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你怎么过来了?”萧沫歆蹭然坐起身子,警惕的盯着他。

    尉迟冥在床边顿住步伐:“监督你!”

    “我有什么好监督的?”萧沫歆嘟囔,身子向床里侧退了退,尽量拉开彼此之间的距离。

    尉迟冥居高临下,打量着她下意识举动,削薄唇瓣轻启:“监督你,是否真如同你所言般,没有试图给本王抹黑!”

    萧沫歆眼角狠狠一抽,敢情你是怕我当面一套、背地一套?

    不过话又说回来,我眼光至于这么差,会看上那种渣男吗?

    “你还真是杞人忧天!”萧沫歆小声吐槽一声,旋即,试探询问:“你该不会打算,今天晚上,在这儿监督我一夜吧?”

    “既然你如此提议,本王若不如你所愿,好像都有些对不起你!”尉迟冥似笑非笑,在床侧坐下。

    为毛她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错觉呢?

    萧沫歆窘了下,嗤笑道:“你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能会提议……”

    “本王知道,你是因为害羞,所以才昧着良心说话!”尉迟冥风轻云淡截断她欲出口话语,完全不给她解释的机会。

    萧沫歆无语问苍天,只差没大吼一声;苍天啊!大地啊!您快来一道雷,把尉迟冥这厮给劈了吧!

    “无话可说了?”

    萧沫歆深吸一口气,嘲讽道:“尉迟冥!你偶尔少自以为是点,不会少一块肉!”

    “不好意思,本王的字典里,从来都没有‘自以为是’这四个字!”言外之意,本王所言句句属实,与自以为是没有半毛钱关系。

    萧沫歆呼吸一滞,真想一拳将他那张假正经的俊脸,给打歪。

    叩叩……

    突兀响起的敲门声,打破厢房内剑拔弩张的气氛。

    “我去开门!”嘴上说着,萧沫歆已穿上鞋,向着房门行去。

    本以为是蕊儿,没想到房门打开,却是一抹,此时此刻更不想见到的身影。

    因为,恶心。

    “歆儿!我没有打扰到你休息吧?”仇天辛端着托盘,含笑询问。

    “没有!”萧沫歆嫣然一笑,身子向一侧避了避,给他进入厢房。

    仇天辛眼底闪过一抹亮光,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能进得了她的闺房?

    不得不说,她对他的用情至深。

    带着几许得意,仇天辛迈步,进入厢房。

    然而,在瞧见端坐于桌面的尉迟冥时,面色明显僵了僵。

    “他怎么会在这?”仇天辛嗓音中,染上一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质疑与敌意。

    萧沫歆心头划过一抹冷笑,面上却没什么变化:“义兄过来,与我讨论一下,明日的行程!”

    “你明日就要离开?”仇天辛眉头微微蹙起。

    萧沫歆颔首。

    仇天辛将托盘放与桌面,回身,深情的凝视着她:“歆儿!时隔这么久,你真的舍得就这么离开?”

    “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萧沫歆故意流露出一副,依依不舍的神色:“天辛!此番北下,我奉的乃是阿玛之命,即便对你有再多的不舍,我也必须离开!”

    “歆儿……”仇天辛上前两步,欲执起她的指尖,却被她不动声色避开:“……有你这句话就够了,你放心,待你日后回京之日,就是我去尚书府提亲之日!”

    “好!我等你!”

    尉迟冥黑着脸,瞧着恨不得下一秒,就来个大大拥抱,表达难分难舍之情的二人,冷声道:“还要不要讨论明日的行程了?”

    萧沫歆嘴角一抽,他还真会接话。

    “要!”为避免谎言揭穿,萧沫歆当即扬起一抹,甜的几乎腻死人的笑。

    尉迟冥满意勾了勾手指,示意她过来。

    萧沫歆无声吐了口气,迈步,行至桌边坐下。

    仇天辛见状,踌躇一下道:“歆儿!你们先讨论,等晚些时候,我再过来找你!”

    “歆儿乃未出阁女子,你深宫半夜来此,岂不是坏了她的名声!”不待萧沫歆开口,尉迟冥已先一步冷声道。

    “……”萧沫歆。

    仇天辛眼底划过一抹不悦,忍了又忍,最后硬生生的压住心头的怒气:“义兄说的是,是我欠考虑了!”

    “无论有什么事,都等明日再说!”尉迟冥不容置疑道。

    “是!”仇天辛应了声,眸光转向萧沫歆:“歆儿!我先出去,等明日一早,我们再好好聊聊!”

    “好!”

    “桌上的饭菜,是我特意吩咐厨房,按照你的口味做的,你记得多吃点!”临行前,仇天辛不忘叮嘱。

    萧沫歆眉眼弯弯应下:“好!我一定多吃点!”

    待他离去后,萧沫歆面上虚伪的笑容,瞬间敛去。

    尉迟冥眸光,淡淡扫过托盘中菜肴:“你很喜欢吃这些菜肴?”

    萧沫歆敏锐从他的话语中,听出了一丝危险意味,当即干笑道:“你也知道,人的口味是会变得,也许我以前喜欢吃,可现在,却完全没什么兴趣!”

    “是吗?”

    “是!”萧沫歆当即摆出一副,我所言绝对句句属实的神色;免得他待会,又做出什么出阁之举。

    尉迟冥深邃眸光,在她身上回旋片刻,随手将托盘拉至自己面前:“既然你的口味变了,这些菜肴,就由本王替你解决!”

    “……”萧沫歆。

    那我吃什么?

    “这仇府的菜肴,本王觉得没有一样合你的口味,所以今晚,你就吃些我们路上带来的干粮,暂时充饥!”说话间,尉迟冥执起筷子,夹了块竹笋送至嘴边。

    萧沫歆气结,再好的脾气,此刻也没了,一掌重重拍与桌面:“尉迟冥!你这阴阳怪气,到底是要闹哪一出?还有,我吃着干粮,你吃着大鱼大肉,你咽的下去吗?”

    “有何咽不下去?”尉迟冥风轻云淡反驳,淡淡斜了她一眼,张嘴,将竹笋含入嘴中。

    萧沫歆伸手,一把抢过他手中筷子。

    “虽然这些菜肴,不甚合我的胃口,但是对比与干粮来说,我不介意勉为其难的吃几口!”话音落,执起筷子,夹了些肉送入嘴中,重重的嚼着,仿佛她此刻吃的不是猪肉,而是面前之人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