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耍心机哪家强?

    “靠人不如靠己,与其将希望记挂在别人身上,不如记挂在自己的身上!”萧沫歆伸手,将她拉至身侧坐下:“我相信尉迟冥不会背叛我,即便是将来有一天,现实告诉我,我看走了眼,但以我的本事,也足够养活我们自己!”

    “小姐……”

    “其实我的愿望,是想游荡江湖,没事抓抓鬼,吃吃美食,看看风景……光想想,就觉得这种小日子很美好!”萧沫歆有些向往道,只可惜如今她有了牵绊,不舍得自己独自离去。

    但倘若将来,这个牵绊没了,她定然会带着蕊儿,玩遍山川河流。

    蕊儿瞧着自家小姐向往的神色,心头所有的不安,一瞬间被抚平:“小姐!无论将来发生什么,奴婢永远都会陪在你的身边!”

    “嗯!”萧沫歆欣慰拍了拍她的香肩,突然不想给她找相公了。

    吱~~

    突兀响起的开门声,使闲聊中的萧沫歆与蕊儿下意识抬眸望去。

    只见一袭碧绿色衣襟的冷静妍,正满脸错愕的瞧着她们。

    显然没有料到,这里会有人。

    “小姐!她是谁啊?”蕊儿压低嗓音询问。

    “二国舅家的大小姐——冷静妍!”萧沫歆唇角微勾,似笑非笑:“同时,也对尉迟冥存在着明确的假想!”

    “啊?”蕊儿愕然,显然没料到,会得到这样一个答案。

    “静观其变!”萧沫歆樱唇轻启,吐出四个字眼,却没有起身之意。

    蕊儿了然,起身,站至萧沫歆身侧,望向冷静妍的眸光中,隐隐约约有着丝敌意。

    那意思明显在说,敢跟我家小姐抢相公,都是坏女人。

    冷静妍好一会,才收回自己流露出的神色,咬了下唇,踱步上前。

    萧沫歆唇畔挂着一抹从容的笑;闲来无聊,有人主动送上门聊天,也不错。

    冷静妍在萧沫歆不远处顿住步伐,面色不是很好:“萧小姐怎会在此?”

    “我家小姐乃是王爷的未婚妻,在静妃娘娘的故居,好像没什么问题吧?”不待萧沫歆开口,蕊儿已先一步道:“倒是你,无缘无故,怎会来静妃娘娘的住所?”

    冷静妍呼吸一滞,她的确是有些名不正、言不顺;但这儿,却是最有可能与他相遇的地方。

    “小时候,静妃娘娘也曾带过我几日,如今她虽已不在,但每每入宫,还是不由自主的行至此处,也算是一种思想吧!”冷静妍幽幽轻启樱唇,言语间,像是充满了对过往的思念与回忆。

    萧沫歆不置可否哼笑一声。

    怕是思念是假,想与某人偶遇倒是真吧。

    但只可惜,你这辈子都没有这个机会了。

    “既然来都来了,冷小姐若是不介意的话,不妨坐下来聊聊!”萧沫歆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她如同女主人般的架势,使冷静妍柳眉微不可见的蹙了下。

    稍稍迟疑一下,在她对面坐下。

    “不知萧小姐是否知道,我与三王爷之间的事?”冷静妍模凌两可开口。

    萧沫歆眼底划过一抹冷笑,这么快就开始耍心机了?

    “不知冷小姐指的是感情方面?还是其它方面?”萧沫歆故作不解询问。

    冷静妍指尖放于桌面之上,平静的注视着萧沫歆:“我与三王爷很小便已相识!”

    “所以呢?”

    “小时候由于姑母的原因,我经常入宫,那个时候静妃娘娘还在,姑母偶尔会将我交由静妃娘娘看着,如此一来二去,我与三王爷越发熟悉;所以,我们之间也算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吧!”冷静妍唇角含笑,仿佛在回忆着过往的美好岁月。

    蕊儿眉头打结,怎么觉得她像是在炫耀?

    “是吗?”萧沫歆支着下巴,面上笑容不变:“不好意思,阿冥没有跟我提起过你!”

    “……”冷静妍:“……三王爷一向不善言辞!”

    “这倒是句大实话!”萧沫歆认同点头点头,下一秒,话锋却蓦然一转:“那日在宝阑斋,看阿冥的反应,我还以为他不认识你呢!”

    冷静妍呼吸一滞,直觉告诉她,她是故意哪壶不开提哪壶。

    “不过也对,阿冥这个人,对与无关紧要之人,一向不怎么爱理睬!”不待她开口,萧沫歆已先一步自言自语道。

    冷静妍面色明显一僵,放于桌面上的指尖,不自觉收紧。

    蕊儿闷笑一声,默默为自家小姐,竖起一根大拇指。

    “冷小姐!我这个人说话一向不懂得拐弯抹角,希望你不要介意呵!”萧沫歆不痛不痒,扯出一抹歉意神色。

    “没什么好介意的!”冷静妍迅速平复好心情:“三王爷在生我的气,自然不会对任何人提及,我们曾经的过往!”

    “听冷小姐这么一说,我反倒是来了兴致!”萧沫歆笑眯眯的瞧着冷静妍:“冷姑娘不介意,和我说说,你们之前的过往吧?”

    “自然不介意!”冷静妍面上划过一抹柔和笑意:“自小由于常常入宫,我与三王爷见面次数不在少数,只是那个时候,没有什么太深入的了解,直至后来发生的一次意外,才让我们的生命有了交集……”

    萧沫歆挑眉:“他救过你的性命?”

    冷静妍眼底划过一抹意外:“萧小姐知道了!”

    “猜的!”

    “……”冷静妍:“……萧小姐猜对了,三王爷的确是救了我一命,也是从那一日起,我们之间的交集越发频繁……”

    听着她细细叨叨回忆着,她自认为‘甜蜜’的过往,萧沫歆打了个哈欠,险些睡着。

    良久……

    冷静妍总算是收了声。

    “既然冷小姐与阿冥之间发生了如此多的事情,当初冷小姐为何不对阿冥以身相许?”萧沫歆明知故问,嗓音中隐约夹杂着丝讽刺意味。

    蕊儿眨了眨眼,下意识以为自己出现幻听了。

    不然,自家小姐怎会让别的女子,对王爷以身相许?

    冷静妍眼睑微垂,面上划过一抹感伤:“你知道的,三王爷克妻之名外,家族之人又怎会让我嫁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