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你来了。”

    天道子的话,如巨锤一般,重重砸在了众人的心头。

    所有人朝天看去,只见天空之中白光闪烁,那道身影却是被一道道规则包裹,甚至连虚空都扭曲,只能隐隐看到一个模糊的身体轮廓。

    但这足以给人以无与伦比的震撼!

    天主!西方有两个最伟大的神祇,一个是魔法修炼文明的开创者法神之祖,另一个便是西方光明圣教的创始人,西方光明国度的信仰之源——天主。

    一个影响了大陆三分之一版图的文明开创者,一个永远被人铭记的无上存在,此刻,他就站在这片天地之间,俯瞰着在场所有人。

    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这道目光,温和却冰冷,亲切又威严,无法触及,无法想象。

    天主身影就静静站在虚空,沉默了良久,才忽然道:“天道子,一别数万年了。”

    这句话也不知道蕴含了什么魔力,竟然令天道子身影一颤,眼中竟然有了泪光,不停地点头,慨然道:“是啊!一别数万年了。”

    众人听不懂,但辜雀却管不了那么多。

    他此刻,只在意冰洛是否复活!

    他已然等不及,已然问出了声:“天老,冰洛怎么还不醒来?”

    天老摇头道:“别急,魂魄已然相融,现在她三魂七魄皆在,你总归是要给她一点时间的。”

    辜雀闻言唯有点头,心中虽然急,但也知道天老所说没错。

    只是一声啜泣响起,旁边那洁白的骸骨,忽然闪出了晶莹的光芒,一种生命的悸动,已然诞生。

    流川子慌乱不已,连忙跪在骸骨身旁,不禁颤声道:“小丹...小丹......”

    “爹...爹爹...这是哪儿?”

    一股灵魂波动传出,一个生命终于逆天复活,那清澈的孩童声音,纯净的像是要融化众人的心灵。

    听到这个声音,流川子身影剧震,张嘴良久,猛喘粗气,终于忍不住仰天大哭,泪水一行行掉落。

    “呃啊!小丹!我的女儿!你终于醒来了!”

    他身体缩了起来,哭得声音沙哑,大声道:“我的女儿,父亲对不起你,让你孤魂飘零死界五十年,父亲对不起你,你终于回来了。”

    “五十年啊!我流川子这五十年如同行尸走肉,想不到竟然还有父女团聚之日!”

    声音传遍大地,四方众人闻言,也不禁摇头暗叹。

    溯雪、轻灵这种心肠软的女子,更是眼泛泪光,低头掩面。

    而司马永恒则是死死盯着前方轰隆而来的苍穹之胎,喃喃道:“一百六十息,还有一百六十息。”

    流川子终于调整了过来,豁然朝辜雀望去,身影跪得笔直,重重磕下三个响头,大声道:“辜雀,我流川子命途多舛,本以为世界无望,若不是你,我在二十多年前便自行了断了生命。”

    “但你亲自来我妻坟冢,告诉我小丹也许可以复活,我并不相信,但这一丝希望让我坚持了下来。我万万没有想到,奇迹真的可以诞生,我们父女竟然真的可以团聚。”

    “我流川子不会说话,只说一句:以后我这条命就是你的,任何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说完话,他再次磕了三个响头,这才站了起来。

    天老连忙道:“快,她没有肉身,灵魂无所寄托的,你必须要马上帮她凝练肉身。”

    流川子道:“早已准备。”

    他说着话,双眼忽然散发惊世魔光,一颗拇指大小的种子忽然从心口破体而出,顿时落在了骸骨额头之处。

    于是一缕青光闪现,无尽生机薄发,竟然直接把骸骨盖住,一瞬间血肉衍生,经脉显现,一具小孩肉身,竟然已经完成。

    天老不禁沉声道:“好大的手笔,竟然舍弃自身道种,为其凝聚身体。”

    流川子脸色发白,却是掩盖不住笑意,道:“对于小丹来说,区区道种又算得了什么?”

    话音刚落,那个小女孩已然睁开了双眼,明眸善睐,盈盈如水。

    流川子痛哭流涕,顿时将她抱在了怀中。

    辜雀低头,看向冰洛苍白的脸颊,忍不住轻轻抚摸着,喃喃道:“就差你了,冰洛,快醒来吧!”

    而司马永恒此刻已然闭上了眼,喃喃道:“一百息,还有一百息。”

    虚空远处,魔祖不禁惊吼道:“天主,你敢暗算我?你也想要复活!”

    天主缓缓道:“我从未陨落,何谈复活?”

    魔祖怒道:“那你还出来插手?莫非你是站在司马永恒那一方?他愚蠢,你也愚蠢吗?”

    天主淡淡道:“各自立场不同而已,但我并非与他们一致,苍穹之胎归我,你们的状态已然无力参与这场争夺,若不好好打理,恐怕灵魂都保不住。”

    听到这句话,魔祖更是气得火冒三丈,但没有任何办法,天主所说只是实情。

    而天老已然道:“天主,你把他们赶出了战斗,却没想过,你一己之力,如何抵挡两大圣器?相反,我们甚至可以空出一件圣器来抵挡苍穹之胎。”

    天主隐于虚空之中,轻轻一叹,道:“此时此刻,并未完全觉醒的圣器已然无法抵挡苍穹之胎,另外,你们觉得我没有想到这些吗?”

