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人望穿秋水,而良人依旧在走。

    走过了高楼鳞次栉比的城池,走过了万里飞沙寂寥的荒漠,走过了巍峨雄奇壮丽的高山,走过来河流滚滚,走过了林木深深。

    世界尽在他的脚下,他依旧寻找着这片大地上属于自己的位置。

    神州的大整顿他当然知道,事实上这个消息早已传遍了整个大陆,人人都在谈论。

    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是想轻灵了。

    轻灵,也长大了。

    他开始往神都走。

    但路终究是很长,他走得也并不快。

    他沉淀着这些年所有的感悟,也开始领悟起众生来。

    众生是什么?是本源,是一切强者之根本。

    所有的文明都是来自于众生。

    但他依旧不都众生的含义,模糊的概念,并不会让人有任何感悟。

    他并不急。

    他依旧走着。

    只是当他在世的消息传遍大陆,当他的形象传遍大陆,似乎所有乞丐都受到了尊重,没有人敢欺负,生怕此人就是辜雀,那可就倒了大霉了。

    而甚至有狂热的粉丝,竟然自己打扮成乞丐,把额头涂上黑纹,到处去吓人。

    强者已然退出江湖,但江湖仍旧有强者的传说。

    辜雀知道一切,辜雀依旧在走。

    他又开始考虑所谓的道种。

    道种是一个人彻底打破了全身的枷锁,找寻到了自己的道,所凝念的种子和雏形。

    这代表着这个人有希望真正打破天地,成就无上不朽之尊。

    但辜雀又走了八年,也无法真正打破自己的枷锁。..

    当年魔神流川子,是妻女被屠,怒杀同门,蛰伏隐居,打铁铸剑二十年,诵经念咒二十年,风雨无阻,日月不息,这才最终醒悟。

    而轩辕阔打破《人皇经》桎梏,打破人皇的束缚,走出了自己修者的道,这才凝念道种。

    自己的枷锁,辜雀一直很明白。

    那是自己的妻子,冰洛。

    他一日不放下冰洛,就永远有枷锁,只是深埋于心,只是俗事缠身,所以这个枷锁也很难被人发现。

    但是越难被人发现的枷锁,便越可怕,越难打破。

    可是放下冰洛只有两条路,第一,救活她!让她恢复以前的健康。第二,忘了她,彻底忘掉。

    第二种,辜雀已然不可能,也绝不愿意。

    第一种,辜雀一直在做这件事,时空阵法存了**,极阳之物锁了血气,就差召唤魂魄了。

    这么多年没有进度,只是因为随着实力的增长,他也明白了,要使用圣器召唤魂魄是多么的难。

    但是,自己的实力,已然到达了一个难以想象的高度了,也是时候上悬空六岛了。

    顾南风已然恢复了巅峰,这厮是个老油条,对岁月岛和其他三大悬空岛都很了解,或许会有办法。

    实在不行,自己也有义勇,他是原始岛的少主,又有上古蛮神血脉,在原始岛的话语权很大。

    他当然会毫不犹豫地帮自己。

    是的,悬空六岛,是时候了。

    只是溯雪她们,也早该见见了。

    十年了,自己徒步整整十年,从地州北部的大草原,一直走到了这里,足足十多万里的路啊!

    他觉得够了,心也早已静了。

    而这里,是哪儿呢?

    他抬起头来,看向前方。

    前方是一座伟大的城池,高达百丈的城墙两侧绵延无尽,犹如匍匐在大地之上的巨龙,巍峨壮阔,气势磅礴,有鲸吞天下之芒,睥睨八州之威。

    如此雄伟宏大之城墙,也唯有这天下第一大城,神州首都——神都了。

    他轻轻一笑,诸多往事历历在目,背棺少年如今依旧背棺,只是或许......自己已然老了?

    他收起了铜棺。

    他也不知道自己何时背起,但此刻终究是放下了。

    一步一步走向城门,城门之前,八位神军手持长刀,笔直而立,神色严肃,目光凛然,气势汹汹。

    神州的军队,似乎永远都是这么强大。

    但辜雀知道,轩辕轻灵的军队改革非常有成效,整个神族一扫轩辕阔消失之后的颓势,反而蒸蒸日上,再现了当年的风范。

    一个女子,如此年轻,能够有魄力如此大刀阔斧的改革,能够有毅力坚持下来,并获得极大的成功,她无疑是一代明君。

    至少暂时是这样的。

    腹孕血凰,乃是神族天生女帝,必成千古之功业,留万世之青史。

    这是昆仑圣山玉虚宫创派祖师天道子的预言,如今正一步一步实现,女帝已然是了,千古功业,万世青史,这一次的改革,也初现端倪。

    “站住!通关文牒!户籍证明!请立刻出示!”

    一个冷漠的声音打破了辜雀的思考,他朝前看去,只见一个身穿金甲的士兵,正冷冷看着自己,那一股军威,当真令人肃然起敬。

    而当他看到辜雀时,却是不禁皱眉道:“又是一个模仿雀尊的粉丝?你们这些脑残粉能不能省事儿一点?”

