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霍少抗拒的挣扎着。

    因为那件事,他已经够丢脸了,如今,说什么也不能在整件事情的始作俑者面前,低头道歉。

    “董事长!强扭的瓜不甜,还是算了吧!”白斩彦漫不经心道,起身:“关于解约之事,我心意已决!”

    “斩彦!真的没有回旋余地了?”霍董事长放开自家不上道的儿子。

    若是此番,斩彦真的走了,他儿子日后在公司,怕再难站稳脚跟!

    白斩彦颔首:“虽然不能继续成为星皇娱乐的一员,但日后若是有合适的机会,我们可以另行合作!”

    霍董事长闻言,心头稍稍舒服一些:“既然你已将话说死,我也不好继续强人所难!”

    张经理等人闻言,顿时一惊。

    显然没料到,他会如此轻易放人。

    “谢谢董事长!”白斩彦道谢,旋即,话锋蓦然一转:“我希望解约一事,越快越好!”

    “行!”

    ——

    两个小时后……

    白斩彦回到住所。

    “你先去处理剩下的事情,不用在这儿呆着!”白斩彦吩咐。

    赵哥颔首,欲言又止的张了张嘴。

    “有什么话就说!”白斩彦示意。

    “以霍少的为人,解约后,你还是不要与星皇娱乐,再有深入的合作比较好,免得他在背后下黑手!”赵哥道出自己心头的顾虑。

    白斩彦眼底划过一抹冷意:“不过是客套话罢了,你以为,我真的还会再与星皇娱乐合作?”

    听闻他的反问,赵哥松了口气:“你能想通就行!”

    他还真怕,他会太顾念旧情。

    “放心!我心里有数!”白斩彦拍了拍他的肩膀:“去吧!”

    赵哥与他点头示意下,转身离去。

    白斩彦行入客厅,意外的没有看到那抹熟悉身影。

    “先生!你可是在找荌荌?”李婶含笑询问。

    “嗯!”

    “荌荌用过早饭后,就跑去后花园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李婶道。

    白斩彦了然,没有片刻耽搁,转身,向着后花园行去。

    刚迈入花园入口,便看到一抹熟悉身影,正在花丛中忙碌着。

    白斩彦眼底溢出一抹柔和的笑,悄无声息靠近:“在做什么?”

    “摘花!”尉迟荌并不意外他的到来,带着几许邀功意味,将手中的小篮子,递至他的面前:“看!这些都是我摘的,烘干后,可以泡花茶喝!”

    白斩彦失笑:“哪学来的本事?”

    “李伯告诉我的!”尉迟荌如实道。

    白斩彦自然知道李伯是谁,他是专门负责管理这片后花园的园丁。

    “还是别浪费这些花苞,让它们自由开放吧!”

    言外之意,以你的技术,烘干出来的花朵,还真不见得能喝,还是别糟蹋这些花苞了。

    尉迟荌愣了愣,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他此话何意,当即就怒了。

    “小哥哥!你坏!”话音落下的同时,人已向他扑去。

    白斩彦生怕她摔着,忙伸手接住她。

    由于她扑的太过用力,白斩彦身子踉跄后退几步,身子重重摔与地面之上。

    尉迟荌吓了一跳:“小哥哥!你没事吧?”

    “没事!”白斩彦闭了眼,缓解后脑勺的震痛。

    尉迟荌不放心,忙伸手去摸了下他的后脑勺,确定没有疙瘩后,才稍稍松了口气。

    “还好摔在草坪上,不然你脑袋怕是要开花了!”尉迟荌小声嘟囔。

    白斩彦宠溺捏了下她的鼻尖:“你是在担心我呢?还是在幸灾乐祸?”

    “我可以说,两者都有吗?”

    “讨打!”白斩彦敲了下她的脑门。

    尉迟荌俏皮吐了下舌尖,眸光突然落与他近在咫尺的唇瓣之上。

    脑海中不由自主闪过,他在戏中吻她的感觉。

    心跳,突然不受控制的加速。

    “小哥哥!你之前说过的话,还算数吗?”尉迟荌鬼使神差询问。

    “什么话?”白斩彦隐隐约约,察觉到她的异样。

    尉迟荌贝齿轻咬樱唇,停顿几个呼吸,道:“你说,你会对我负责!”

    白斩彦呼吸一瞬间静止,一双沉稳的眸,突然变得格外的幽暗,深邃:“你确定,要让我负责?”

    尉迟荌点头,重重点头。

    如果说,之前的她,还一直处于懵懵懂懂的状态。

    那么……

    出事的那日,夏雪鸾所说的话,无疑在她心头投下一道惊雷。

    致使她最近一直去试图理清,自己真正的心思。

    而如今……

    某个呼之欲出的答案,就这么毫无预兆的出现!

    “好!我对你负责!”白斩彦眉眼间,溢出一抹笑意,一手环住她的纤腰,一手捏住她的下颚:“既然让我负责,那就是一辈子,没有半路下车的机会!”

    “我没打算半路下车!”尉迟荌眸光清亮的回望着他:“无论将来,我们是一直在这个时空生活,还是回到我原本时空,你都是我的夫君,谁也休想把你从我身边抢走,

    “谁也抢不走!”白斩彦低笑一声,环着她的手臂不自觉收紧。

    一直以来,刻意压抑的某些感情,在这一刻彻底得到释放。

    一股从未有过的轻松及满足,在心头回荡。

    倾身,准确无误的吻上她的唇。

    “唔~~”

    尉迟荌因错愕,而一瞬间瞪大双眼,但很快,便迷失在他温柔细腻的吻中。

    ——

    确定关系数日后,尉迟荌仍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总觉得一切,好像是一场梦。

    一场不真实的梦。

    “小哥哥!我们现在是不是在做梦?”尉迟荌脑袋枕在他的腿上,仰望着他菱角分明的脸庞。

    白斩彦哭笑不得,扫视一眼傻乎乎的小人儿:“用不用拧你一把,让你分清现实与梦境?”

    “呃~~”尉迟荌:“~~这个还是算了吧!”

    她可没有自虐倾向,要跟自己过意不去!

    白斩彦伸手,将她扶起坐好,顺手递予她一本书:“看看!”

    “什么东西?”狐疑间,尉迟荌伸手接过,待触及上面的婚纱,整个人为之一愣:“小哥哥……”

    “看看有没有喜欢的!”白斩彦示意。尉迟荌未动,依旧一瞬不瞬的望着他:“你要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