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死不瞑目

    瞧见自家女儿脖颈处的血迹,周姨娘脑海中先是一片空白,紧接着,如同疯了般,不管不顾的叫骂道:“仇天辛!当初与你私奔的那个人是萧沫歆,将你抛弃之人也是她,你没有本事找她报仇,你就来伤害我的女儿,你个孬种,没有本事的窝囊废……”

    仇天辛瞬间被她骂红了眼:“你再敢骂一句,信不信我现在就弄死你的女儿!”

    周姨娘欲出口的叫骂,硬生生的卡在嗓子中,最后化成颗颗无助的泪水。

    “老爷!迪儿不可以有事,迪儿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妾身也没法活了;老爷……”周姨娘哭哭啼啼将眸光转向萧恒,让他想办法,救他们的女儿。

    萧恒眼底划过一抹烦躁,人他自然相救,可问题是,怎么救?

    “老爷……”见他不语,周姨娘一时间哭的更加的伤心绝望。

    萧恒抿了下唇,眸光转向萧沫歆:“歆儿!此事因你而起,你想如何解决?”

    萧沫歆挑了下眉梢,岂会听不出他的言外之意。

    此事因她而起,她理应用自己,去换下萧迪。

    “阿玛!此事虽因歆儿而起,但歆儿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又如何打的过他!”萧沫歆故作一脸无措,曲解他的意思。

    萧恒眉头拧了下,看她的目光中,多了抹深意。

    尉迟冥上前一步,恰好挡住他的目光:“仇天辛!如果你还有一个男人,最起码的骨气,此刻你所要做的不是去威胁一名弱女子,而是该想着,怎么去打败你的对手,赢得你心仪女子的芳心!”

    “三王爷!你这些话也就骗骗那些没脑子的蠢货,你以为我猜不出你的用意,你不就是想骗我放了人质,我告诉你,不可能!”仇天辛下颚微扬,一脸鄙夷道:“三王爷!不知你玩我玩剩下的女人,是什么滋味?”

    他此言一出,以萧恒为首的众人,倒吸一口气。

    他们都清楚,歆儿与他私奔的事实,但是谁都心照不宣的刻意回避此事,就是避免三王爷面上难堪,可如今,他不仅提及此事,还将话语说的如此不堪入耳,怕是……

    萧恒等人目光,不由自主的落至尉迟冥身上,觉得他定然会愤然离去,而不出傍晚,尚书府就会收到他的退婚书。

    然而……

    “歆儿是否是清白之身,你确定自己有说话的权利?”尉迟冥唇角微勾,言语间带着淡淡的讽刺,而深邃如幽潭的双眸中,隐约隐匿着杀意。

    仇天辛瞳孔骤然一缩:“你、你们睡了?”

    尉迟冥笑而不语,但其寓意已不言而喻。

    仇天辛只觉得,身体内的血液,一瞬间全部冲至头,第一次要留在新婚之夜,可如今,你的大婚还不知在哪,你就跟三王爷睡了,你这个当面一套,背地一套,虚伪的女人……”

    仇天辛骂骂咧咧的叫器,但他无意间所透露的信息,却使老夫人一干人等,暗自松了口气。

    当初,他们虽寻回了歆儿,却不敢确定,她是否还是完璧之身,本来还打算,大婚前夕,偷偷找个有经验的嬷嬷,私下里给瞧瞧,如今倒是省了。

    萧沫歆柳眉微蹙,瞧着越骂越往沟里去的仇天辛,还真恨不得找块破布,把他的嘴给堵了,因为实在是太臭。

    同时……

    忍不住再次吐槽,这具身躯前主人的眼光,真不是一般的差,简直是差到极致。

    而被仇天辛束缚在怀中的萧迪,额头溢出一层薄薄冷汗,生怕他激动过了头,一把将她给抹了。

    周姨娘在一旁瞧得心惊胆战,恨不得自己去当人质,把自家的女儿给换下来。

    “老爷!你快想想办法救救迪儿,再这么下去,她会死的;老爷……”周姨娘哭天抢地,指尖紧紧抓着萧恒的衣襟,催促他快点想办法。

    萧恒何尝不想想办法,可此时此刻,他实在是想不出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

    瞧了眼仍旧在继续叫骂的仇天辛,萧沫歆悄悄向尉迟冥身边靠了靠,用只有两人能听闻到的嗓音道:“有办法,把人救出来吗?”

    “她好像很不喜欢你!”尉迟冥陈述事实。

    言外之意,既然她视你为眼中钉,肉中刺,救她作何。

    萧沫歆囧了下,压低嗓音道:“她虽然讨人厌了些,但我还是不想,她因我而亡!”

    世界万物,皆有因果。

    如果她今日因她而亡,那么来日,她就要承受来自于她的果。

    尉迟冥凝视她片刻,颔首:“本王救她!”

    萧沫歆展颜一笑。

    尉迟冥衣袖中的手腕,轻轻一转,一枚小拇指大小的圆珠,赫然出现在掌心。

    “……萧沫歆!你这个虚伪的贱女人,为什么不说话?你为什么不说话?你是不是无话可说?你是不是无言以对?亏得我当初对你那么好,把我所有家产都拿出来送你,可你哪?可你哪……”仇天辛双目暴增,胸口快速的上下起伏着:“……你骗走我的钱财,烧毁我的货物,害的我的妾室对我失望,卷走我最后的银两……萧沫歆!你这个害人不浅的坏女人,我今日一定要杀了你,一定要杀了你……”

    尉迟冥眼睑微眯,观察着他头颅移动频率,片刻,看准机会,抬手的同时,指尖处的圆珠,迅速飞出……

    只闻‘噗’的一声响,圆珠穿透仇天辛的眉心,重重镶嵌与他身后的墙壁之上。

    他的面上仍保留着激动叫骂的神色,唯独眼底的错愕与不敢置信,说明了一瞬间发生在他身上的巨变。

    胸口的起伏,渐渐归于平息,身子不受控制的笔直后仰,最后重重跌与地面。

    “啊!”萧迪下意识抱头尖叫,不知刚刚还将刀子架在她脖颈之人,怎么就一瞬间死去。

    周姨娘自惊变中回过神来,忙三步并作两步上前,将受惊中的萧迪,搂入怀中:“没事了!迪儿!没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