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龙降龙?”

    辜雀脸色顿时一变,豁然朝张茉儿看去。

    只见她白面如水,淡然无波,眼中涟漪偶泛,薄唇一抿,缓缓道:“公羊家能一步一步起来,发展到今天不是没有原因的。他们府邸之下,埋葬着一条千丈龙脉,每日吮吸黄州气运,日渐强大,已然到了难以收拾的地步了。”

    “龙脉?”

    辜雀皱眉道:“这个龙脉之前没有被发现?”

    黄麟沉着脸摇头道:“之前应该有天机阵法掩盖,所以没有发现,近几年龙脉升级,才彻底冲破大阵,已有和我皇宫龙脉齐头并进之势了。”

    辜雀眯眼道:“难怪你们终于开始着急了。”

    黄麟沉声道:“明人不说暗话,我皇宫龙脉虽然能够抗击公羊家族那条龙脉,但就算胜了,也会大折气运。而在这火海惊变之前的最后关头,我黄氏一族的气运绝不能受任何影响,否则恐怕会产生无法想象的变化。”

    张茉儿淡淡道:“所以这一次叫斩龙计划,只要能斩去那府邸之下的龙脉,便算彻底成功。”

    辜雀笑道:“他们定然会拼死保护龙脉的,而大地龙脉吸收天地日月精华,已至千丈,本身也不好对付。这是一场硬仗。”

    黄麟道:“此战你的作用无可替代,若能帮助我们彻底解决公羊家这个心腹大患,帮我黄州渡过这一次惊天大劫,我朱雀羽衣双手奉上。”

    辜雀深深吸了口气,缓缓道:“一件朱雀羽衣,只能让我帮你解决公羊家,但要帮你们渡过这一次惊天大劫,这恐怕不够吧?”

    黄麟笑道:“就知道你辜雀胃口大,公羊家那条龙脉,归你了。你罪孽森林什么都不缺,偏偏缺一条龙脉。”

    “好!”

    辜雀大笑出声,眼中血光暴射,沉声道:“这一战,我辜雀就帮帮场子!不过......”

    黄麟皱眉道:“不过什么?”

    辜雀道:“我有一朋友与当朝九公主有因缘,我想......”

    话没说完,黄麟大手顿时一挥,冷冷道:“此事绝对不行!我九皇姐乃是黄州千年难遇的绝代将军,兵法韬略、文采武功无一不通,她是黄州的瑰宝,任何人都不能夺去!这一次动手之所以这么急,也是因为嫁人之事迫在眉睫。”

    辜雀洒然一笑,道:“好吧!既然如此,我辜雀也不想强人所难,毕竟朱雀羽衣和大地龙脉,已然足够有价值。”

    黄麟点头,转身朝张茉儿看去,抱拳道:“茉先生,此事详细计划?”

    张茉儿丹唇轻启,缓缓道:“已有打算,时间紧迫,路上说。”

    她说着话,看了辜雀一眼,右脚一踮,身影顿时飘然而起,直直朝东而去。

    辜雀和黄麟对视一眼,连忙跟上。

    老妪之事告一段落,辜雀也无心再管,这一次来黄州的目的,终究还是为了轻灵。

    只是轻灵情况严重,非火海石胎不能救,而火海石胎作为天地神物,实在太难得到了。

    朱雀羽衣是必须要有的东西,否则以自己不灭不坏之体亲下火海,就算能抵挡住那滔滔岩浆,想必也难以招架无数炎兽。

    朱雀羽衣,大地龙脉,这两样东西当然足够诱惑,但辜雀也知道,事情极不好办。

    公羊家族,强者如林,单单一个刀尊公羊愁,便已然名震天下,无限接近于神君之境。

    甚至,这厮随时在突破的边缘,到时候家族遭难,临阵突破,一切就都完了。

    而公羊愁,也才一百多岁,在家族之中远远算不得老古董。

    那些个老古董之中,肯定大部分都不及公羊愁,但万一就有那么一两个打破了神阶桎梏的神君呢?

    黄州黄氏一族,虽然有强者,但谁又知道他们骨子里卖的什么药?万一把自己一起吞了,就极不好说了。

    一路朝东,死伤一片,大地处处都是尸骨。

    黄麟的脸色阴沉无比,不禁厉声道:“不杀此恶魔,我黄麟誓不为人,区区万里,她便杀了足足一千七百多位修者,当真是人神共愤。”

    辜雀的脸色也不好看,看来这个老妪为了夺取生机,已然开始疯狂。

    张茉儿淡淡道:“四周有雷霆之迹,恐怕苍穹已然震怒,她坚持不了多久的。目前当以大局为重,安内攘外,还黄州以太平,太子万万不可乱了方寸。”

    黄麟咬牙,抱拳道:“多谢茉先生提醒,黄麟心头也有分寸,只是此魔不屠,天下不安,上面也该出手了吧?”

