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大强者,即将惊战,四下众人,屏住呼吸。

    狂风在吹,吹起漫天尘埃。

    正气浩荡,如巨浪般席卷而下。

    四周元气充斥,轰隆之声不绝,却又是显得那么安静,那么压抑。

    而当这股压抑之感到极致时,辜雀已然一声大喝,猛然抱起铜棺朝上砸去。

    就在这一瞬间,绝夏右手一震,戮仙之剑一颤,一道长达千丈的恐怖剑芒已骤然刺破虚空,直朝三大神僧横斩而去。

    而与此同时,白虎圣君一声怒吼,身体不断上涨,化作百丈身躯。手中始皇战戟铿鸣不休,煞气冲霄,猛然朝三大神僧砸去。

    两人合力,崩碎重重虚空,无数金莲湮灭,三大神僧同时飞退。

    他们双手合十,口中喃喃念着咒语,只见一道道金芒自他们体内蔓延而出,化作一个个大如山岳的梵文佛字,密密麻麻充斥着整个天空,把两道强绝的杀招顿时挡住。

    两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传遍大地,铿锵之声惊破苍穹,黑色铜棺受到压力,顿时散发无穷黑光,如水波一般席卷而出,把整个天地隔绝起来。

    剑芒纵横,白光盖世,金色莲花不断盛开,五大衰竭之境惊战,令两侧岩壁轰然崩碎。

    正气浩然,不断汇聚在天老的大阵之中,一切的一切都在同时进行。

    震旦界三大天尊、五大护法把这一块块巨石化作齑粉,以免伤及普通修者,而普通修者,早已是脸色苍白无比。

    溯雪依旧盘坐在地,喃喃念着《老君清心咒》,一遍接着一遍,也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

    但韩秋依旧没有好转。

    她的脸色已经冷漠,目中金芒淡淡,头上三花聚顶,甚至体内再次显现出一道道金色的脉络。

    一股可怕的威压,自她的体内已然隐隐散发而出。

    大乘教最伟大的觉者,也就是超越菩萨的存在,到底有多强根本无法揣测,至少,众人是打不过就是了。

    辜雀看着韩秋,不禁喃喃道:“坚持住!天老大阵很快就好了!当天地浩然正气全部吸收完就好了,再坚持坚持啊!”

    他的声音有些颤抖,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很紧张。

    只因他知道,若是韩秋的身体再被转世神魔控制,这很可能就意味着她的灵魂已然被彻底湮灭。

    但此刻没有任何办法啊!具体该怎么救她,该怎么操作,真是一点都不知道,一点都没有头绪。

    或许天老知道,但明显大阵是必须要有的东西,他正忙着,天空也正惊战,自己便成了热锅上的蚂蚁,急不可耐啊!

    媚君走了过来,拉住了辜雀的手,轻轻道:“现在担心也没有用,你别太急。”

    感受着她温暖和纤细的手,辜雀也不禁点了点头,摸了摸媚君的脸,叹声道:“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候,韩秋的命,就看这一战了。”

    媚君道:“她命硬的很,转世神魔第一时间没能彻底湮灭她,便永远也无法湮灭她了。你比我更了解她,你懂的。”

    辜雀蓦然一惊,不禁急忙朝韩秋看去。

    她的五官并不如媚君、溯雪、轻灵那般精致,但别具一格,组合起来有一种独特的魅力。尤其是那一颗红痣,像是画龙点睛一般,让她的脸顿时活了起来。

    就是这张脸啊!曾无数次挡在自己的面前,曾无数次为了自己出生入死。

    辜雀缓缓闭上了眼,双拳紧握,捏得啪啪作响。

    他无数次痛恨自己的力量不够强大,但近年来已极少如此,可是看到韩秋这个样子,他才终于又发现,原来自己真的很弱!

    羸弱不堪!

    面对困境,束手无策,他恨!

    他也终于明悟。

    强大与弱小,终究是相对的!

    只有达到那天地力量的最顶端,当然任何人都无法比拟自己时,那才是真正的强大,才是绝对的强大。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这一句话涌入脑中,他从未如此共鸣过。

    刚刚想到这里,天空忽然响起一声闷哼,只见一个伟岸的身影掉落而下,口中鲜血连连,甚至连身体都已然龟裂。

    一身黄衣早已破碎,长发凌乱不堪,不是那绝夏又是何人?

    所有人的都勃然变色,绝夏乃剑道之神,其强大程度无法捉摸,却想不到也受了如此重伤。

    只是这厮立刻爬了起来,不禁吐出口中血渍,咧嘴笑道:“真他妈够劲!每一个光头都堪比当年的九极梦魇了!”

    说着话,他顿时长啸一声,身影再次朝上而去。

    而就在他离开的下一刻,一个纤细的身影,豁然站了起来,一股澎湃的威压,直接把身旁十丈的人全部掀飞。

    一时之间惨叫不断,辜雀骇然,连忙把溯雪、媚君和轻灵三人拉了起来,不禁朝中央看去。

    只见韩秋脸色已然是森冷至极,瞳孔透出三尺金芒,头上三花齐开,正冷漠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她、她醒了?”

    “转世神魔觉醒了!”

    “快逃!不!快杀了她!她现在一定还不够强!”

