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然没有了耐心,要么滚!要么死!”

    声音传遍大地,无数人骇然变色,不禁连连后退。

    顾南风一步跨出,全身气势惊天,长发乱舞,大声道:“时间滚滚两百年,当初我顾南风为了岁月岛鞠躬尽瘁,立下汗马功劳,才换来这今日之和平。而叶公望,此贼穷兵黩武,任人唯亲,为祸家园,加之心胸狭隘,难成大器。由他带领岁月城,恐怕早晚是覆灭之祸!”

    他稳稳落在城楼之巅,看着大街小巷无数百姓,不禁继续道:“如今阴阳日月台消失,他竟毫不知情,血岛消失,原始岛、太初岛改天换地,虚空岛更是全员皆灭。大劫在即,唯有我顾南风,方可保你们平安生息。”

    话音传遍天地,无数民众面面相觑,已开始窃窃私语。

    “顾岛主当年的确叱咤风云,带着一个个将军把太初岛那群贼子打得落花流水,最终还攻上了岛去,实在痛快至极。”

    “反观叶岛主,这些年他的亲信个个飞黄腾达,却无半点功勋,仗不会打,武功境界也不高,除了对咱老百姓凶一点,其他时候怂得跟卵蛋似的。”

    “嘿!看看顾岛主这些将军,早已年迈,却以少胜多,毫无悬念,谁配做岛主不言而喻。”

    “***!圣器都丢了还没发现?姓叶的算个屁的岛主!”

    一时间,民众议论之声响彻天地,叶公望把这一句句话听在眼里,不禁连忙道:“诸位百姓,切勿听这逆贼胡说!他在位之时,大战不断,多少男儿因此而死?难道这里面就没有你们的亲人吗?而我叶公望在位,又有谁因战而死?”

    他大手指着顾南风,厉声道:“两百多年了,这厮鸟又回来了,结果呢?又开始流血了!若是让他再做岛主,又将要死多少人?”

    声音清晰地传到每一个人耳中,而所有人都沉默了。

    叶公望的确不是个东西,但他说的却句句属实,他在位期间,的确和平安定,众人不必受那战乱之苦。

    顾南风冷冷道:“和平?和平不是从天而降的,那是老子带着兵杀出来的!若是不打,岁月岛百姓恐怕早就成了亡国奴了!你坐享其成,还不思进取,贪官横行,兵痞欺民,纯粹是废柴一个!”

    说到这里,他傲然道:“消失了两百多年又如何?我顾南风任何时候回来,任何时候都是岁月岛的主人!因为老子为这片土地流过血!老子让这片土地变得独立,变得有尊严!你呢?”

    声音震得众人身体猛颤,只见天空忽然响起一声惊雷,乌云滚滚,却被一道白光猛然撕裂。

    那白光带着无与伦比的圣洁气息,顿时激荡在了天地之间,形成一片片祥云。

    “天降异象!”

    百姓惊呼而出,而下一刻,一头高达百丈的白虎从白光之中冲出,在顾南风头顶不断盘旋。

    “祥云出,神兽现,白虎临世,这是帝皇之兆啊!”

    “莫非顾岛主才该是我岁月岛真正的帝皇?”

    “记得上一次顾岛主继位,也是祥云密布,彩霞满天,之后才有了我岁月岛的独立。”

    一个个声音发出,而天地之间,忽然又涌出一道道白光,汇聚成滔滔怒水,浩浩荡荡绵延而下,冲刷在天地之间。

    那气息浩大而*,赫然是那天地之间最纯粹的正气!

    浩然正气!也正是帝皇之相!

    看到这一幕幕,所有民众感其浩瀚,竟然忍不住跪拜下来。

    顾南风知道天眼虎开始发力了,连忙一步跨出,全身气势澎湃,大吼道:“岁月岛万古长存!万代永昌!”

    此话一出,四下民众顿时跟着齐声大吼道:“岁月岛万古长存!万代永昌!”

    顾南风一笑,厉声道:“众民平生!”

    “谢岛主!”

    民众齐声高呼,一个个都站了起来,而叶公望已然是脸色惨白。

    顾南风冷冷道:“叶公望,你民心尽失,除城主之令外别无他物,退位吧!”

    听到这句话,叶公望连退数步,身体摇摇欲坠,看着四周冷漠的民众,终于忍不住绝望一笑,死死咬牙道:“休想!你们休想!”

    他满脸狰狞,豁然朝顾南风看去,厉声道:“顾南风!你以为你胜了吗?我这八大神君还在,我还没败!”

    “八大神君?”

    流川子冷冷一哼,大手一挥,只见天空之上血浪席卷,一道道恐怖的力量澎湃而出,血浪激荡,两大漩涡把八大神君直接卷出。

    一个个人身体刹那间被漩涡绞碎,惨叫之中化作齑粉。

    “血海轮回!”

