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3章 被鬼魂占据了身躯的傀儡

    萧沫歆眸光,若有似无扫过她的面颊,希望自己的猜测,是错的,如此一来,也免得做了恶人。

    “怎么样?味道是不是很好?”冯子胥笑问。

    柳儿颔首:“的确很好吃!”

    “那你多吃些!”冯子胥听闻她喜欢,忙又夹了几块鱼肉,送入她的碗中。

    柳儿面上浮现一抹娇羞红晕,一时间,使她本苍白的面前,变得格外好看。

    冯子胥眼底,尽是宠溺的笑,侧目,望向萧沫歆:“不知萧兄这做鱼的手艺,是否外传?”

    “子胥兄!是想日后做给令夫人吃?”萧沫歆含笑打趣。

    冯子胥望了眼自家娘子,眼底宠溺意味渐浓:“柳儿身体一直不算太好,平日里喜欢吃的东西也很少,所以……当然,如果萧兄这手艺不能外传,在下也不勉强!”

    “不过就是做菜的手艺,没什么不能外传!”萧沫歆夹了块鱼,送入嘴中,味道一如往常那般美味,只是如今,却多了一味料,一味对于常人来说,没有丝毫伤害的料,但对于鬼魅来说,它却足已让她原形毕露:“待用过午膳后,在下便将这做鱼的法子,详细的写下,也方便你日后,讨自家夫人欢心!”

    冯子胥闻言,忙拱手道:“那在下先在此,谢过萧兄的慷慨!”

    “小事一桩,不足挂齿!”

    瞧着自家小姐有模有样的回礼,蕊儿心头不由升起几分怪异感,觉得自家小姐这前前后后的转变,也太大了点。

    若不是熟悉的气息,熟悉的容颜,她都会误以为,面前之人不是自家小姐,而是个完完全全陌生之人。

    几块鱼肉下腹,柳儿倏然抬手捂住头颅,身子晃了晃,面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变得惨白。

    时刻注意着她的萧沫歆,握着筷子的指尖蓦然一紧。

    “小……少爷!她、她这是怎么了?”随后注意到,柳儿神色不对的蕊儿,有些许慌乱询问。

    萧沫歆未语,只是静静凝视着,面色越发难看的柳儿。

    后知后觉意识到,她们所注意的方向,冯子胥愣了下,迅速回眸。

    “柳儿!你怎么了?”冯子胥面色大变,一把扶住自家摇摇欲坠的娘子,眼底充斥着惊慌与恐惧:“柳儿!柳儿……你这是怎么了?”

    柳儿半靠与冯子胥怀中,不知何时染上一抹猩红的目光,望向萧沫歆:“你、你在这鱼里放了什么?”

    萧沫歆未语,慢慢站起身子,居高临下打量着,满脸痛苦之人。

    冯子胥闻言,先是愣了下,旋即,目光刷的射向萧沫歆,焦急询问:“萧兄!你是不是真在鱼里放了什么?”

    “也没放什么特别的东西,只是一味,对于常人来说无关紧要,但对于某些人来说……”说至此,萧沫歆唇畔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弧度:“……却能使之原形毕露的料而已!”

    柳儿猩红瞳仁骤然一缩,紧接而来的是,一股无法言喻的恐惧:“你、你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如果不想继续痛苦,继续煎熬,就快些离开这具身躯!”萧沫歆樱唇轻启,一字一句吐出的话语,使她心头大骇。

    冯子胥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她们的对话,到底乃是何意?

    “柳儿!萧兄此话乃是何意?”冯子胥收紧,搂着她不断颤抖身躯的手臂,试图以此,让她舒服些。

    柳儿面上,划过一抹显而易见的慌乱,苍白唇瓣张张合合数次,愣是未吐出只字片语。

    “还是由我来说吧!”

    “不要!求你,不要……”萧沫歆话音刚落,柳儿顿时如同被人扼住命脉般,厉声哀求:“……求你,不要说……”

    前一刻,还懵懵懂懂的蕊儿,待瞧见自家小姐面上的凝重之色,顿时如同当头棒喝,猛然意识到什么般,望向柳儿的眸光中,不由多了几分害怕与恐慌。

    “害怕失去现在的一切?”萧沫歆明知故问。

    柳儿呼吸一滞,窝与冯子胥怀中的身子,颤抖的越发厉害。

    “你害怕失去的东西,就是你剥夺别人的身躯,剥夺别人阳气的理由?嗯?”萧沫歆眼睑微眯,微微上扬的尾音中,尽显危险意味:“从你自私自利,占据不属于你的东西的那一刻起,你就应该想到,自己该有的下场!”

    “我只是太爱他……”柳儿侧目,深情的凝视着冯子胥:“……难道,爱一个人有错吗?”

    “爱一个人没错,但只可惜,你不是人……”对于她,萧沫歆谈不上同情,只能说,事事因果轮回:“……在你死去的那一刻,你就应该清楚,随之死去的,还有你爱人的资格!”

    随着她的话音落,冯子胥身子不受控制一僵。

    错愕双眸,慢慢抬起,望向萧沫歆。

    “你、你什么意思?”冯子胥颤抖着嗓音开口。

    柳儿身子剧烈一颤,眼底的慌乱越发明显。

    萧沫歆无视她的慌乱与哀求,平静轻启樱唇:“你怀中所抱之人,准确地说,是一具被鬼魂占据了身躯的傀儡!”

    冯子胥身体内的温度,一瞬间冷却,僵硬的眸光,一点一点落回怀中人儿的身上……

    他觉得,此时此刻的自己,一定是在做梦,梦醒了,还会一切如初。

    “子胥……”柳儿颤抖抬起指尖,轻轻抚摸着他的脸庞,泪水顺着眼角一颗颗滑落。

    冯子胥身子一颤,下一秒,猛然松开怀中人儿。

    柳儿身子晃了晃,险些摔倒与地面,还好最后一刻,及时扶住了桌子。

    冯子胥踉跄起身,眸光紧紧地盯着柳儿:“你、你告诉我,她说的是不是、是不是真的?”

    “子胥……”柳儿眼眶中的泪水,流的更急,想要抓住他的衣襟,却只引来他更一步的后退。

    “你告诉我,她说的是不是真的?”冯子胥衣袖中的指尖,死死的收紧:“你是不是真的、真的不是人?”

    柳儿张了张嘴,想要否决,却又怎么都无法将骗他的话语,说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