    听到此话,辜雀不禁心头一突,不知为何竟然莫名慌张起来。

    他晃了晃脑袋,把这些事抛在脑后,什么也不再想。

    一路狂风呼啸,黄沙席卷,他逆风也行,又不禁想起了公羊愁那一句句刀道之言。

    不得不说,他总结得可谓精辟,完全把刀道融入了天地大道之中,使其彻底泛发活力,可以无限上升。

    曾经自己也有悟过刀法之势,但世界之刀,只是通过阴阳轮转之道模拟的天地世界,根本不算是成熟的道。而在圣地会武面对杰克迪亚的时候,使出那万山难阻之刀,却又是偶然所得,只能偶然迸发。

    事情总是积累的太多,以至于自己奔波忙碌不堪,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沉淀下来,好好稳固自己的境界,去感悟属于自己的道和本源。

    半年徒步,远远是不够的。

    看来自己需要愈发刻苦了。

    想到这里,他不禁缓缓闭上了眼,感受着这席卷的狂风,把元气护罩放开,任凭黄沙拍在脸上。

    人融于世界,融于自然,融于天地,勾连相通,则可悟大道。

    他清晰的感受到身旁每一寸空气的变化,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在穿破重重阻碍。

    黄麟不禁道:“辜雀,现在正是要谈计划的时候,你怎么开始修炼了?”

    辜雀没有睁眼,只是缓缓道:“你们说便是,我能听到,关键问题我会问的。”

    张茉儿看了辜雀一眼,不禁笑道:“好,那我便详细说说这斩龙计划。”

    她御空而行,却丝毫不落于后,气息平稳,轻轻道:“公羊世家,传承四千多年,府邸坐落于晋都北城,绵延千丈,房屋数万间。而那大地龙脉,便埋于府邸以下百丈之处,这也就是我们的目标。”

    两人并未说话,而是静静聆听。

    张茉儿道:“我们要夺龙脉,不可避免会出手杀人,论战力我们不输,关键在于如何师出有名,也就是民心问题。”

    “舆论很好控制,虽然公羊家深得尊重,但皇室依旧是百姓愚忠的主子。只要让公羊家和皇室彻底对立,并处于不义之地,民心的天平自然朝皇室靠来。”

    “所以在二月初二,九公主下嫁当天,我们会极力栽赃,揭开公羊家意图谋反的面纱。”

    听到这里,辜雀轻轻道:“不够。”

    张茉儿眯眼一笑,道:“当然不够,意图谋反,尚且惹人怀疑。我会直接将他们打入域外种族遗留势力的行列,让他们与整个人族对立起来。”

    “域外种族遗留势力?”

    黄麟脸色一变,不禁道:“这个如何栽赃?”

    张茉儿轻哼道:“如果在结婚当天,发现公羊世家祖祠地下有着大量的域外蝠族尸体,并且供有牌位,香火祭拜呢?”

    辜雀再次插嘴道:“不够。”

    张茉儿点头道:“是的,这只是让人质疑而已,但是如果有真正的域外蝠族帮他们击杀皇室,顺便杀死几十个平民呢?”

    黄麟身影顿时一震,沉声道:“这便足矣!”

    辜雀道:“不够。”

    张茉儿点头道:“够,但是勉强,所以我会提前买通当朝大员、当世鸿儒、江湖名流等各大在百姓中有声望的人,推波助澜,营造气氛,掀起心灵波涛。”

    说到这里,她又笑了起来,眯眼道:“而这时,忽然祖祠之中,由冲出金龙,傲啸天地,攻击皇室龙脉......”

    辜雀道:“谋反之名几乎可以安上了。”

    张茉儿道:“在这之前,公羊家大世子公羊白大婚,黄帝黄尚天恩浩荡,再多给些恩惠。”

    黄麟眼中一亮,不禁道:“恩将仇报,最能激发大众的愤慨之情。”

    张茉儿笑道:“而且,再把公羊家以前所做的好事泼些脏水,让他们变得虚伪,变得狰狞。”

    辜雀道:“够了。”

    黄麟急忙道:“民心问题解决了,那后来呢?”

    张茉儿道:“死人,一定要死人。大战起,皇室不顾大敌,拼死掩护百姓,最终被公羊家击杀。”

    辜雀道:“接下来便可以大战了。”

    张茉儿道:“惊世杀阵已然准备好了,神君之下皆难挣脱,各大高手已然安排强者一一对上,但现在出现了一个问题。”

    黄麟不禁道:“你是说顶级高手?”

    张茉儿点头道:“皇室高手,神君以上的全部进入了震旦界,所以刀尊公羊愁,无人能敌,甚至以三对一都不是对手。”

    黄麟沉声道:“无妨,有道衍钟在,他们翻不起什么风浪。”

    张茉儿摇头道:“道衍钟必须涌来镇压大地龙脉,否则千丈龙脉腾起,则晋都毁于一旦。”

    辜雀道:“公羊愁,交给我。”

    黄麟变色道:“可是你不是要降龙吗?”

    辜雀道:“我自有打算,公羊愁交给我。”

    张茉儿深深看了辜雀一眼,点头道:“好,既然如此,那最后一个问题了。大地龙脉,到底能不能征服?千丈龙脉,勾连天地,其力量恐怕神君亦不能敌。”

    辜雀道:“既然你们请我来了,既然龙脉归我,那这千丈龙脉也交给我吧!”

    黄麟道:“你真的行?”

    辜雀一笑,忽然睁开双眼,眼中寒光爆射,沉声道:“我有一种预感,这一次,不会这么简单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