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被乌鸦嘴说中

    “不跑了?”

    萧沫歆闻言,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

    他是故意的,一定是故意的!

    尉迟冥眼底含笑,睨视着她充满怒气的小脸:“现在知道,什么叫做自作孽不可活了吧?”

    “尉迟冥!你就知道欺负我,还是以欺负我为乐的那种,你就不觉得脸红吗?”萧沫歆郑重吐槽。

    寻思着,难不成自己脸上写着欠欺负?

    不然,他为毛专欺负自己一个人?

    尉迟冥深邃眸光,一瞬间变得无比幽暗:“别人奢望本王欺负,还没有这个机会!”

    萧沫歆闻言,差点喷出一口老血来。

    这人的自恋程度,已经可以与苍天一较高下。

    “我说,最近牛肉怎么普遍便宜,现在终于找到了原因!”萧沫歆皮笑肉不笑扯了下唇角,言语间尽显讥讽意味。

    尉迟冥挑眉。

    “因为,牛都被你吹死了!”像是怕他听不懂般,萧沫歆又不知死活的补上一句。

    “看来本王在你心目中,本事还真不小!”像是未听出她言语间的讥讽般,尉迟冥唇畔含笑,向前迈了一步。

    萧沫歆下意识后退,免得他待会又突发奇招:“我没时间在这儿与你吵架,先走一步,你自个儿慢慢在这儿呆着吧!”

    话音落,脚底抹油,便欲开溜。

    尉迟冥伸手,一把将她拎了回来:“跑这么快,怕本王把你给吃了?”

    “……”萧沫歆。

    你本来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腹黑老狐狸好不好?

    “街头上的垃圾食品,还是少吃些好,随本王去客栈用晚膳!”尉迟冥不容置疑道;也不管她同意与否,拎着她径直向不远处的客栈行去。

    察觉周边投来的异样目光,萧沫歆脸颊刚消退的红晕,再次浮出。

    “快点松开我!”萧沫歆压低嗓音道。

    “还跑不跑了?”

    萧沫歆急忙摇头,若是被他这么拎着行入客栈,她岂不是真要没脸见人了。

    “说话!”

    “不跑了!”萧沫歆认命开口,觉得自从遇到他后,真是将‘没骨气’这三个字,表现的淋漓尽致。

    尉迟冥满意勾了下唇角:“乖!”

    “……”萧沫歆。

    松开抓着她衣领的指尖,尉迟冥步履不变,继续向着客栈所在方向行去。

    萧沫歆冲着他的背影,挥舞着粉拳,以解心头之气。

    “再挥下去,你的晚膳可以免了!”尉迟冥仿佛脑后勺长眼般,头也不回道。

    “呃~~”萧沫歆神色微微一僵,片刻,讪讪收回僵与半空中的手臂;撇了下嘴,迈步,跟了上去。

    由于已经错过晚膳时间,客栈内的客人并不是很多。

    尉迟冥点了两道菜,不过片刻功夫,便送上桌。

    萧沫歆坐与他的对面,一边插着臭豆腐往嘴里送,一边暗自腹语;臭死你!臭死你……

    尉迟冥淡淡抬起眼睑,撇了她一眼:“你打算,晚膳只吃臭豆腐?嗯?”

    萧沫歆嚼臭豆腐的动作微微一顿,旋即,又插起纸包内最后一块臭豆腐,丢入嘴中,慢慢嚼咽。

    尉迟冥摇了摇头,不再理她,执起筷子,曼斯条理的吃着。

    萧沫歆在他对面,百般无聊的坐了会,最后眸光落与桌上的菜肴,抱着不吃白不吃的态度,执起筷子,厚着脸皮开动……

    ——

    青法堂。

    黑漆漆一片,只有偶尔风吹过的声响。

    萧沫歆窝与黑暗角落,一双格外明亮的目光,在黑夜中敏锐的观察着。

    尉迟冥蹲在她身侧:“本王盯着,你先眯一会!”

    “你又看不到……”

    “本王的确看不到鬼,但本王却可以看到青玄法师!”尉迟冥截断她欲出口的顾虑。

    萧沫歆挠头,她差点将青玄法师这厮给忘记。

    只见黑暗中,被关了两日的青玄法师,此刻,早已没有了当初的意气风发与不可一世,反而像个失意的小老头,全身散发着死气沉沉的气息。

    “安全起见,我还是自己盯着,免得它逃走,届时,又要耽误几日功夫!”萧沫歆谨慎道,懒洋洋的靠与墙壁之上:“尉迟冥!我能与你打个商量吗?”

    “先说来听听!”

    “等你北下处理完事情,放我一马成吗?”萧沫歆眼巴巴盯着他,多么希望他大手一挥,恩准了。

    尉迟冥眼睑微微一眯:“就这么想逃离京城?逃离本王的身边?嗯?”

    “呃~~”这与逃离他身边,有毛关系?

    尉迟冥抬手,勾起她的下颚:“别给本王装哑巴!”

    “我才没装哑巴!”萧沫歆拍开他的指尖:“我只是不想再回尚书府?”

    “不想回,就不回去!”

    “真的?”萧沫歆瞳仁登时一亮,显然没料到,他会如此爽快的应允。

    “回京后,直接住进本王府邸!”在她极度高兴之时,尉迟冥不紧不慢,将未说完话语补足。

    “……”萧沫歆。

    瞧着她僵硬的小脸,尉迟冥扬了下眉梢:“高兴傻了?”

    “咕噜!”萧沫歆重重吞了口唾液,皮笑肉不笑扯了下嘴角:“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

    “那你就不要把它当做笑话!”尉迟冥沉声道,幽暗眸光,在黑夜中静静凝视着她的容颜,有时候,他还真想撬开她的脑袋瞧瞧,她的脑回路到底是什么构造?

    为何任凭他如何表现,她都能视而不见?

    真不知是该说,她眼睛有毛病,还是她太铁石心肠?

    不然,又怎会看不出,他对她的特别之处?

    萧沫歆闻言,没来由打了个寒颤:“尉迟冥!你、你不会是认真的吧?”

    “你说呢?”

    萧沫歆再次吞了口唾液,心思突然有些乱,难道,真的被蕊儿那个乌鸦嘴说中了?

    他喜欢她?

    这个认识一出,萧沫歆整个人都囧了。

    若他真喜欢她,那这喜欢,也忒特殊了点。

    “那个……咱们抓鬼重要!”萧沫歆果断的装傻充愣,心虚的不敢面对事实。

    尉迟冥又盯了她片刻,在她即将维持不住面上的神色时,才慢吞吞收回目光。

    萧沫歆悄悄拍了下胸口,暗暗舒了口气。

    他再继续盯着她,她真怕自己会一个激动,拔腿溜之大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