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章 进退两难

    尉迟坤没料到,萧沫歆会主动应承下此事,眼底划过一抹赞赏:“说起来,此事让你受委屈了,朕也清楚的知道,你与冥儿的感情,所以你放心,即便你失去正妃之位,朕也会允许你以侧妃的名义,嫁入三王府,永远陪在冥儿身边!”

    “歆儿谢皇上恩典!”萧沫歆附身,谢恩。

    尉迟坤指尖轻抬,示意她起身,眸光重新落至尉迟冥身上:“冥儿!萧小姐都答应了,你还有何话说?”

    尉迟冥又注视萧沫歆片刻,才不紧不慢道:“既然歆儿都答应了,儿臣无话可说!”

    “如此就好!”尉迟坤压在心头的大石头,总算是落了地。

    至少事情的发展,比他预想中的要顺利许多。

    “不过有些丑话,儿臣要事先说明!”尉迟冥:“婚礼就不必要准备了,因为她定然活不到,进入三王府的大门!”

    “……”尉迟坤。

    “如果父皇没有其他事,儿臣就带着歆儿,先行告退了!”话音落,不待他开口,已拉着萧沫歆,向着御书房外行去。

    凝视着他们渐渐消失在视线内的身影,尉迟坤不由幽幽叹了口气。

    有些人偏要自寻死路,他想拦也拦不住。

    ——

    尉迟冥牵着萧沫歆,行至无人角落,才顿住步伐:“为何要答应父皇的要求?”

    “你难道不觉得,这其中有所古怪?”萧沫歆不回反问。

    “即便是有古怪,你也不该擅自做主,答应父皇联姻之事!”尉迟冥晦暗不明的目光,落与她那张笑眯眯的小脸之上,片刻,终究是无法生她的气:“说吧!又察觉到了什么?”

    萧沫歆嘿笑一声,神秘兮兮向他身边凑了凑:“一般而言,没有人会不在乎自己的性命,就好比冷静妍,她喜欢了你这么多年,却因为惜命而望而止步,她的家人更是不同意她嫁予你,我觉得,这样才是正常人的反应;相反,南宣朝的公主只与你有着一面之缘,却非要不顾生死的嫁予你,而她的家人非但没有阻拦,还帮忙从中调解,这怎么看,怎么奇怪吧!”

    尉迟冥自然也察觉出,这其中的异样,只是有一点,他还没有弄明白……

    “你觉得此事,是谁在后面主导?”尉迟冥沉声道,脑海中已先一步闪过一抹身影。

    萧沫歆四下扫视一圈,确定没有闲杂人等后,压低嗓音道:“我觉得,应该是皇后娘娘!”

    “理由!”

    “一般而言,女人的嫉妒心是相当恐怖的!”萧沫歆指尖在下颚处轻轻回旋,认真的帮他分析:“你曾经与我说过,皇后娘娘最嫉恨你母妃的是,皇上对你母妃的爱,而这份嫉恨,完全可以理解为嫉妒;你说,她会不会因为你母妃当年的横刀夺爱……”察觉自己用词不当,萧沫歆忙干咳一声,改口:“……会不会因为你母妃与皇上的真心相爱,所以,在害死你母妃之后,还要让你也得不到幸福?”问出此话的同时,萧沫歆认真瞧了眼他的面色,见他没有开口之意,不由接着道:“毕竟,在她的认识中,是你母妃夺走了原本属于她的幸福,而她以夺走你的幸福,来报复你母妃,这种可能性很大!”

    尉迟冥虽不了解女人的心,尤其是一颗充满扭曲的心,但听闻她分析,却也不无道理:“接着说!”

    萧沫歆冲他比了个‘ok’的手势,再次开口:“再者,你若执意不娶南宣朝公主,届时,皇上龙颜大怒,南宣朝施压;最后演变成,因为你个人,而损害两国邦交,怕到时候,就不止止是黎民百姓戳你脊梁骨这么简单,而是有些人,趁此兴风作浪,借机除掉你;这也是我之所以,替你答应皇上联姻的最主要原因!”

    “但你也应该清楚,一旦本王答应下联姻之事,南宣朝公主若是有任何闪失,他们必然会借此恨上本王!”尉迟冥将她忽略的另一个问题,补上。

    “反正现在,你是进退两难就对了!”萧沫歆深深的觉得,他还真是够悲催的,本来就没有坚固的后盾,结果却偏偏有个强劲的敌人,隔三差五整点事情出来,刺激刺激他,陷害陷害他……

    尉迟冥唇畔溢出一抹自嘲:“本王能让她如此费尽心思的对付,也算是本王的荣幸!”

    “……”萧沫歆:“……其实事情,也不是没有解决的方法,你不能抗旨,也不能娶她,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让南宣朝的公主,主动退婚!”

    尉迟冥抬手,揉了揉她柔软发丝:“鬼灵精!”

    “这也得多亏你眼光好,看上我这么一个冰雪聪明,集智慧与美貌与一身的女子,不然此刻,你早就哭晕在茅房里了!”萧沫歆下颚微扬,没脸没皮的将自己一顿海夸。

    尉迟冥失笑,捏了捏她的脸颊:“你的脸皮,倒是足可赛城墙了!”

    “讨厌!”萧沫歆抗议拍开他的指尖,收起玩笑意味,正色道:“关于退婚之事,交给你府中那只厉鬼就可以;反正皇上说了,大婚前,南宣朝公主出现任何意外,都与你无关,与北商朝无关;我们只需为那厉鬼指一条明路,相信不出两日,我们就能得到好消息;而与此同时,我们还得尽快将兵部尚书大人争取过来,免得皇后那儿,又有新的动作!”

    “兵部尚书视子如命,得到消息后,这一两日之内,必会前往三王府拜访!”

    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而在这过往的十几年中,尉迟冥早已将敌人身边之人的性情与弱点,摸得七七八八。

    “如此就好!”只要事情发展,没有偏离他们预设的轨道,其它事情,皆变成了小事:“对了!为避免我们的猜测,有所误差,你还是让墨子轩,再去查一下比较稳妥!”

    “嗯!”尉迟冥应了声,眸光转向右侧方位:“出来!”

    随着他的话音落,墨子轩的身影,如同鬼魅般,出现在他们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