    天老冷笑道:“你当然有想到,谁都不会把你当做傻子,从玛姬的出现开始,就代表着你已然参战了。她按照你的旨意,毁灭了圣山**大战,重创了五行大阵。你之所以没出来,正是因为你要消除你的竞争对手。”

    天主轻轻点头。

    天老道:“只是你又有什么把握,战胜圣器呢?”

    天主平静道:“我并不能战胜圣器,但目光要长远,心要与世界相通,你是阵法天机一道的佼佼者,难道就没算出来什么吗?”

    听到此话,天老的脸色顿时一变。

    未待他说话,天主已然道:“我对阵法并无造诣,但预言这一块,我算是略懂。”

    众人不禁苦笑,创出《大预言术》这种惊世魔法的神祇,说自己略懂预言?

    他淡淡道:“想必我这一次算的没错,圣器,该去它们该去的地方了。”

    话音刚落,人皇之冠忽然一声惊鸣,散发着无与伦比的金芒,圣威盖世,竟然直接打破虚空,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圣器消失了!”

    “竟然自动飞走了!”

    一声声惊呼之中,阴阳日月台散发无尽阴阳二气,也打破世界,飘然而去。

    与此同时,神魔大陆东州赢都,那伫立如山的玲珑时空塔轰然摇动,散发无尽白光,如箭一般,朝那苍穹而去。

    整个赢都,沸腾了。

    而那战船之巅,人皇轻轻一叹,右手伸出,斩君刀顿时激射而出,直直朝天飞去。

    他不禁叹道:“卡萝琳,天地七大圣器已然去了,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卡萝琳摇头道:“情况堪忧啊!”

    而此刻六岛世界,所有人的身体都寒了下来,尤其是岁月岛人。没有了圣器庇护,他们此刻何以抵挡天主和天道子这样的伟大存在?何以抵挡苍穹之怒?还有那恐怖的苍穹悬岛之胎?

    绝境,万无生机的绝境。

    天主轻轻一叹,道:“天地七大圣器走了,世界剧变啊!这一战,也该结束了。”

    他缓缓摇头,朝天看去,只见天空银河悬流,翻滚如汪洋,已然全部积攒,只待倾泻而下了。

    那是一股恐怖的浩荡之威,那必将淹没整个六岛世界,没有任何生命可以幸存。

    而那苍穹之胎,也将在银河的洗礼下,彻底演变成异数。

    辜雀,将永远消散。

    “二十八、二十七、二十六、二十五......”

    司马永恒闭着眼,喃喃出声,一个数一个数的念着。

    天道子已然不禁皱眉道:“老友,你这是?”

    “二十二、二十一、二十......”

    司马永恒豁然睁开双眼,眼中精芒爆射,全身气势猛涨,忽然大吼道:“天主、天道子,你们都是伟大的强者,但伟大的强者也有失算的时候!”

    “什么意思?”

    天主沉声而出。

    司马永恒激动无比,全身都在颤抖,喘着粗气道:“我司马永恒为了今天,准备了数万年之久,怎么可能就没有想到有不朽降临呢?你们说的不错!这件事情,该结束了!”

    他大笑出声,道:“银河悬流真的只有全盛状态的不朽或者完全觉醒的圣器可以抵挡吗?苍穹之胎真的就强大到无可抵挡的程度吗?不是的!”

    他厉声道:“十五息,还有十五个呼吸,苍穹之胎和银河悬流,就会到达这里!它们会同时出现在这里!”

    “而那时,将是见证奇迹的时候!”

    “不知道漫天银河和苍穹之胎,遇到大地脉搏,是一个怎样壮阔的景象呢?”

    听到此话,天道子脸色顿时一变。

    而司马永恒已然运转全身元气,暴喝道:“古亘!白虎圣君!出手!”

    声音通过空间通道,直接传到了神魔大陆最低处,万里大峡谷深处。

    这里已然布满了阵纹,白虎圣君和精灵一族的先知并肩而立,听到司马永恒的话,对视一眼,顿时爆发出全身元气,轰然朝下打去。

    元气激射,大阵开启,亿万道纹激射,漫天符络席卷,那澎湃的天地泉眼顿时发出呼啸之声。

    于是那滔滔不绝的生机,那整个大陆的脉搏,那恐怖的元气,那无与伦比的力量,在瞬间便喷射了出去!

    黄州地州,地动山摇,已然被二十年前那场大战毁灭得破碎不堪的万里大峡谷崩塌不已,天地泉眼的力量,轰然激射朝天。

    这代表着整个大地的力量,整个大陆的脉搏,这是天与地的对抗!

    整个神魔大陆都能看到那恐怖的光柱冲霄而起,冲破重重虚空,直直灌注进了那六岛世界。

    在阵法的控制下,在刻意引导下,在苍穹之胎和漫天银河同时降临,在无数人生死的最后时刻,那恐怖的光柱,轰然打破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