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智慧告诉我,眼前这个人我没有把握战胜。”

    “但我的武功又告诉我,我必须和这个人一战!”

    话音传遍天地,除了虚空之上流川子和八大神君激战之外,所有人都不禁朝这方看来。

    这句话本身就容易理解,这就是当一个强者遇到同辈另一个强者时,那关于骄傲、关于尊严、关于武道追求,他们必须一战!

    如当年盖幽和轩辕阔必然一战一般,他想要分出胜负,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也就是这个道理。

    这就是强者的宿命!

    辜雀当然也懂他的意思,所以当两个人的目光交汇在空中,顿时便像是闪出了电光,一股无形的压力,朝四周席卷而去。

    四周神阶高手顿时退后,为两人留出空间来。

    这是强者的舞台,他们留下,只会死于余波之中。

    辜雀的脸上没有表情,他知道,这一战无论如何也避免不了。

    只要这个世界上,自己和他都活着,那么便必然会有一战,或早或晚而已。

    大圣子看着辜雀,脸色郑重无比,但这种郑重是面对强者的尊敬,而非是凝重和紧张。

    他的肌肉依旧很放松,眉眼之间依旧是自信,缓缓道:“对于天下大势,我从来很关心。神魔大陆上一个时代,是轩辕阔和盖幽的时代,他们之后,则是你辜雀的时代。”

    辜雀并没有说话,也很有耐心。

    叶公望急得满头大汗,但却也知道此刻劝不了大圣子。

    可是大地之上狂兵冲杀,直往城门,天空之上八大神君,被流川子无情支配,大圣子是扭转乾坤的唯一希望啊!

    否则有这个辜雀在,何以灭顾南风?

    不过......

    想到这里,他忽然眯起眼来,心中冷笑道:“既然此刻有人帮我挡住辜雀,那么顾南风......”

    他身影忽然一震,眼中杀意毕露,大手一挥,直接厉声道:“来啊!给我杀了顾南风!”

    此话一出,十多位神阶高手顿时低吼一声,毫不犹豫,直直朝顾南风杀去。

    此时此刻,辜雀的确无法帮他,妖刀实在不敢出,眼前这个敌人必须全力以赴。

    但顾南风却是大笑出声,不禁道:“神阶?我顾南风两百多年前便比你们其中任何一个人强,两百多年后,神阶还杀得死我吗?”

    他说着话,白色战甲熠熠生辉,一道道恐怖的力量自体内席卷而出,元气竟然化作一根根道纹,结成大网,铺展在天地之间。

    那一张张大网散发着神秘的道则,竟然把虚空隔绝开来,斩出一片片断层。

    辜雀不禁感慨,这些年顾南风果然进步了,他竟然找到了武道和阵道之间的联系,并将其结合了起来。

    他的命运,只有他能掌控,而自己要做的是自己的事。

    如果连这十几个神阶都无法收拾,他也不配夺回这岁月岛了。

    大圣子轻轻一笑,接着道:“最开始,我一直关注着轩辕阔和盖幽两人,但就在二十多年前,玄州苍龙出世,竟然出现了一个寂灭初期的修者,以赤子之心开启赤子封龙阵,引来天地浩荡正气。又以通天阵法,开膛破肚,引来苍穹之怒,让各大帝皇吃了大亏。”

    他笑道:“那时候我便注意到你了,只因我知道,寂灭初期的修者想要对付各大帝皇,靠运气是不行的,这是你的本事。果然,一路走来,你每一次都让人惊艳不已。当六朝联军失败之时,我便视你为生平大敌,如今你终于出现了!”

    辜雀淡淡道:“你那么渴望与我一战?”

    大圣子点头道:“这种身在高处的寂寞,实在让人太痛苦。你之所以还没有明白,不是因为你实力不够,而是因为你还有使命。”

    辜雀沉默不语。

    大圣子一步跨出,全身白袍飞舞,抱拳,沉声道:“永恒圣山大圣子,孔儒。”

    辜雀道:“罪孽至尊,辜雀。”

    两个声音发出,孔儒已然右脚一跺,身影直直飞起,到了那虚空之巅。

    他全身都开始散发着白光,每一道白光都刺破虚空,那高束的长发在舞动,白袍在狂风下发出猎猎之声。

    天空忽然响起一道惊雷,闪电撕裂苍穹,令大地惨白一片。

    暴雨忽至,犹若瓢泼,淋漓而下,寒意更甚。

    辜雀面无表情,一步一步朝虚空之巅走去,每走一步,身上便涌出一道金芒,《人皇经》极速运转,当他正在走到孔儒的面前时,他全身已然被金芒包裹。

    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很郑重,因为眼前这个孔儒,实在让人看不透实力。

    当一金一白,两道身影对峙于虚空之中时,四周的一切都像是消失了。流川子与八大神君的战斗、顾南风与十多位神阶的战斗,全部都消失。

    甚至大地之上的拼杀之声也没了。

    一切都在殒灭,唯有辽阔的大地,漆黑的天空,淋漓的夜雨。

    江湖有夜雨,虚空人独立。

    孔儒缓缓闭眼,轻轻一叹,口中忽然念起了喃喃咒语。

    起初声音很小,很单薄,很孤寂。但随着他身上元气的澎湃,随着白光的愈发璀璨,那声音如开始变大,变得洪亮,变得*肃穆。

    不只是一个声音!

