“其实……你也没那么讨厌!”

    萧沫歆眉梢微挑:“你其实,也没有那么讨厌!”

    丁玉尔倏然毫无预兆的笑了声,察觉众人注视目光,又硬生生的敛去面上笑意,此地无银三百两道:“我只是说,你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讨厌,却没有说,喜欢你!”

    “放心!我不是自作多情的人!”萧沫歆又打了个哈欠,顺手揉了揉鼻子:“你们慢聊,我回去补觉!”

    话音落,也不等他们回应,已先一步迈步,向着院落方向行去。

    丁玉尔愣愣盯着萧沫歆离去背影,直至彻底消失在视线内,才收回目光:“哥哥!你觉得萧小姐是个怎样的人?”

    “边走边说!”见自家妹妹,已没有方才那般抵触,丁长生会心一笑。

    “好!”

    “从第一次见到萧小姐至今,也不过七八日的功夫,但她给我的感觉与认识,却与外界传言截然不同……”丁长生说出自己的意见,良久,侧目,望向自家妹妹:“……你其实,可以试着与她做朋友,那个时候,你一定会发现,她更多的优点!”

    “谁要与她做朋友!”丁玉尔嘟囔,撇嘴:“她那个狐狸精的妹妹,不仅背地里勾搭寒王,还在里面使坏,害得我被寒王重伤!”

    “俗话说,一码归一码;何况……”说至此,丁长生话音微微一顿,旋即,意味深长道:“……据我所知,萧小姐与她的妹妹感情并不好,甚至可以说是敌对的关系!”

    “真的假的?”丁玉尔有些愕然,这重磅消息。

    “尚书府的周姨娘与大夫人,历来不合,这是世人皆知的事情,而身为她们的女儿,你觉得,她们两个人的关系,会好吗?”

    “话虽如此说,但外界不是一直盛传,她们姐妹情深嘛!”丁玉尔觉得,有些传言,还是不得不信。

    “所谓的姐妹情深,怕只是做给外人看的吧!”对上自家妹妹怀疑目光,丁长生抬手,摸了摸她柔软发丝:“萧小姐前几日受伤,按理说,尚书府理应派人前来看望,可数日过去,尚书府竟无一人前来探望,所以,我若是没猜错的话,萧小姐在尚书府的时候,应该就很不受待见!”

    “她是嫡小姐!”丁玉尔下意识道,在她的认识里,嫡出的子女,理应该是天之骄女、天之骄子才对。

    丁长生温润笑了笑:“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列外,不是吗?”

    丁玉尔歪着脑袋,认真想了想:“萧大人向来宠爱周姨娘,若是爱屋及乌,从而宠庶,忽嫡,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说,日后,你不要再针对萧小姐了;何况,她对我还有救命之恩!”丁长生语重心长劝说,以萧沫歆的通透,他终究不想让自家妹妹与之为敌。

    丁玉尔默了下,嘟囔道:“看在她这么可怜的份上,大不了以后,我不跟她一般见识!”

    “乖!”丁长生眼底划过一抹笑意,不管怎么说,只要她想通了就好。

    丁玉尔脑袋向一侧避了下,避开他的手掌,抗议道:“哥!我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子,你能不能不要总摸我的头?”

    “下次注意!”丁长生收回指尖,温润浅笑。

    丁玉尔翻了个白眼:“你每次都这么说!”

    但每次都忘记。

    丁长生笑了笑,没有出声反驳,在他的眼里,作为兄长,理应多疼爱一些,自己的弟弟妹妹。

    ——

    “小姐!你之前派人暗中跟踪二小姐,可就是为了方才?”蕊儿好奇瞧着自家小姐,虽不知她为何如此做,但相信,她这么做,一定有她的道理。

    “嗯!”萧沫歆淡淡应了声。

    她的最终目的很简单,搅黄丁玉尔与寒王的婚事,从中获利;至于尚书府那面,若萧迪真的嫁给寒王,那她也只能逼迫萧恒,放弃萧迪这个女儿,任她自生自灭。

    蕊儿张了张嘴,还想再问问具体情况,可话到嘴边,又硬生生的忍住,免得不小心,越了规矩。

    萧沫歆自然没有错过,她的神色变化,却也未出言解释。

    有些事情,她少知道些,也是为了她好。

    行入厢房,萧沫歆随手脱下外套,递予蕊儿,撩起被子,躺至床上。

    “我睡一会,你去忙吧!”

    “是!”蕊儿应声,将衣服放于屏风上,旋即,轻手轻脚行出厢房,并顺手关上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