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萝琳出面后,所有人都停止了。

    如她所说,这是辜雀生平大劫,无法渡过,沦为尘埃,一旦渡过,则桀骜天下。

    只是人为什么要有劫难?平步直上岂非更好?

    因为世界就是如此,目标越大,所遇到的挫折就越大,但凡强者,垂名青史之人,无一不历经坎坷,最后才证得果位。

    神魔大陆何其广阔,这一片世界除了神魔大陆之外,又有五行之海,悬空六岛,震旦界,无量界等等......

    而这些,又只是那广阔的宇宙中的沧海一粟,大千宇宙,何其浩瀚?

    辜雀的路才刚刚开始,他还有很多路要走。

    每一次的劫难和坎坷,每一寸身体的伤口,终究会结疵,会愈合,那里会长出最强壮的肌肉。

    他在下坠,他会落向哪里无人知晓,他将会遇到何种事,无人知晓。

    他的气息已被天姬掩盖,谁也不能算到他的位置,只有一步一步去找。

    但显然,辜雀并不需要人去找。

    “夫君!我会在罪孽森林等你,永远也不要忘了,那是你的领域!那里有你的部下,你的女人,你的忠诚的子民。”

    媚君泣不成声,而轩辕轻灵也在溯雪的怀里痛哭。

    世界茫茫,下一次见面又不知是何时,等待,永久的等待,众人又该何以自处?

    玛姬轻轻叹了口气,面色复杂,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跟着她的,是那数十位天堂的天使。

    玛姬才是他们的主人。

    天主并未多言,只是轻轻一叹。

    卡萝琳看着溯雪三人,缓缓道:“他有他的事要做,你们也应该去做你们的事,要相信他能真正打破内心的枷锁,能真正站起来。那时候,他将无与伦比,而你们又能长期跟在他的身边吗?”

    “一定可以的。”

    溯雪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是的,夫君有他的劫要渡,我们也该有我们的事。我回玉虚宫后,立刻打坐闭关,全心感悟大道,感悟通心道莲。”

    轩辕轻灵也连忙道:“我也要闭关,我要修炼血凰,等小混蛋回来,我要给他一个惊喜。”

    媚君死死咬牙,忽然一叹,摇头道:“我要帮他打理魔域和罪孽森林,实在没有时间修炼,只能等他归来了。”

    她看着脚下辽阔的虚空,喃喃道:“他一定会回来的,在我最需要他的时候。”

    于是走了,媚君和轻灵都走了,溯雪也将要走。

    她收起了昆仑圣山的山魂,极速朝着空间通道而去,在离开的前一刻,她忽然回头朝天姬看去。

    敏感如天姬,自然可以感受到这道目光,但她却没有回头。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没有回头,心中有一种莫名的酸楚感,像是做错了事,像是对不起人。

    她极度厌恶这种感觉,却偏偏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溯雪低声道:“当你有一天忆及往事,你会为你今日所作之事感到歉疚而惭愧,你会后悔,也会痛苦,但那是你应得的。”

    她的语气很平淡,她没有再逗留。

    而天姬听到这句话,眉头却是紧锁起来,纤细的手指,抚摸上了手上的黑白双环。

    黑白双环轻轻颤抖,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像是在呜咽着。

    天姬轻轻道:“我感受到你们似乎也在感伤,为什么?你们也舍不得那个人?”

    黑白双环忽然脱落,飞上虚空,不停撞击着,发出铿锵之声。

    天姬摇头道:“别说了,以前的事我并不想听,我只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到巅峰。而那个人,好吧!我承认他有些奇怪,但以我这些年看他做的事情来说,这一次他也并不一定就爬不起来了。“

    说到这里,她微微一顿,缓缓道:“等他真正站起来了,才有资格和我对话。”

    黑白双环轻鸣,终于又回到了她洁白的手腕,她抬起头来,睥睨四方,而四方都是卑微的灵魂。

    至少在她看来,这些人是孱弱不堪。

    也只有人皇、天道子他们算是强大了。

    她淡淡道:“天主,天道子,人皇,风系法祖,噢......还有两位在远处,但不重要了,他们是在太虚弱。”

    她看了诸人一眼,缓缓道:“你们知道该做什么?”

    人皇点头道:“所以我们来了。”

    远处,天眼虎深深吸了口气,叹道:“走了,顾小子,你好好保重做你的岛主吧!老子还有老婆在无尽森林等着我呢!”

    王顶天咧嘴道:“我也走!”

    顾南风连忙道:“就不能再等等?岁月岛渡过大劫,必然全岛狂欢,至少再待几天?”

