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员闻言,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这面请!”

    白斩彦望了眼尉迟荌,示意她跟上。ω δwww..

    二人一路尾随服务员,上了三楼。

    服务员推开房门,再次做了个请的手势:“二位里面稍等片刻,你们定的龙虾,很快便为你们送上来!”

    “嗯!”白斩彦淡淡应了声,一手撑与门上,示意尉迟荌先进。

    尉迟荌忙迈步,行了进去。

    白斩彦随后进入。

    “小哥哥!给!”尉迟荌在桌边坐下,顺手将其中一杯推至他的面前。

    白斩彦此番没有再继续推辞,却也未动手开吃。

    尉迟荌狐疑眨了眨眼:“小哥哥!你不吃吗?”

    “等上完虾一块吃!”白斩彦道。

    尉迟荌咬了咬指甲:“你是怕,他们突然进来看到你?”

    “……嗯!”

    尉迟荌闻言,没再继续催他:“那我先吃喽!”

    “好!”白斩彦镜片下的双眸,含着笑意望着她。

    尉迟荌毫未察觉,拿着签子欢快的吃了起来:“……嗯!挺吃的!”

    “好吃你就多吃点!”白斩彦。

    “好!”尉迟荌含糊应了声,手上的动作没有丝毫停顿。

    白斩彦见状,眼底笑意渐浓。

    片刻……

    尉迟荌满满一杯关东煮见底。

    白斩彦直接将自己面前的杯子,推至她的面前:“吃吧!”

    尉迟荌摇头:“这份是留给你的!”

    “没关系,我待会吃龙虾就好!”白斩彦道。

    “赵哥说,你不能吃麻辣小龙虾,不仅会上火,还会脸上冒痘,所以,你待会只能少吃一点,不然他若是知道,一定会生气!”尉迟荌煞有其事道。

    “所以呢?”白斩彦眼底笑意渐深。

    “所以,我不能吃你这份关东煮,不然你待会饿了,就会吃很多很多小龙虾,若是明天早上起床后,上火或是脸上冒痘,影响上妆,赵哥一定会猜出,我们今晚偷溜出来一事!”尉迟荌言之凿凿道。

    白斩彦有些好笑:“你就这么怕他生气?”

    尉迟荌挠了挠头,清秀眉头拧了拧:“其实……也不是怕他生气,而是觉得,你脸上若真的冒痘,影响了妆容,在舞台上就没有那么好看了!”

    “……”白斩彦。

    所以,她的重点是他这张脸?

    见他突然没了声,尉迟荌狐疑眨了眨眼:“小哥哥,你怎么突然不说话了?”

    “没什么!”白斩彦扯了下唇角,转开话题:“你待会也少吃些,不然明天早上有你受的!”

    “我知道!”尉迟荌嘴上虽如此应答,心里却想着,今日一定要吃个够,她已经好久好久没有吃到,麻辣小龙虾了!

    瞧着她那不走心,敷衍的应答,白斩彦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又有些许无可奈何。

    叩叩……

    突兀响起的敲门声,打破包厢内的寂静。

    “请进!”尉迟荌侧目道。

    伴随着她话音落,房门自外面推开。

    一名年轻服务员行入,将麻辣小龙虾放至桌面之上。

    “二位请慢用!”服务员对他们点头示意,眸光扫过白斩彦时,微微一顿,眼底划过几许探究,几许怀疑,与几许不确定。

    尉迟荌见状,立即道:“小哥哥感冒了,包裹的严实点,有什么好看的?”

    服务员闻言,立马回过神来,略显歉意道:“抱歉,我只是觉得,他的气质很像一个人!”

    “你想多了!”尉迟荌想都未想,直言道。

    心里却暗自寻思着,小哥哥都包裹成这样,她竟然还能看出相像来,这到底是什么眼睛?

    火眼金睛吗?

    服务员被说的有几分不好意思,又表达几句歉意,才匆匆退出包厢。

    “小哥哥,她到底是怎么认出你来的?不!确切的说,应该是她是怎么怀疑你的?”尉迟荌满眼好奇,觉得这服务员真是神了。

    白斩彦将盘子向她面前拽了拽:“说明她有狗仔般的眼神!”

    “……”尉迟荌。

    这回答,她给满分!

    “别想一些有的没的了,吃吧!”白斩彦示意,顺势卸下伪装。

    “哦!”应声的同时,尉迟荌小脸向着盘子方向凑了凑,一脸陶醉道:“好香哦!”

    话音落,执起筷子夹起一只龙虾放入面前的小盘子中,带起一次性手套,剥壳。

    将一只完整的虾仁剥出,尉迟荌的小脸上,有着明显得意的笑。

    那神色明显在说,你看,我厉害吧!

    白斩彦哑然失笑,却毫不吝啬给予她肯定:“嗯!你真棒!”

    尉迟荌顿时笑了,将手中虾仁丢至茶杯中,顺势将茶杯推至他的面前:“小哥哥,你尝尝味道如何?”

    白斩彦望了眼水中的虾仁,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你这是?”

    “给你洗洗吃啊!”尉迟荌一本正经道:“洗洗应该就没有那么辣,也应该不会上火了!”

    “……”白斩彦。

    “小哥哥,你快吃尝尝!”尉迟荌催促。

    白斩彦盛情难却,夹起虾仁放入嘴中:“……嗯!味道不错!”

    “我闻着都香!”尉迟荌迫不及待重新夹起一只虾,剥壳,丢入嘴中。

    一瞬间,麻辣感,充斥着味蕾。

    熟悉的感觉,特别的酸爽,也特别的让人怀念。

    “好好吃!”尉迟荌含糊道,忍不住又夹起一只龙虾,剥壳,继续开吃。

    白斩彦将她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

    执起筷子,夹起龙虾,细细剥掉壳,放入盘子中。

    片刻……

    白斩彦将半盘虾仁,推至她的面前:“先是这个!”

    尉迟荌夹龙虾那的动作微微一顿,望了望他,又望了望盘中的虾仁:“你不吃吗?”

    “大盘子中还有很多,更何况,我晚上吃的不少,现在也不算饿!”白斩彦对答如流。

    听闻他如此说,尉迟荌仅纠结了0.01秒,便不客气的收下:“谢谢小哥哥!”

    “吃吧!”白斩彦浅笑示意,让她多吃些。

    “嗯!”尉迟荌:“小哥哥,这家的龙虾好好吃哦,还有进来的时候,我看他们家的生意,好像也很火爆!”“这家的小龙虾,是当地最有名的小龙虾;一般情况下,提前预订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