    他冷漠的声音响彻天地,长发卷动之间,把这些强者的灵魂直接包裹住,沉声道:“顾岛主,现在只要你一声令下,我立刻让他们灰飞烟灭!”

    众人闻言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惊骇于流川子魔威的同时,顾南风连忙道:“不可!这是我岁月岛底蕴,全部陨落,恐老祖震怒。”

    流川子不屑一笑,血发松开,一个个灵魂这才解放开来,纷纷凝聚身体,然后不断后退,脸色苍白,显然已经不敢再战。

    叶公望看着这一切,竟然忍不住痛哭出声,惨然道:“时也命也!好,我退......”

    他话没说完,一个淡漠的声音忽然打断了他的话,传遍天地:“你当然不必退位。”

    话音带着无与伦比的气势,令众人气血翻腾好不难受,一个缥缈的身影忽然出现在了天地的尽头,又在刹那间划过大片虚空,稳稳站在了叶公望身旁。

    此人全身闪着金芒,长袍斗笠,气势如潮如浪,深不可测。

    像是一尊太阳一般,把天地照亮,他深邃的目光看向众人,冷冷道:“叶岛主,你是我永恒圣山的合作伙伴,怎么能就此退位呢?有什么困难,直接开口便是。对于盟友,我们当然不会吝啬帮助。”

    话音传遍四方,辜雀等人瞳孔紧缩,而司马冲和孔儒则是连忙抱拳道:“见过太上长老!”

    这人大袖一抖,却是哼了一声,看向孔儒道:“你什么时候才能不意气用事?”

    孔儒摇头一笑,无奈道:“弟子只是不想错过这个绝佳的机会。”

    这人沉声道:“结果呢?”

    孔儒摇头叹道:“我败了。”

    “什么?你败了!”

    这人变色道:“你初窥神君,他不过神阶巅峰,你竟被跨境击败?”

    孔儒道:“到了我们这种层次,拼的本就不是境界了。”

    这人瞳孔一缩,豁然转头,双眸直直朝辜雀看来,眼中杀意毕露。

    而辜雀的脸上没有表情,只是淡淡道:“报上名来吧!”

    这人眯眼,沉默了片刻才缓缓道:“也罢!我给你罪孽至尊这个面子!老夫司马辽,八百年前便是永恒圣山的太上长老,你等黄口小儿未曾听过老夫名号倒也正常。”

    听到这里,辜雀不禁摇头一笑道:“招子都没亮出来,就开始倚老卖老了?”

    司马辽沉声道:“老夫来此,并不是要和你斗嘴的!”

    他说着话,直接朝叶公望看去,冷笑道:“叶岛主,这些反贼你待如何处置?”

    叶公望激动无比,不禁急道:“既是反贼,该当抹杀!”

    司马辽点头,朝辜雀看来,不禁道:“听到了吗?老夫帮叶岛主清理内乱,也不算坏了规矩吧?”

    他说着话,根本不待辜雀回答,竟然直接一掌拍来!

    而这一掌并非拍向辜雀,而是天空之上的流川子!

    此人一眼便看出,流川子才是这一群人之中最大的威胁!

    狂暴的掌力瞬间淹没天地,滔滔不绝的元气把四周隔绝,虚空重重崩碎,流川子已然被锁定了。

    “天人之境!”

    顾南风不禁惊呼出声,而辜雀则是右手一挥,黑白双环顿时傲啸而起,散发无尽规则,但却终究还是来不及了。

    这老东西,堂堂天人之境,竟然如此下作,行那偷袭之事。

    “该出手了!”

    辜雀低吼之声刚出,一道雪白的亮光忽然出现在了天地之间,它刹那间洞穿虚空,带动天地元气滚滚而动,令大片空间崩碎,速度快到极致。

    顷刻之间,已然临近,散发着无与伦比的力量,瞬间把司马辽的掌力击碎。

    非但是击碎,而且是直接化作齑粉!令一切都烟消云散!

    这突如其来的惊变令所有人不禁骇然变色,司马辽更是惊呼出声,瞪眼道:“这是什么!”

    众人连忙朝前一看,只见流川子身前,竟然漂浮着一支洁白的羽毛。

    羽毛一尘不染,仅仅手掌大小,散发着纯粹的圣洁气息,白光隐隐流淌,又是那么不容侵犯。

    就是这样一个小东西,看似脆弱,柔软的东西,却把像是拥有开天辟地的力量,挡住了一切。

    “这?这是?”

    司马辽喃喃出声,不禁豁然变色道:“是谁!是谁在暗中出手?”

    话音落下,一声暴喝忽然自天地的尽头传来:“西方天堂十翼大天使长阿瑞斯,前来取岁月岛岛主叶公望人头!谁敢阻挡?”

    声音惊破四方,大地都为之颤抖,下一刻,一个高达十丈的强大身影,已然稳稳从天而降!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