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庸医

    萧恒等人对她的话置之不理,显然已经将她当成了精神分裂症患者。

    “萧小姐!请伸出右手!”大夫道。

    萧沫歆清楚,如今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慢吞吞撩起衣袖,将手腕递至他的面前。

    大夫指尖搭上她的脉搏,片刻,收回指尖。

    “大夫!我女儿什么情况?”冷兰溪焦急询问。

    “萧小姐除了身子有些虚外,没什么大碍!”

    冷兰溪面上的担忧,并未因为大夫的说辞,而有丝毫减缓:“那她为何会时不时的自言自语?还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

    “应该是惊吓所致,老夫给她开点安神的汤药,让她先喝几日看看情况!”

    “好!”

    一刻钟后……

    萧沫歆恭恭敬敬的将众人送出房门,顺手将房门自里侧拴上,免得再有人前来打扰她休息。

    然而,先前还睡意满满的她,此刻却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最后干脆坐起身子:“话说,除了正门外,如何能溜出府?”

    “你出府作何?”

    “自然是出去散散心!”萧沫歆赏她一枚白痴的眼神,翻身下床:“知不知道?”

    “女子半夜三更出门,若是被人撞见,有损名声!”

    萧沫歆嗤笑:“私奔的事情,你都做得出来,现在才开始担心名声,是不是为时已晚?”

    “……”

    “不说的话,我就自个儿去找!”嘴上说着,萧沫歆已打开窗户,跳了出去。

    “府中最后面院子的墙根处,有个小门!”片刻,幽幽嗓音自她身后传来。

    萧沫歆脚风一转,向着后院行去……

    后院,显然已荒废了有些年头,脚尖踩在干枯的树叶上,时不时发出细碎的声响。

    “喵~~”

    突兀响起的猫叫声,在寂静的夜色中,显得极其刺耳。

    萧沫歆侧目,便见立于墙头上黑乎乎一团,双眼泛着绿油油光芒的小黑。

    “你还知道回来?”萧沫歆勾了下唇角,一脸嫌弃道:“我还以为,你跟哪只母猫私奔了呢!”

    “喵~~”小黑低叫一声,跳入她的怀中,讨好意味十足蹭了蹭她的手臂。

    萧沫歆弹了下它的小脑袋:“下次再敢一走两日,小心我把你给阉了!”

    “喵~~”小黑抗议叫了声,它才不要做太监猫。

    萧沫歆嘴上虽如此说,但哪舍得真的动它一丝一毫,说来也奇怪,她们一同遇上雪崩,异世醒来,她已换了副身躯,而它竟然还是原来的身体。

    前世,它是她唯一的家人,而这一世,它依旧是她唯一的家人。

    “别以为你抗议,我就会心软,下次再跟人家母猫去约会,记得要矜持点,别动不动就在人家过夜!”萧沫歆教育它几句,见它乖乖不说话,才摸了摸它的脑袋:“走!带你去吃好吃的!”

    “喵~~”

    在她的指引下,萧沫歆很快找到传说中小门的准确位置。

    扒开杂草堆,待瞧见刚好能钻下一人的洞穴,萧沫歆笑了。

    “你说话,还真不是一般的婉转,这也能称得上‘门’?我看狗洞倒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