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尉迟冥胸口因闷气,而微微起伏,抬起指尖,勾起她的下颚:“见到那小白脸,就如此开心?恨不得直接扑上去?嗯?”

    “没有!”

    “可本王觉得,你有!”尉迟冥眼睑微眯,其中隐约闪烁着危险意味。

    瞧着他阴郁神色,萧沫歆倏然咧嘴一笑:“尉迟冥!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尉迟冥面色微微一僵,很快,又恢复自然:“对于一个,试图给本王戴绿帽子之人,难道,还想让本王和颜悦色?嗯?”

    萧沫歆一巴掌,拍开他的指尖:“别把话说的这么难听!”

    “对比与你的表现,本王说的已经够委婉了!”尉迟冥身子前倾,将她抵至车壁之人,不给她任何逃离的机会:“你说,对于你这种,试图再次给本王抹黑之人,本王该如何惩罚的好?”

    萧沫歆警惕的盯着他:“我什么时候,给你抹黑了!”

    “看来,需要本王给你提个醒!”话音落下的同时,削薄唇瓣直接封住她嫣红唇瓣。

    “唔~~”萧沫歆错愕瞪大双眼,直至他侵略到她的地盘,才蓦然回神,下意识想要挣脱他的束缚,却只引来,他更深的吻。

    良久……

    尉迟冥松开,她略显红肿的唇:“想起来了吗?”

    萧沫歆羞怒并兼,瞪着面前的始作俑者。

    “不说,是想本王,再次给你提个醒?嗯?”尉迟冥微微上扬的尾音中,尽显警告意味。

    萧沫歆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头复杂情绪:“对于仇天辛,我没有任何不该有的想法!”

    “那为何要一直顺着他的心意说?”

    萧沫歆翻了个白眼:“他那样一个渣男,如今却过得风生水起,难道你不觉得,该受点教训?”

    “你想教训他?”

    “不是教训他,难不成,你还以为,我想吃回头草?”萧沫歆嗤笑,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瞅着他。

    尉迟冥闻言,心情稍稍舒坦些,收回固定于她身体两侧的手臂:“想教训他,本王只需要一句话!”

    “教训人这种事情,我更喜欢亲力亲为!”她既然答应过她,自然要说到做到。

    即便不整死他,也要让他知道,什么叫做后悔莫及。

    瞧着她眼底阴森森的光芒,尉迟冥心头仅存的一丝不悦,也彻底的烟消云散。

    她恶作剧的手段,他多多少少也知道些;只希望,仇天辛的命够硬,够她多玩些时日。

    而行与后方的仇天辛,突然没来由打了个冷颤,暗自寻思着,难道有人骂他?

    ——

    傍晚。

    一行人抵达仇府。

    虽然没有大户人家的气派,但对于短短数月,撅起的商场新贵来说,这样的住宅,已足够奢华。

    “歆儿!这宅子,你觉得如何?”仇天辛笑问,不待她回答,又自言自语道:“虽然,这宅子比尚书府差了点,但等日后,我赚到更多的银两,一定会给你买个更大的宅子!”

    萧沫歆但笑不语。

    而挡在他们中间的尉迟冥,则一直冷着一张脸。

    仇天辛虽然心生不悦,但看在他乃是萧沫歆义兄的份上,又不好多说什么。

    “老爷!你回来了!”一名年约十八的妙龄女子,自府内奔出;眨眼间,人已钻入了仇天辛的怀中:“老爷!你这次一走便是近十日,妾身好想你!”

    仇天辛将女子自怀中推出,有些许心虚的望着萧沫歆:“歆儿!桃儿虽然是我的妾室,但我也是因为你,才会将她收入府中!”

    因为她?

    她没听错吧?

    萧沫歆上下打量他们一番,实在想不通,他们的结合,与她有半毛钱的关系?

    仇天辛被她瞧得有些无措,硬着头皮道:“歆儿!难道你没发现,桃儿的眼睛很像你?”

    萧沫歆瞧了眼桃儿的眼睛,还真发现,她们的眼睛,有何相似之处?

    她只发现,某些人说谎不打草稿。

    “歆儿!我之所以将桃儿收入府中,便是因为她的这双眼睛,因为每每看到她的眼睛,我便会想起你,想起我们曾经的山盟海誓……”仇天辛深情呢喃,欲上前的步伐,被尉迟冥拦住,只能隔着点距离,继续道:“……歆儿!你放心,无论日后,府中有多少女人,你都会是我的正妻,我此生唯一深爱的女人!”

    “是吗?”萧沫歆真的很想呵呵两声,此时此刻,她突然觉得,尉迟冥这厮与他一比,简直是完美。

    果然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是!”仇天辛忙不颠点头:“我对你的心,日月可见!”

    “你的心,我会好好琢磨,不过……”萧沫歆扯起一抹,畜生无害的笑:“……我现在有些累,不知能否先安排客房,让我们休息?”

    “是我疏忽了,我这就命人安排!”

    “好!”萧沫歆扯了下唇角,淡淡瞥了眼,正在使劲登她的桃儿,不由摇了摇头。

    被男人伤害的女人,为毛只会仇视女人,难道她们就不会自我反省,自己所选的男人,其实才是一切错误的根源?

    被家丁带去休息的路上……

    “你以前的眼光,还真是够可以的?”尉迟冥用只有两人能听闻到的嗓音,淡淡讥讽。

    萧沫歆讪笑:“以前,眼睛瞎!”

    “本王也这么觉得!”

    “……”萧沫歆眉心拧了拧,默默的背下这个黑锅。

    谁让她倒霉,偏偏就上了这么一个,眼光跟瞎了,没什么区别的女人身上呢?

    “萧小姐!这是老爷特意吩咐,小的带你来的厢房!”家丁推开一间厢房们,请萧沫歆进入。

    萧沫歆瞧了眼,里面的摆设,都比较精致,看样子,此处平日里,应该是接待贵宾的住所:“替我谢谢你家老爷!”

    “小的一定带到!”

    萧沫歆扯了下嘴角,待家丁带走其他人,迈步,行入厢房,寻思着,今晚终于可以自己独占一张床了。

    “就这么一处住所,就让你如此开心?”清冷的嗓音,突兀自上空响起。

    正在床上打滚的萧沫歆,身子蓦然一顿,慢三拍t抬眸,望向去而复返的尉迟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