    天眼虎咧嘴一笑,道:“狂欢个屁!辜雀小子一副要死的样子,老子看不下去,也没这个心情跟你们欢乐。”

    “不错!”

    一个粗犷的声音忽然插嘴,一个犹如铁塔般的身影降临,目光如炬,冷漠地看着天眼虎,沉声道:“天地七大圣器已然消失,六岛格局剧变,你也好几十岁了,不再是孩子了,该有一个男人的担当了。”

    不知何时,白虎圣君竟然降临了。

    天眼虎摇头一笑,叹声道:“你不必多说了,老子知道,该认真修炼了。”

    白虎圣君道:“你知道就好,从今日开始,我专程指导你,你也该学些本事了。”

    说到这里,他脸上忽然露出忧虑之色,道:“世界很乱,而且将会更乱,接下来将是一个真正的繁华时代,也是一个真正的杀戮时代,一切都将被开启,要活下去,就要强大!”

    “走吧!”

    天眼虎叹了口气,和白虎圣君一起离去。

    而顾南风道:“王顶天,你小子不必走吧?行侠仗义哪里不可以?”

    王顶天嘿嘿笑道:“六岛世界现在基本上以你为尊了,和平得很,老子没心情待。神魔大陆才是老子该去的地方,那里可乱多了。”

    说着话,王顶天也大摇大摆的离开。

    岁月岛已然举岛欢腾,这一次大劫能度过,实在太艰难。

    虽然牺牲了很多英雄,但英雄会被铭记,而生者,需要更加快乐的生活,才对得起英雄的血泪。

    欢腾,喝彩,顾南风成了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岛主之一,建立了卓越的功勋,也必将名垂青史。

    但他不知为何,却始终高兴不起来。

    或许是因为,这欢乐并不属于自己一个人,还有辜雀?

    他竟然觉得有些空虚,这些年和辜雀所经历的事情,真的太深刻了。

    就此落幕,犹如梦幻。

    离火宫的人走了,神女宫的人也在天姬的命令下走了,碧游宫也走了,剩下的也就只有司马永恒、天老、天姬、人皇、天主、卡萝琳、天道子这七个人了。

    天道子缓缓道:“天姬,既然你回来了,这件事还是由你决定吧!毕竟你的实力,我们都信服。”

    卡萝琳道:“事实上也没有别的选择,六岛世界,如何安排?”

    人皇并未说话,而天主则是缓缓道:“至于那边,说实话,我们瞒不住的。”

    天姬冷冷一哼,不禁道:“瞒不住就瞒不住,我天姬就算没有恢复,也不怕他们。”

    天道子道:“幸好是你活了,我们也有了一些胜算,只是......”

    人皇道:“只是战船,已然破碎不堪,很难修复了。”

    “谁说很难修复了?”

    司马永恒忽然插话道:“上古战船,我来修复!”

    听到此话,天道子眼中一亮,不禁道:“老友,你真的有办法?”

    司马永恒大笑道:“我这几万年偷天,也不是白活的,法神之祖的元素之泉,被我搞到手了。这东西会有大作用的。”

    天姬道:“好,战船的修复交给你,你从来都是个聪明人我也放心,那么接下来,该做我们的事了。”

    听到这句话,众人的脸色顿时凝重了起来,而司马永恒则是和天老大步走向中央。

    两人并肩而立,对视一眼之后,忽然双手结印,口中默念法则,同时朝下一按。

    猛然按在虚空之中,虚空顿时激射出一道道神秘的阵法规则,像是引起了某种剧烈反应,整个六岛世界忽然颤抖起来。颤抖的同时,一道道符文衍生在虚空各处,几个呼吸之间,竟然把整个六岛完全充斥。

    天姬等人对视一眼,五大不朽分别朝前后左右下五个方向,打出恐怖的力量。

    这一股力量根本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强大到极致,只见虚空完全崩碎,混沌顿时衍生而出。

    那是一声传遍世界的巨响,神魔大陆无数强者抬头而望,五行之海,无量界,震旦界,都不禁朝天看去。

    天空之中,三座巨大的悬岛顿时显现出来,六岛世界,破开了。

    至此,三大悬岛,已然彻底融入了神魔大陆世界。

    御空飞行,便可入岛。

    世界贯通,这意味着什么无人可知。

    这一日天地剧变,有人听见不朽怒吼,惊破苍穹。

    但这一切都在瞬间落幕。

    一个崭新的时代,彻底开启。

    (《大千劫主》上半部完,多谢基佬们支持,下半部更精彩。另外多说一句,冰洛没gg,辜雀gg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