    一声声惊呼响起,无数人尽皆退后,太清子天尊双眼微眯,眼中寒光一闪而过。

    溯雪轻轻道:“天空九大神宝,有我等五件,谁敢出手,我等立刻撤出神宝,大不了玉石俱焚。”

    众人脸色齐变,而韩秋身上的气势也愈发恐怖。

    她身体仿若透明,全身血脉尽皆染金,金色的脉络密密麻麻,似乎随时要冲将而出。

    在绝夏和白虎圣君苦战之时,谁又能遏制住她呢?

    辜雀深深吸了口气,忽然大步走了出去,稳稳站在了韩秋的身前。

    轩辕轻灵轻呼出声,刚要说话,却被溯雪制止。

    大地无声,白光与金芒交相辉映,所有人都没有说话,都看着辜雀的身影。

    辜雀就站在韩秋身前,仅仅一丈之处。

    他看着眼前这一张脸,轻轻道:“万里如何?一域如何?一州如何?若你闻道,成就不朽,天地又如何?”

    “你的心有多大,你的路便有多长。”

    “你不是要回家吗?你的眼睛若是穿透了天地,看到了大千宇宙,你的路才可能走到大千宇宙去。”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反正对于我来说,天地何小?我心何大?”

    辜雀一字一句把这些话说完,目光深邃无比,看着韩秋,喃喃道:“你记得你说过的这些话吗?何等气魄!何等格局啊!这哪里是狗屁苍穹帮你的忙?”

    说到最后,辜雀已然是大吼出声,直接指着苍穹,厉声道:“受苍穹眷顾又如何?它可以改变你的气运,可以改变你的资质,但它绝无可能开阔你的格局!你能说出这些话,能有如此格局,能藐视天地,怎么可能是受苍穹眷顾?”

    “韩秋!你糊涂!受苍穹眷顾如何?你还得起!知道吗?”

    辜雀大吼出声,一步跨出,直接站在了她的身前,一把将她拥入怀中,低声道:“你还不起,我辜雀替你还。”

    温香入怀,柔软如当初,辜雀只觉心中颤抖。

    所有人都惊呼出声,但辜雀绝不防备,只是死死抱着她,摸着她纤细娇弱的背。

    谁又知道,这纤细的背承受了多少东西呢?

    韩秋的身体并没有反抗,眼中的金芒也淡了下来,忽然口中连连吐出鲜血,瞬间染红了辜雀的胸口。

    辜雀心如刀绞,她当然知道韩秋此刻比自己难一千倍、一万倍,她承受的压力,她正与一个难以想象的存在在灵魂厮杀!

    自己该怎么帮她呢?

    刚想到这里,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已然传遍了天地四方。

    只见天地泉眼所在之处,无数白光冲天而起,无数阵纹缠绕天空,犹如长龙盘旋,犹如蝮蛇起舞,把天地充斥,把空间挤满,无法形容的浩然正气,气势磅礴,令人望而生畏。

    天老猛然从阵纹之中跨出,全身龟裂却是不敢停下,只是仰天大吼道:“天地正气浩荡如长河,滚滚席卷大阵,演化天地大道。赤子为心,大阵为形,大道何在?”

    声音传遍天地,嗡嗡之声不绝,接着,时空像是凝固。

    只见那峡谷之上,一道一道恐怖的规则涌下,每一道都足以压塌万古,其浩然气势,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裘天罡喃喃道:“苍穹大道无形化有形,一切终于来了。”

    乌先生道:“大阵真的成功了,赤子成功勾连起了天地大道!而天地大道,是否可除转世神魔?”

    天老大声道:“辜雀!快!抱着韩家女子进大阵!将其放在阴阳交接之混沌处,我相信你能找到!”

    听到此话,辜雀毫不犹豫,直接拔地而起,朝那天衍大阵之中冲去。

    阴阳交接混沌处,他深谙阴阳,当然可以找到。

    将其稳稳放在大阵关键处,内里能量充斥,韩秋身体飘摇不定,那一双秀眉也似乎皱了起来。

    辜雀心中一酸,忍不住捧起她的脸,轻轻吻了一口,低声道:“你很快就会恢复,相信我。”

    他说完话,豁然转身,大步朝前走来,沉声道:“天老,我当如何?”

    天老大声道:“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九也!这天衍大阵,乃概括寰宇天地之四九,配合赤子之心,故能召唤天地大道!但却并无把握湮灭转世神魔!”

    辜雀心头一沉,却咬牙仔细聆听。

    天老道:“因为无论大阵如何强大,无论准备再多,也无法超越天衍之术,终究会有一丝变数!这转世神魔来自于无量界还是域外,我已算之不尽,但无论如何,有你在!”

    辜雀眼中似乎有光,沉声道:“不错!有我在!”

    他大声道:“我懂了!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九也,天衍占四十九,我占其中之一。有了我,天地寰宇无穷尽,皆可包揽矣!韩秋,必活!转世神魔!必死!“

    天老沉声道:“不错!但你可知,如何逼出转世神魔?”

    辜雀摇头道:“我不知。”

    天老道:“逼出转世神魔,我也不知,但转世神魔既然降临韩秋身体,总归是有原因对不对?”

    辜雀点头道:“韩秋天赋近妖,乃天下第一!他看准了韩秋的天赋,所以降临。”

    天老道:“那么无论他来自域外还是无量界,是否都是属于大道之内?”

    辜雀道:“当然属于大道之内!”

    天老道:“既然是属于大道之内,那么他能夺舍大道之外的人吗?”

    辜雀大声道:“不能!”

    天老道:“那么,你有办法拯救韩秋了吗?”

    辜雀惨然一笑,点头道:“已然有了。”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