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找死?”

    神秘青年勃然而起,手中长刀如电,刷地一声刺破空气,又在空中转换轨迹,一气呵成,速度快到极致。 ..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强壮男子狂笑一声,大手朝前一抓,掌心元气澎湃,结成光幕,强大的力量直接让神秘青年连退数步。

    他冷冷道:“我不是找死,我只是想要告诉你们,练武就是练武,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什么都是浮云。”

    他朝辜雀看去,不屑道:“一个行将就木的说书老头,靠嘴皮子骗点钱养老,你们还真就信了他胡诌了?”

    神秘青年沉声道:“是不是胡诌我心里有数,还轮不到你来插手。”

    强壮男子道:“不错,你要做什么我不管!但我董武必须要维护武者的尊严,不能让这糟老头子在这儿胡言乱语,纸上谈兵。”

    他说着话,竟然直接朝辜雀走来,寒声道:“你是老人,也不会武功,我不对你出手,但你今日不承认你胡诌,也休想走出这个客栈!”

    于是所有人都朝辜雀看了过来,白衣女子面带笑意,神秘青年眉头紧皱,唯有宁不悔盘坐在地,双眼紧闭,动也不动。

    无数人看来,其中自然不乏恶意目光,这样一股压力,却并未让辜雀有所慌张。

    他只是轻轻一叹,浑浊的目光之中隐隐闪着金芒,缓缓道:“故圣地会武之必要,不在于论输赢得失,而在于需要这样一个东西去维持众人心中的信仰。他们会为了这个信仰,跋山涉水,领略河山,其目的是开拓人的格局和眼光,让人心胸开阔,以至于包容万物。”

    他看向众人,慨然道:“眼光和格局,决定了一个人的上限。如眼前这位壮汉,元气浑厚,招式成熟,大开大合之间,极具压迫力。”

    说到这里他微微一顿,随即道:“但力有上限,招有尽时,当二者到达极致,他便无法找到自己要走的路了,因为他不明白什么是道。他已然是初窥轮回,但却依旧只论武,不论道,目光所及,便是世界大小,若不能打破桎梏,此生终究无法超越轮回。”

    听到此话,众人顿时倒吸了一口气,而董武则是气得一声大吼,厉声道:“老匹夫!你恐怕是在找死!今日我......”

    辜雀挥了挥手,打断了他的话,忽然朝神秘青年看去,微笑道:“他初窥轮回,你生死巅峰,你是否能与之一战?”

    神秘青年沉声道:“与之交锋,我绝不会败。”

    辜雀道:“你能败他吗?”

    神秘青年摇头道:“只分胜负,我没有把握,若论生死,我必杀他于刀下!”

    “好大的口气!”

    董武大声道:“你莫非以为你能跨境杀我?天下还没有这样一个人!”

    辜雀却是没有管他,只是对着神秘青年笑道:“既然各自不服,不妨一战如何?”

    董武眯眼道:“若我胜,我要你这老头跪下磕头,说自己是胡言!”

    辜雀道:“若是你输?”

    董武道:“我任你处置!”

    辜雀看向神秘青年道:“你可愿意?”

    神秘青年皱眉良久,直接拔刀,沉声道:“无所畏惧。”

    辜雀笑了起来,缓缓道:“你刀法精湛,虽为圆满,难御风雷,但根基牢固,厚积良久,若是真正领悟刀道,未必不可跨境杀敌。”

    说到这里,董武已然一掌朝神秘青年拍来,掌心元气狂暴,并未外放,但那一股掌风已然撕碎了四面桌椅。

    气势浩荡,众人惊退不已,而宁不悔则是猛然站了起来,眼中光芒爆射。

    她看向辜雀,刚要说话,辜雀已然道:“好好看,好好学,机会并不是很多。”

    宁不悔深深看了辜雀一眼,脸色古怪地点了点头。

    神秘青年持刀退后一步,接着又反杀回去,刀如残影光电,刚猛浩然却又变幻无穷。

    但每一刀出,都被董武铁掌挡住,铿锵之声不绝于耳,那锋利的长刀竟然与手掌击撞出火花来。

    只是在这一刻,境界之分顿时显露出来,神秘男子刀法刚柔并济,变幻无穷,但元气不如,终究无法与之匹敌。

    如果不是他身体强大,抗压能力强,恐怕已然败下阵来。

    辜雀有理由相信若是论生死,这孩子可以用惊险杀招制胜,但公平比武,却是被境界压制。

    跨境败敌,本就艰难。

    辜雀轻轻道:“你以软刀行刚猛之招发,是刚柔并济没错,但目光应该看得更加深刻。刚属阳,柔属阴,刚柔并济,即阴阳并行。而对方大开大合,乃是霸绝之道,此时此刻,你便当弃阳从阴,以柔克刚。”

    神秘青年身影一震,右臂忽然柔和起来,速度变慢的同时,手腕急转,以刀为鞭,弃刃而用刀身,在董武手臂之上轻轻一拍。

    一声“啪”响传出,董武忍不住惊呼一声,微退几步一看,只见这一拍竟然把他手臂经脉都重创。

    但他反而冷笑一声,眯眼道:“刚柔并济谁不会吗?”

