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不是你通风报信,坏了本世子的计划,本世子又怎会命人,直接去三王府截人,以至于将事情闹到无法收拾的地步!”

    这一刻,尉迟锐恨不得将她挫骨扬灰。. .“没有你的先行践踏,又何来我的报复?”柳纤柔轻飘飘反驳,心里很清楚,他绝对不会容许,她见到明天的太阳,所以,有些话,她是该一吐为快了:“尉迟锐!我一直都很想问,你看着自己的女人,被别

    的男人肆意的玩弄,你是不是特别有成就感?特别光荣啊?”

    尉迟锐脸庞,黑的彻底。

    “尉迟锐!你就不怕将来,所有人都在背后戳你的脊梁骨,说你是靠女人起家,让你食不知味,夜不能寐……”

    “住口!”尉迟锐厉声呵斥。

    柳纤柔充耳不闻:“还有,你真的觉得,你这么一个只会利用女人,殴打女人的酒囊饭袋,会有机会登上九五之尊之位?别白日做……”

    “住嘴!本世子让你住嘴,没听见吗?”尉迟锐恼羞成怒,指尖蓦然下移,一把狠狠扼住她的咽喉。

    柳纤柔未说完的话语,硬生生的卡在嗓子里,一时间,连呼吸都无法继续。

    “柳纤柔!你真是好大的胆子,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激怒本世子,既然你如此迫不及待的找死,那么,本世子现在就成全你!”话音落,指尖一点一点的收紧。

    柳纤柔的脸颊,渐渐涨红,很快,又由红转青,由青转白。

    清晰的思绪,渐渐变得混沌,一双充满恨意与不甘的目光,也开始翻白。

    床底下的多喜,死死的捂着唇瓣,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响。

    眼睁睁的看着自家主子,由大力的挣扎,开始慢慢减弱,直至……

    彻底的归于平静!

    不知过了多久……

    尉迟锐缓慢自地面上起身,看都未看一眼,死不瞑目的柳纤柔,转身,径直离去。

    直至脚步声彻底远去,多喜才踉跄自床底下爬出。

    人还未到跟前,豆大的泪珠,已先一步如同断了线的珠子般,一颗颗顺着眼角滑落。

    “大、大小姐……大小姐……”多喜嗓音轻颤,跪爬至她的身侧。

    待触及她那双睁得仿若铜铃般的目光,身子狠狠一晃,重重跌坐与地面之上。

    虽然从主子决定报复的那一刻起,她便已经料到了这个结局,可当这个结局真的来临时,她仍是不愿意接受。

    多喜在她身侧,呆呆坐了好一会。

    像是猛然意识到什么般,重新跪好。“大小姐!你放心,奴婢一定会照顾好通儿少爷,绝对不会让他受到任何伤害!”说至此,多喜对着柳纤柔重重叩首:“你死了,奴婢怕世子会对通儿少爷不利,所以,奴婢没有办法亲手安葬你,奴婢现在要

    先行带着通儿少爷离开京城,待将来一切事情平息后,奴婢再带通儿少爷回来,给你上柱香!”

    再次望了眼自家主子死不瞑目的尸首,多喜壮着胆子伸手,阖上她的双眼。

    “大小姐!你安息吧!”搁下此话,多喜强忍着泪水别开脸颊,起身,迅速离开厢房。

    现在,她没有伤心难过的时间,她要在世子对通儿少爷动手之前,先行带着通儿少爷离开府邸,离开京城。

    而能帮她们之人,也只有一个——楠世子!

    半个时辰后……

    “世子!府外有人找你!”守卫行入院子,恭敬回禀。

    尉迟楠抬眸:“什么人?”

    “奴才看,像是柳侧妃身边的丫鬟!”守卫如实道。

    尉迟楠蹙眉:“可有说所为何事?”

    自从当初撕破脸皮,她已经很久没有找过他,甚至是,连他派去保护她之人,她都一并赶了回来,如今,又怎会派身边的丫鬟上门?

    “只说人命关天!”守卫。

    难道,出事了?

    尉迟楠脑海中,划过这几个字眼。

    守卫见自家主子,迟迟没有进一步吩咐,想了想,补充道:“她还说,如果你不出去见她一面,她就直接撞死在四王府前!”

    “胡闹!”尉迟楠面色微沉。

    守卫一时间拿不准他的心思,试探开口:“不然,奴才这就命人把她赶走?”

    尉迟楠拧了拧眉,没有说行,亦没有说不行。

    片刻……

    起身。

    守卫见状,立马知道了他的心思:“她说,她在巷子里等你!”

    “嗯!”尉迟楠淡淡应了声,快步行出院子。

    半刻钟后……

    行入昏暗的巷子中,意外发现,除了多喜之外,还有一抹小小矮矮的身影。

    尉迟楠着实一愣:“怎么回事?”

    通儿怎么会被带出锐世子府?

    多喜没有多言,砰的一声跪与地面之上:“求楠世子看在曾经的情分上,救救通儿少爷吧!”

    “起来说话!”尉迟楠在他们面前,顿住步伐。

    多喜摇头:“楠世子不答应奴婢,奴婢就长跪不起!”

    尉迟楠眸光,落与通儿明显红通通的眼眶之上:“先说说,怎么回事?”

    多喜咬了下唇,道:“大小姐死了!”

    尉迟楠垂落与身体两侧的指尖,蓦然一颤:“你说什么?”

    “大小姐死了!”多喜含泪重复:“被世子杀死的!”

    “……”尉迟楠。“世子当初为了拉拢步大人,将大小姐拱手让人,大小姐自小心高气傲,怎么可能受得了如此屈辱……”多喜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娓娓道来,最后,补充道:“……大小姐通风报信一事,被世子知道后,世子直接要了大小姐的命,奴婢怕通儿少爷继续留在府中,早晚也会成为世子下一个眼中钉,所以,奴婢就悄悄带着通儿少爷离开府邸,前来找你,希望你能看在曾经的情分上,帮帮奴婢,救救通儿少爷……算

    奴婢求你……奴婢求你……”

    尉迟楠心头狠狠的震荡着。

    从未想过有朝一日,她会以如此决绝的姿态,离开这个人世间。

    话又说回来,她怎么那么傻?

    明明有希望活着,却偏偏选择死路一条。

    她死了,通儿怎么办?

    她难道真的放心的下吗?“通儿!过来!”片刻,尉迟楠眸光,落与通儿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