    辜雀愣了好久,才缓缓摇头一笑,轻轻朝前走去。

    士兵没有任何犹豫,直接长刀朝前一横,大声道:“户籍证明!通关文牒!若一样都没有,那便请立刻离开!硬闯直接按照刺客论处,当场格杀。”

    辜雀却是点头,目光之中也有赞叹,轻轻道:“轻灵,不错,很有本事。”

    他说着话,不见动作,但身影已然数丈之外。

    “轻灵?”

    士兵喃喃重复了一声,顿时勃然变色,豁然朝前看去,只见那伟岸的背影已然走出十多丈了,而他的手中,一块金色的令牌,正闪闪发光。

    令牌之上,赫然是一只金色的麻雀站在一条金龙之上,栩栩如生,分毫毕现,散发着一股独有的威势。

    “龙雀令牌!”

    士兵顿时瞪大了眼,不禁急道:“这...这不是假冒的?”

    他说着话,忽然觉得身体有些发软......自己竟然在雀尊面前出了刀?我的亲娘!这他妈是地狱走了一遭啊!可以吹一辈子了!

    神都依旧繁华。

    不得不说,在这片大陆上,辜雀对神都的感情是最深的。

    这片大陆上,他没有真正的家乡,神女宫就是他的家乡。但神都,他在这里生活了三个月。

    这三个月,他虽然过得艰辛,但认识了轻灵、溯雪和义勇。

    但毕竟是第一大城,百姓个个锦衣华服,看向辜雀,都不禁下意识躲开了几步。

    现在冒充雀尊的恶心人太多,他们根本不想沾上。

    顺着当年背棺的那条路,直直走向神族天宫,走到宫门之前。

    将士已然迎了过来,手中长刀猎猎,他们的气势显然不是城门士兵可以比拟的。

    他们的眼中有杀意,却又很快消失,然后立刻跪了下去。

    只因他们都看到了辜雀手中的龙雀令牌!

    这个令牌只有两块,一块属于神族统管者,也就是神族女帝轩辕轻灵,而另一块,则是——罪孽至尊!

    所有的将士都看着辜雀,都抱拳跪下,目光之中,尽是尊敬和激动。

    就是这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男人,一己之力,独战天下,不败!

    就是这个男人,引动强者无数,引动苍穹之怒,最终全身而退。

    太多的传奇故事无法赘述,太多的词语无法表达他们的敬佩。

    他们都没有说话,只因辜雀的元气已出。

    他一步一步朝着天宫走去,龙雀令牌在手,人见皆跪。

    元气过处,无人出声。

    辜雀笑了起来。

    或许可以给轻灵一个惊喜也说不定。

    “女帝陛下,外面有人求见。”

    宫女的声音并不敢太大声。

    那龙椅之上,轩辕轻灵放下了手中的奏折,淡淡道:“又是属国使者?当我这里是什么了,想来就来,想见就见?让他滚!”

    宫女摇头,却又不敢说明身份,只是轻轻道:“陛下,这人说他想见你。”

    轩辕轻灵脸色已然沉了下来。

    这些年的沉淀,她已然极有威严,那一双凤眉上挑,不禁眯眼道:“谁?”

    这一个字发出,一股可怕的威压已然自动传出。

    宫女顿时吓得跪了下去,低哭道:“陛下,奴婢不敢说......”

    轩辕轻灵皱眉道:“你是我的婢女,谁还能管你?我倒要看看是谁,在森严的宫规下,也敢如此放肆!”

    她说着话,大步走向前门,一把拉开大门,那纤细的身影,就这么愣住了。

    她瞪大了眼,眼中已然是清水渗出,张了张嘴,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

    眼前,一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乞丐正站在那里,笑着,看着自己。

    从来没有人敢在天宫如此邋遢,也从来没有人敢在她面前如此肆意地看着她。

    她是女帝,这几年,她已然证明了自己的强大。

    但这人,却是轻轻道:“轻灵,你瘦了不少。”

    听到这句话,轩辕轻灵终于反应过来,身体不停颤抖,眼中泪水簌簌而下,双手捂面,泣不成声。

    她已然不再是当年的小丫头,不再是那个古灵精怪的小郡主。

    她颤抖着身体,却学会了克制。

    她并没有扑上去。

    但一双大手,已然一把揽住了她纤细的腰肢,将她重重拉在了怀里。

    “哇!”

    轩辕轻灵终于忍不住痛哭出声,把头埋在辜雀脏乱而宽阔的胸膛上,大哭道:“十年!你真舍得啊!你竟然十年都不回来!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你知不知道我过得有多苦?”

    泪水淹没了她的视线,她现在只想发泄,发泄出这些年所有的压力,所有的疲倦。

    辜雀的眼眶也红了,全身道韵席卷,将两人清洗的干干净净。

    他一把捧起轩辕轻灵的脸,忽然眯眼道:“小丫头,这些年,该大的地方也大了。”

    他说着话,头缓缓朝下看去。

    那是绣着金龙的龙袍,正被两团柔软高高撑起,已然有了媚君的规模。

    轩辕轻灵脸色刷地红了,顿时嘤咛一声,连忙抱紧了辜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