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异样

    “如果本王说,是临时起意,信吗?”

    萧沫歆瞧了他几眼,摇头:“不信!”

    尉迟冥眼底划过一抹笑意:“那你就当,如你所想!”

    萧沫歆撇了下嘴,吐槽:“拐弯抹角很有意思?”

    “没意思!”

    “……”萧沫歆。

    没意思,你还乐此不疲?!

    ——

    半个时辰,转眼即逝。

    萧沫歆刚爬上马车,便察觉到身后的异样。

    “你不是该坐,前面的那辆马车吗?”嘴上虽如此询问,萧沫歆却识趣的给他留了个位置。

    尉迟冥在她身侧坐下:“子轩太无聊!”

    “所以呢?”

    “本王命蕊儿她们,去陪子轩聊天!”尉迟冥脸不红气不喘道。

    萧沫歆眼角狠狠一抽:“信你才怪!”

    尉迟冥不置可否勾了下唇角,没有反驳,伸手,将她圈入怀中:“要不要睡一会?”

    “睡了一上午,不困!”

    “本王困了!”

    萧沫歆抿了下唇,抬手,将他的脑袋按至自己肩头:“睡吧!”

    尉迟冥被她突兀的举动,弄得稍稍愣了下,旋即,失笑:“确定,要让本王自己睡?”

    “嗯!”萧沫歆确定以及肯定点头。

    尉迟冥没再多说什么,缓缓闭上眼睑。

    萧沫歆无聊望着窗外的景致,直至耳畔传来平稳的呼吸声,才回眸望了眼。

    只见熟睡中的他,刀刻般菱角分明的脸庞上,少了几分,平日里面对外人的冷峻,多了几分安详与随和。

    萧沫歆鬼斧神差抬起指尖,一一描过他的眉、眼……

    熟睡中的尉迟冥,像是感受到她的触摸般,眼睑微微动了下。

    萧沫歆吐了下舌尖,急忙收回指尖,免得将他自睡梦中惊醒。

    ——

    傍晚……

    马车在一个小型村落前,顿住步伐。

    “王爷!是继续赶路,还是在这村落里落脚?”赵泉撩起车帘,询问道。

    尉迟冥望了眼外面的天色:“找一农户家落脚!”

    “是!”赵泉应了声,放下帘子,抖动缰绳,向着村落内行去。

    尉迟冥轻轻拍了下怀中熟睡的人儿:“歆儿!醒醒!”

    萧沫歆拧了下眉,缓缓睁开眼睑:“怎么了?”

    “马上下车,用晚膳,先醒醒盹!”

    “哦!”萧沫歆随口应了声,坐起身子,揉了揉有些酸痛的双眼。

    她明明记得,自己在发呆,什么时候睡着了,都不知道。

    片刻……

    马车再次停下。

    赵泉撩开车帘,面上有着丝谨慎:“王爷!这村子好像安静的有些异常!”

    如今,虽已是傍晚,但也不至于,没有任何人走动,或是发出声响才对。

    尉迟冥眼底划过一抹若有所思,起身,行出车厢。

    萧沫歆随后跟了出去,四下扫视一圈,隐隐看到前面,有户人家正冒着烟火:“是不是想多了,村民们可能此时,都在家中准备晚膳!”

    “过去瞧瞧!”尉迟冥沉声命令。

    “是!”赵泉应了声,重新抖动缰绳,向着有着烟火的村民家行去。

    几个呼吸的功夫,马车在村民家门口停下。

    尉迟冥率先跳下马车,回身,将萧沫歆扶下。

    蕊儿等人,也随后下了马车。

    “小姐!我们今晚在此留宿吗?”蕊儿丝毫没有注意到,他人面色中隐约的谨慎,眉眼含笑询问。

    萧沫歆瞧了她一眼,模凌两可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

    蕊儿眨了眨眼:“小姐是怕,他们不肯留我们在此过夜?”

    “……嗯!”

    蕊儿挠了挠头,暗自寻思着,他们应该不会这么不通情理吧?

    萧沫歆收回目光,侧目,望向尉迟冥。

    尉迟冥执起她的指尖,上前行了两步,敲响灰褐色大门。

    “谁啊?”门内,传来一道苍老的嗓音。

    “我们途经此地,不知可否在此借宿一宿?”萧沫歆开口询问。

    “等一下!”苍老的嗓音再次传来,伴随着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大门自里侧打开。

    一张苍老的面容,映入他们的视线内。

    瞧着这样一张容颜,萧沫歆深深的觉得,他们想多了。

    如果,真的是杀手,对方应该也不至于,派这么一个即将老掉牙之人,前来刺杀他们吧?

    这个认识一出,萧沫歆不由暗自松了口气。

    “你们是从哪里来?”老者上下打量他们一番,询问道。

    萧沫歆心思迅速旋转:“荀州!”

    “那个地方,离此挺远!”

    “是啊!我们赶了两天的路,才到达此地!”萧沫歆脸不红气不喘扯谎,如今情况特殊,她自然不可能,实话实说。

    老者向一侧避了避身子:“诸位一路辛苦,若是不嫌弃寒舍清贫,就进来吧!”

    “谢谢!”萧沫歆道了声谢,向着院子内行去。

    蕊儿等人,随后跟上。

    老者顺手关上房门,行回院子内:“老朽刚好准备了一些晚膳,诸位若是不嫌弃,可以一同用膳!”

    “那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萧沫歆爽快应下,侧目,对着蕊儿与赵心莲使个眼色。

    蕊儿与赵心莲了然:“我们帮你!”

    “不用!老朽一个人忙的过来!”老者婉拒,意有所指扫视一眼,不远处的桌椅:“那儿有板凳,你们坐着休息一会,老朽很快就好!”

    话音落,转身行入厨房。

    蕊儿侧目,望向自家主子:“小姐!奴婢们到底要不要过去帮忙啊?”

    “既然人家拒绝了,那就坐下等吃吧!”

    “好来!”蕊儿眉眼一弯,对于自家主子的决定,完全没有意见。

    不多会……

    老者端了六盘菜肴上桌,还配了一瓶酒。

    “乡下的粗茶淡饭,还望诸位不要嫌弃!”老者客套笑道。

    “有鱼、有肉,这样的菜色,可算不上简陋!”萧沫歆眸光,扫过桌上的菜肴,不仅不觉得简陋,相反,还觉得听丰富。

    老者干笑一声:“你们不嫌弃就好!”

    尉迟冥深邃的眸光,落与桌上的六盘菜肴之上,眼底快不可见划过一抹异样光芒:“坐下一起吃吧!”

    “老朽不是很饿,你们先吃!”

    “主人不上桌,我们又怎么好意思,自己独吃!”尉迟冥没有动筷之意,眸光直直的注视着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