    他说着话,掌力忽然也变得柔和,一招一式,竟然宛如绸缎匹练。

    力量压制之下,神秘男子再退,而辜雀已然道:“柔属阴,缓而慢,而慢不在于形,而在于势。你的刀,应该承载你的气势,方有破敌碾压之效。”

    神秘青年皱眉,忽然眯眼一刀横斩而出,全身肌肉骤然绷紧,元气喷薄而出,却又绵长浩荡,久久不绝。

    元气如浪,重重席卷,董武一退再退,不禁暴喝一声,大手朝下一斩,将其一切斩破。

    神秘青年一口鲜血顿时喷出,身体差点朝后倒去。

    辜雀一笑,轻轻道:“对方刚柔转换迅速熟练,力量也完胜于你,此时此刻,招不可胜,力不可胜,势不可胜。”

    宁不悔不禁道:“那岂不是败了么?”

    辜雀道:“武之极尽乃是道,道法绵延无穷尽。”

    他看向神秘青年,缓缓道:“招与势,力与境,皆是道之衍生。你不妨抛开皮相,尽窥本质。”

    “我不懂!”

    神秘青年低吼一声,而辜雀却是心头一叹。

    他不懂,能怪谁?还不是因为自己愧对于他。

    他摇了摇头,目光之中忽然闪出寒光,沉声道:“积土成山,风雨兴焉,积水成渊,蛟龙生焉。你修刀足够刻苦,但悟刀尚且不足,我今日便告诉你,刀欲成风雨,心中必先有风雨。”

    “心中有蛟龙,则刀下方可生龙,万事万物,皆是破而后立。万丈之台,基于垒土,千里之行,基于跬步,积善成德,心中方有神明。”

    “你手中的是刀吗?不是!是你的心!”

    “你的心有刀,所以你握着的才是刀,你心是什么,你握着的才是什么!永远不要把它当做一件物品,他只是你表达内心之道的媒介而已!”

    “积善成德,而神明自得,圣心备焉!青山,你的心呢?你的心是什么?你的刀就是什么!”

    一句句话如雷贯耳,轰然炸响在薛青山脑中,像是那闪电划破了寂静的黑夜,像是淋漓的大雨,重刷了人间的尘埃。

    一瞬间,浩然不休,酣畅不绝,令他浑身剧震,眼中光芒爆射。

    他忽然想起幼年之时,父亲为自己讲着祖爷爷的传说,他忽然想起,自己也曾在深夜痛哭,也曾遭遇屈辱。

    祖辈的荣耀被玷污,而自己却无能无力。

    那些在自己客栈之中整日买醉的老头,据说他们都是曾经的强者。

    天地寰宇啊!浩瀚如斯,经年前,自己也听说他们浩然就义,永远化作黄土。

    鲜血染红了苍穹,魂魄何时能归故乡。

    手中的刀,又岂止是自己的意志,那是祖辈的荣耀,是曾经猩浓的鲜血,是自己师尊那当初的一句“好苗子”!

    这些年来,苦练刀法,日夜不息,风雷不断,从未言苦,从未懈怠,只因想要在江湖杀出一条血路,然后自己再傲然告诉世界,自己的师傅,是那曾经陨落的传说!

    可是不够格啊!

    师母说,师尊仇敌万千,遍布世界,当你无法真正保护自己时,你不能说出。

    但心中迫切何人可懂?

    自己的师尊,明明是一个英雄,明明被无数人敬佩,偏偏自己不能说!

    如当年幼时,父亲不让自己提起祖爷爷名字一般!

    他眼中血红一片,长刀铮铮而鸣,积土成山,风雨兴焉,积水成渊,蛟龙生焉积善成德,神明自得。

    那些所谓的风雨蛟龙,神明圣心,在何处?

    就在自己的内心!

    他暴喝而起,眼中已无招式,已无对手,有的只是那心中的夙愿, 那几十年未曾喷薄的热血。

    领悟只在顷刻间,如电光一闪,刀光凌厉,鲜血飞溅,无数的风雨蛟龙在心中浩荡,又在瞬间落下帷幕!

    刀已进入了董武的身体,鲜血染红了它,像是染红了薛青山的内心。

    他拔出刀来,右手一挥,长刀如龙,把那破碎的虾球一刀穿入!

    完美穿过,完美契合。

    屋外风雨骤停,惊雷已逝,他呆住了。

    所有人都呆住了。

    震撼无语言表,薛青山看向辜雀,像是想起了刚才那老者对自己的称呼。

    一时之间,泪流满面,不禁猛然跪下,颤声道:“师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