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章 长舌妇的下场

    “是!”蕊儿应了声,跟在萧沫歆身后,行出偏殿。

    此刻的御花园内,流动的人员已不在少数。

    她们才刚行出几步,便隐约听闻到,不远处的窃窃私语。

    “我亲眼见到,就是她,自尚书大人的马车内行下……”粉衣女子娇笑,眼底尽是鄙夷之色:“……想必,她就是那个与人私奔,被抓回来的尚书府嫡小姐吧?”

    “不是吧?”蓝衣女子惊讶捂嘴。

    “我也看见了!”红衣女子瞥了眼萧沫歆所在的方向:“她若真是尚书府的嫡小姐,倒有什么脸面,前来参加皇上的寿宴?”

    “她不是很有自知之明的蒙上脸了嘛!”粉衣女子嗤笑,旋即,娇滴滴道:“不过话又说回来,我若是她,纵使是违抗皇命,也不愿意出来,将最后的脸面也给丢了!”

    “人家已经没脸了,不是嘛!”红衣女子笑声渐大,望向萧沫歆所在的位置,也越发的明目张胆。

    “说的也是……”

    听着她们你一言,我一语,蕊儿面色变了又变。

    “小姐……”蕊儿担忧的望着萧沫歆,生怕她会想不开。

    “蕊儿!想看落水狗吗?”

    “啊?”蕊儿愣怔间,萧沫歆已大步向着三名女子行去,蕊儿见状,忙迈步追了上去:“小姐!你千万别乱来!”

    “放心!我有分寸!”萧沫歆给予她一抹安慰的笑,对付长舌妇的办法,有很多种,她不介意,一样一样的试。

    立于桥边的三名女子,第一时间,察觉到萧沫歆行驶的轨迹,神色各异勾起唇角。

    萧沫歆在她们面前顿住步伐,浅笑嫣然:“不知三位小姐,高姓大名?”

    “你不配知道!”粉衣女子高傲扬起下巴,毫不掩饰自己眼底的鄙视之色。

    萧沫歆也不恼,笑容依旧:“还有不足一个月,我便是三王妃,皇上的儿媳妇,你说的不配,是不是也暗指,三王爷与皇上也不配知晓,你的名字?嗯?”

    “你……”

    “如果你真是这个意思,我不介意,寿宴的时候,与皇上说说此事!”见她面色明显顿变,萧沫歆一脸无辜,继续道:“只是不知道,皇上到时候会不会一怒之下,将你的阿玛给革职,顺便再发配边疆?”

    粉衣女子高傲扬起的下巴,慢慢收回,樱唇张张合合数次,却未吐出一言片语。

    “哦!对了!”萧沫歆像是突然响起什么般,一惊一乍道:“你的阿玛一旦被发配边疆,到时候,别说是嫡小姐的身份,你能不能做个有钱人家的妾,都很难说?说不定,被别人卖入烟花之地,也很有可能哦!”

    “你别在这儿危言耸听!”红衣女子厉呵,讥讽笑道:“这么久以来,嫁给三王爷的女子,就没有一个能熬过洞房花烛夜,说的好听,你是要嫁给三王爷为妻,说的难听,你根本就是个送死鬼!”

    萧沫歆闻言,故作伤心垂泪:“你说我也就算了,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三王爷呢?”

    “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京城何人不知,三王爷已克死四名女子,而你,就是第五个!”说至此,红衣女子看她的眼神,不由多出了几分可悲的成份。

    “你这是在控诉,王爷是间接的刽子手?还是在诅咒王爷,断子绝孙?”萧沫歆故意咬重最后四个字的同时,眼角余光快不可见的瞥向她的身后。

    “前者或是后者,有区别吗?”红衣女子随口反问。

    显然在她看来,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三王爷都注定是不详的存在,更注定,此生要孤独终老。

    萧沫歆眸光,慢慢望向她的身后,下一秒,故作惊慌失措,砰然跪与地面,捏着嗓音道:“歆儿不知三王爷在此,还请三王爷赎罪!”

    前一刻还得意洋洋的红衣女子,身体已光速般僵硬。

    而另外两名女子,则迅速回身,待瞧见面色阴冷的尉迟冥,吓得两腿一软,直接跪与地面。

    “叩、叩见三王爷!”颤抖嗓音,自她们唇中溢出。

    她们不知道,他已经来了多久?又听到了多少?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相比于红衣女子,她们等于什么也未说。

    红衣女子慢三拍回神,慌忙跪与地面。

    “叩见、叩见三、三王爷……”红衣女子吓得大气不敢喘,豆大的汗珠,一颗一颗自额头滑落。

    此时此刻,她只觉得脑袋如同浆糊般,无法思考。

    只有一阵阵的害怕与恐惧,在身体的深处,迅速蔓延开来。

    她不敢想象,他若是听到了全部,她该会有什么下场?她的全家又该会有什么下场?

    果然,祸从口出,这句话,一点都不假。

    萧沫歆垂首跪与地面,久久未等到尉迟冥开口,不由狐疑抬眸望了眼,结果,好死不死的与他四目相对。

    “呃~~”萧沫歆小心肝颤了下,迅速别开眼睑,免得被他察觉异样。

    又等了片刻,只闻一阵脚步声,渐渐远去。

    萧沫歆又悄悄抬眸望了眼,发现尉迟冥那厮,竟然一声不响的离开了。

    靠!

    萧沫歆想爆粗。

    平日里,他对她那么小气吧啦,外加斤斤计较,今日怎会如此大方,被人诅咒了,都无动于衷?

    难道说,太阳要打西面出来了?

    “小姐!三王爷走了!”蕊儿小声提醒。

    “知道!”萧沫歆随口应了声,站起身子。

    蕊儿随后起身。

    粉衣女子与蓝衣女子互相对视一眼,慢慢起身。

    而白着一张脸,瘫坐与地面上的红衣女子,一连试了数下,都没有爬起身子,仿佛身体内所有的力气,已在方才耗尽。

    “小玉!你还好吧?”蓝衣女子上前,扶了她一把。

    红衣女子颤巍巍起身,面色惨白如纸:“你说,三王爷会与我秋后算、算账吗?”

    “这……”蓝衣女子迟疑,一时间,无法揣测出尉迟冥的心思。

    “三王爷应该不是一个小气之人,他若是真想算账,刚刚就不会一言不发的离去了!”粉衣女子安慰道。

    “真、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