    他的身体之内,忽然冲出一道道白色的身影,每一道都高达百丈,足足有数百道,皆站在他的后面,皆喃喃念起了咒语。

    于是整个天地都像是变成了他的道场,整个天地都被浩大的声音充斥,伴随着夜雨淋漓,犹如百万民众齐吼,犹如三千神魔齐怒,那一股气势早已无法形容。

    白光,无穷无尽的白光。

    声浪,滔滔不绝的声浪。

    虚空像是被完全湮灭,唯有那夜雨酣畅淋漓,哗啦而下。

    无与伦比的气势压来,辜雀一脸平静。

    《人皇经》早已运转到了极致,那白光之中,一道金芒坚不可摧。

    小腹之中,忽然显现出一条栩栩如生的金龙,它并未透体而出,而是直接睁开了血眸,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嘶吼。

    这一声嘶吼,像是打破了浩荡声浪的封锁,把一切的沉寂了下来。

    金龙在辜雀的体内穿梭,冲破一片片血肉,直接一头扎进了他的脊骨。

    于是辜雀身影一震,整个脊骨都开始发光,发出璀璨的金光。

    背脊如龙!而龙头,则直冲而上,与之头颅融合起来。

    衣衫裂开,全身开始长出一片片金色的龙鳞,甚至脸上也开始长出龙鳞,他的目光,已然变成了血色。

    人龙相融!

    而两人,并未说话。

    只因此刻无需说话。

    唯战而已!

    孔儒轻轻打开了自己手中的白扇,那白扇之上,一无所有,但却有像是有重重世界,竟是深邃无比。

    他轻轻扇动着,一道道白色的涟漪开始涌现,如清水般激荡在扇子上面。

    他伸出了右手,右手赫然捏着一支毛笔,一支漆黑古朴的毛笔。

    于是他笑了出来,全身白袍猎猎,手握毛笔,在那白扇之上轻轻一沾。

    仿佛毛笔沾墨一般,点出沥沥白光,在空中猛然一划!

    一划而出,虚空瞬间裂开!

    一股无与伦比的锋芒,在刹那间席卷大地。

    辜雀脸色未变,只是轻轻一叹。

    这一叹而出,全身上下忽然金芒尽敛,显现出本来的体魄。

    只是有灯。

    身体之上,忽然亮起了一盏盏金色的灯,在每一个大穴之处,缓缓亮起,明灭不定。

    大地辽阔,天空漆黑,夜雨淋漓,在这江湖夜雨之中,在辜雀二十年之后,一盏盏金灯亮起,竟然形成一幅绝美的图画。

    江湖夜雨十年灯,金灯之前,是那漆黑古朴的沾墨毛笔。

    墨水雪白,乃是元气构成,自扇中而出。

    孔儒的脸色很平静,他开始在写字了。

    右手轻轻舞动,一撇一捺,一竖一横,两点一戳,一个“杀”字顿时写在了空中。

    于是一股惊天动地的杀意席卷而出,他全身的气势已达巅峰,毛笔一挥,那悬在天空的“杀”字顿时朝辜雀盖压而来。

    恐怖的杀意将虚空绞成碎末,混沌初生,其力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而辜雀身上的灯早已全部亮起。

    整整七百二十个大穴,整整七百二十盏金灯,密密麻麻布满了他的身体,让他几乎如筛一般,看起来狰狞无比。

    于是面对那浩荡杀意,那惊天“杀”字,一盏盏金灯忽然脱体而出,犹如一个个太阳一般,直接朝前撞去。

    一瞬间,大战开始!

    孔儒脸色一沉,眼中杀意毕露,左手轻颤,白光横生,右手毛笔一沾,骤然挥舞,一道道恐怖的白光惊破天地,长达数百丈。

    而那夜雨淋漓之下,一盏盏金灯携带着无与伦比的皇威,把这一笔笔白光,把这惊天动地的“杀”字瞬间撞破。

    轰隆之声不绝于耳,天地各处崩碎开来,两人刚一出手,便是全力以赴。

    “吼!”

    辜雀一声低吼,全身皇者之气席卷,金灯把大地照亮如昼,像是一片星河在空中击撞。

    孔儒妙笔生辉,轻轻一抹,竟然诞生出一片片彩霞,与金灯纠缠在天地之间。

    这是一幅绝美的画面,但却蕴含着无数重可怕的杀机!

    强者的对决,永远不是常人看着那么简单。

    他们,才刚刚开始。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