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喜默。

    清楚,她是真的打算同归于尽。

    只是……

    她真的能如愿以偿,拉着那些人,跟她一同下地狱吗?

    ——

    尉迟萧用平生最快的速度,抵达书信上所指的位置。

    然而……

    待他准备袭入院落的瞬间,一把被随后跟来的墨涟璃拉住。

    “世子!防止有诈!”墨涟璃压低嗓音提醒,示意他别冲动。

    尉迟萧漆黑双眸,直直盯着近在咫尺的院落,嗓音中充斥着明显的焦急意味:“本世子顾不了那么多,遥儿和她腹中的孩子都等不起!”

    “属下知道你担心世子妃,但如果你出事了,你觉得世子妃能接受得了吗?”墨涟璃果断使出杀手锏,直戳他的软肋。

    尉迟萧欲甩开他的动作,蓦然一顿。

    是啊!

    即便他此刻再着急,再担心,也不能过于冲动!

    否则……

    一旦他出事,谁来照顾遥儿与他们的孩子?

    墨涟璃见他的情绪渐渐稳定,方才再次开口道:“属下先过去探探情况!”

    “我们一起过去!”尉迟萧沉声道。

    “世子……”

    “本世子心意已决!”尉迟萧截断他欲出口话语,不容置疑道。

    墨涟璃与他对视几个呼吸后,颔首。

    相比于来时的行色匆匆,此刻的他们,则充满了谨慎与小心,在夜色中,一点一点的靠近主屋。

    待确定没有埋伏后,二人脚尖轻点,落与屋顶之上。

    墨涟璃小心翼翼挪开一片瓦片,向着下方望去。

    入目,黑漆漆一片,令人视物不清。

    缓和了一会,才勉强能模糊的看见房中景象。

    只见房中凌乱,还隐隐约约的散发出一股潮湿的霉味,可扫视一圈,却没有发现任何人影。

    “怎么样?”尉迟萧压低嗓音询问。

    墨涟璃收回目光,冲着他摇了摇头:“没有人!”

    尉迟萧蹙眉:“确定?”

    墨涟璃颔首。

    尉迟萧削薄唇瓣慢慢抿成一条之下,下一瞬,脚尖轻点,落与院子内。

    墨涟璃不敢耽搁,立马跟了下去。

    尉迟萧踱步行至门旁,待瞧见没有完全关上,半掩的房门,心头微微一震,迅速伸手,推开房门。

    墨涟璃心头一禀,迅速挡至他的身前,防止有埋伏。

    “人已经被转移了!”尉迟萧拍了下他的肩头,示意他让开。

    墨涟璃不是很确信的望着他:“你的意思是,世子妃的确在这儿,只是我们来晚了一步?”

    “嗯!”尉迟萧目光晦暗:“房门半掩,足可说明对方走的匆忙!”

    “属下这就命人,以此开始寻找!”

    尉迟萧摇头:“先进去看看,有没有留下什么线索!”

    话音落,人已先行迈步行入厢房。

    墨涟璃随后跟上,顺手取出火折,将屋内的油灯点燃。

    一瞬间,黑暗被亮光吞噬。

    尉迟萧四下扫视一圈,目光很快定与木桩之上。

    只见木桩的下方,凌乱的丢着两根长长的绳索。

    墨涟璃眸光,很快与他落与同一处:“世子……”

    尉迟萧未理会他的叫唤,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指尖落与光滑的木桩之上。

    脑海中不自觉浮现出,她被无助捆绑在木桩之上的情景。

    一刹那,除了心疼之外,更多的是懊恼与悔恨。

    如果……

    如果他用人再谨慎一些,她是不是就不会遭受这无妄之灾?

    如果他能时时刻刻的将她放在眼皮子底下,她是不是也不会遭受这一切?

    可……

    世界上没有如果,更没有时光倒流。

    墨涟璃岂会感受不出,他此刻的心情,想要安慰他几句,眸光却无意间触及侧面的刮痕,微微一怔后,迅速将油灯靠近。

    “世子!这儿有字!”嘴上说着,墨涟璃已先一步辨认木桩上的字迹:“……苏……木?”

    “苏木?”尉迟萧轻嚼这两个字眼,细细打量几眼后,眼底划过一抹肃杀意味:“……遥儿应该是还未来得及写完,便被转移,而她要写的名字,不是苏木,很有可能是苏桃!”

    普天之下,除了尉迟锐会不择手段,想要从遥儿下手外,另一个人,必然是苏桃。

    当初没有斩草除根,终究是留下了祸端。

    “她回京了?”墨涟璃很快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如果说,尉迟锐抓世子妃,志在威胁世子,而在世子没有表态之前,世子妃至少是安全的;可若是落到了苏桃的手中,谁也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来?

    毕竟,世子当初给予她的惩罚,是足可毁掉她一声的惩罚。

    而现在,她又是否会将同样的惩罚,诸加与世子妃的身上,谁也不知道?

    如今,他们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尽快确定,世子妃到底是落在谁的手中?

    或者说,两者合作,并达成了某些协议?“命人快马加鞭前往苏家祖祠,查看一下苏桃是否还在?另外,查清楚这个房子的主人是谁?并问清情况!”尉迟萧迅速询问:“右丞相那儿也命人盯紧他的一举一动,适当的时候,直接将之前收集的证据扔

    出,先让他尝点苦头!”

    “属下明白!”

    ——

    昏暗的房间内。

    陆子遥双臂环抱着双膝,坐与冰冷的地面之上。

    从昨夜突然被一群黑衣人转至此处,已经过去了很久。

    但始终没有人出现,包括苏桃在内。

    她不知道,她还要在这昏暗中,度过多久?

    她只希望,尉迟萧能找到她之前被绑的地方,看到她留下的字迹,顺藤摸瓜的赶紧找到他们……

    ‘吱~~’

    突兀响起的开门声,拉回她飘远的思绪,定目望去,刺眼的亮光,使她下意识抬手,遮住双眼。

    “才关了多久,就不适应外面的阳光了?”隐隐噙笑的嗓音,不紧不慢传来。

    熟悉的音调,使陆子遥微微一僵,迅速放下手臂。

    入目,不是尉迟锐还能是谁?

    “苏桃是你派去的?”陆子遥清冷的眸光,落与他的身上。

    也许,她早该想到是他了!当初大婚之日,众目睽睽之下,他都敢命人劫持她,如今为了争夺皇位,他命人抓她,作为筹码威胁尉迟萧,完全符合他的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