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明明已经用内力,将药逼出了大半,可不知为何,此刻体内的燥热,却开始横冲直撞。

    思来想去,尉迟荌也只想到了一个原因。

    那就是——小哥哥!

    “……”白斩彦。

    这个小家伙,总能语不惊人死不休!

    “小哥哥!你不用在这儿,我一个人可以!”尉迟荌开口下逐客令,生怕自己自制力太差,做出不可挽回之事。

    “你觉得,你现在这个样子,我能放心离开?”白斩彦不为所动,瞧着她越发酡红的小脸,道:“还是送你去医院,让医生瞧瞧!”

    “不要!”尉迟荌想都未想,一口回绝:“太丢脸了,我宁可自己扛着,泡凉水澡!”

    回来的路上,白斩彦也劝了她数次,却始终无法说动。

    所以,对于她此刻的一口回绝,也丝毫不感觉到意外。

    “那就先泡个凉水澡,应该能舒服点!”白斩彦退而求其次的将她按至沙发上:“在这儿等着,我去给你放水!”

    “……哦!”

    目送他的身影消失在浴室,尉迟荌盘腿坐在沙发上,试图用内力,将体内仅剩下的药量,一次性逼出。

    然而……

    刚一闭上双眼,混混沌沌的脑海中,就不由自主浮现出白斩彦的身影,致使她始终无法静下心来,内力也突然变得有些许紊乱。

    尉迟荌豁然睁开双眼,抬手,一把捂住胸口。

    刚刚心思紊乱,不仅没有将体内的药量逼出,反而差一点点内力失控,伤到自己。

    “荌荌!水放好了,进去泡一会!”白斩彦自浴室内行出,对着她唤道。

    尉迟荌硬生生压下心头纷杂思绪,起身,向着他行去。

    “我在外面等着,有什么事叫我!”白斩彦不放心叮嘱。

    尉迟荌颔首,行入浴室,顺手关上浴室门。

    她怕此刻与他相处的太久,会让他察觉出,她此刻的异样。

    半个小时后……

    白斩彦第n次望向,紧闭的浴室门。

    不知这么久过去,她泡好了没?

    身体内的异动,是否有所减轻?

    又等了片刻,见她仍没有出来的迹象,白斩彦有些坐不住的起身,行至浴室前,抬手,轻轻敲响浴室门。

    “荌荌!你好了吗?荌荌……”

    白斩彦连唤数声,回应他的是一室寂静。

    “……荌荌!你听到我说话了吗?荌荌?荌荌……”

    又连唤数声,仍未得到她任何的回应。

    白斩彦心头不由一紧,顾不上男女之别,忙抬手,推开浴室门。

    入目,是某人睡得香甜的画面。

    长长松了口气后,另一种不一样的思绪,又瞬间陇上心头。

    慌忙别开眼。

    “荌荌!醒醒!别在水里睡,会着凉……荌荌……”白斩彦耐着性子,一遍一遍的叫唤着她,可奈何她睡得太熟,任他如何叫唤,都没有给予他一丝一毫的回应。

    白斩彦踌躇了几个呼吸后,取过大毛巾,回身,将她自水内抱出。

    “唔~~”突兀被人挪动,尉迟荌不舒服的嘤咛一声,朦朦胧胧的睁开眼睑,待看清眼前之人,甜甜一笑:“~~小哥哥!”

    白斩彦所有的动作,以至于呼吸,都一瞬间僵住、静止,不敢发出任何声响,像是生怕惊扰到了她般。

    尉迟荌像是没有察觉到,他此刻的紧张与异样,冲着他又是甜甜一笑,旋即,重新阖上眼睑。

    “……”白斩彦。

    确定她是真的睡着后,白斩彦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

    不知是该说,她的心太大?还是该说,她太过信任他?

    重新迈步,小心翼翼将她放至床上。

    熟悉而温暖的床铺,使熟睡中的人儿,唇角微微翘起,开心的像个孩子。

    白斩彦骨骼分明的指尖,爱怜轻轻抚过她的脸颊:“荌荌!对不起……”

    明明说过,要好好的保护你,可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让你受到伤害,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没用?

    不过……

    你放心!

    我会努力的让自己变强,变得有足够的能力来保护你,并给你一切,你想要的东西!

    ——

    尉迟荌一觉醒来,脑袋隐隐约约有些胀痛。

    下意识抬手,拍了拍脑袋。

    昨晚的一幕幕如同电影般,在脑海中一一闪过。

    若说心里没有半点触动,那必然是假的。

    如果有所选择,她也不希望,事情发展成这样?

    可偏偏,他们逼迫的她,别无选择!

    她唯有做的狠一点,日后,才不会有人再胆敢肆无忌惮的欺负她,欺负小哥哥,欺负所有她在乎之人!

    “不舒服?”见她眉头不展,白斩彦开口询问。

    尉迟荌神色一怔,刷的向声音传来方向望去:“小哥哥……”

    “是不是还不舒服?”白斩彦耐着性子,重复道。

    尉迟荌摇头:“没有不舒服!”

    “那怎么眉头不展?”

    “想到昨晚的事,有点不开心!”尉迟荌调整了个姿势,继续眼巴巴的望着他:“小哥哥!你不会是守了我一夜吧?”

    “……嗯!”

    得到他给予的肯定答复,尉迟荌心头顿时腾升起,一股熟悉的甜甜的滋味:“我睡觉很老实,不用看着!”

    “特殊情况,特殊对待!”白斩彦言简意赅道;望了眼她露在被子外面的粉臂,略微不自然别开目光:“今日你先在房间内乖乖的待着,好好的休息一下,我会让酒店内的服务员,给你送早餐过来!”

    “好!”尉迟荌应下:“小哥哥!你一夜未阖眼,先去休息一会,不用担心我,我能照顾好自己!”

    “嗯!”白斩彦起身:“时候还早,再休息一会!”

    “知道!”尉迟荌点了下脑袋后,对他挥了挥手:“你赶紧去睡觉!”

    白斩彦见状,没有继续久留,迈步,行出房间。

    房门关上的瞬间,尉迟荌一把捂住脸,一早醒来时的郁闷,一扫而光,兴奋的在床上连滚数圈。

    为毛觉得,被小哥哥无底线的宠着,那么幸福呢?

    甚至是,想让这份宠爱,一辈子都独属于自己一个人!“我好像变得有点贪心了!”尉迟荌自言自语的吐了下舌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