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惨白,惨白的阳光下却飘飞着白雪。

    狂风呼啸,呼啸的狂风卷起漫天沙浪,空气发出呜呜之声。

    天地茫茫,四周所有人都看着中间两道身影,天地一片肃杀,气氛已然凝固到了极致。

    两件神宝对峙,一道道规则涌向,把虚空击得粉碎,但或许是因为主人并未发力,所以二者并未进一步激活。

    韩秋全身血红透明,散发着无与伦比的杀意,一步一步朝通天真人走去。

    天空发出一声声巨响,她纤细的小手脉络毕现,一掌轰然打出,只见滔滔不绝的元气澎湃而出,化作无穷血光,轰然朝通天真人席卷而去。

    “哼!雕虫小技!”

    通天真人一声冷笑,右手伸出食指中指,一道剑芒顿时透出,朝前一划,虚空便顿时龟裂开来,把这恐怖的血浪全部吞噬。

    一个神阶高手的强大实在不是命劫可以比拟,通天真人信步游走在天地之间,任意一动,便是虚空破裂。

    而韩秋,连连打出一道道掌法,纵然威势惊天,却也完全无法奈何。

    但她的脸上依旧没有表情,眼神愈发冷漠,口中溢出鲜血,再次一掌而出。

    招式很简单,但真正的强者才能看出这细微之中到底蕴藏了多少惊人的变化,空间震荡不休,掌中血浪滔滔,席卷滚滚而不绝。

    四周的命劫之境早已惊骇无比,同样是命劫,他们完全不敢相信韩秋竟然撑了这么多招!

    而这一掌而出,一声暴喝传遍天地,韩秋却如同断线风筝一般,重重倒飞了出去。

    她口中鲜血不止,猩浓的鲜血染红了灰衣,顾南风等人已然大叫出声,而辜雀则是身影一震。

    只见韩秋在倒飞而出的时候,身体内部的血液忽然如金属一般,滴滴撞击在血管之上,发出铿锵之声,刺耳无比。

    她身体顿时稳住,眼中已然有了一丝戾气,一掌再次朝通天真人而去。

    血浪滔滔,似乎带着无穷煞气,通天真人衣袖一挥,澎湃的黑气席卷,把一切都冲了个干干净净。

    他冷笑道:“什么韩家长女,什么不朽之后,不过如此罢了!若再不认输,休怪老夫一掌毙了你。”

    韩秋依旧没有说话,她平静的眼中戾气愈发明显,体内的血液铿锵不绝,整个人都在散发着血光。

    依旧是大步走去,依旧是一掌而出,虚空震荡。通天真人终于大怒,五指朝前一抓,虚空顿时裂开五道缝隙,直直朝韩秋割去。

    恐怖的空间裂缝,连神阶都不敢触碰,韩秋却是不躲不避,不退反进,一掌直接拍在了通天真人胸口。

    一声惊天巨响传遍大地,通天真人闷哼一声,倒飞出数十丈远,只觉胸口剧透如刀割,浑身的元气都像是要枯竭一般。

    他骇然变色,低头一看,只见胸口已然裂开,可以看见森森白骨了。这看似平凡的一掌,竟然有如此力量,此女当真不可小觑。

    只是他并未在意,这个姓韩的连空间裂缝都不挡,恐怕此刻早已被时空之力化作齑粉了。

    而就在此时,四下忽然传出惊呼之声,一股可怕的气势忽然充斥着整个天地。

    通天真人连忙抬头一望,顿时瞳孔一缩,不禁破口而出道:“不可能!你、你怎么可能不死!”

    他的前方,虚空裂缝已然穿过了韩秋的身体,韩秋的腰上破开了三道空间,整个人都被分成了好几截,但她偏偏站着!

    没有任何东西连接着**,但几截却就是不散开,其中唯有一滴滴鲜血流淌而下。

    辜雀紧握的双拳缓缓松开,但心头却愈发阴沉,韩秋修炼的到底是什么功法?竟然如此独特。

    韩秋看着通天真人,眼中已然是血浪滔滔,戾气爆射,配合着平静的表情,看起来诡异至极。

    她依旧大步走出,再次一掌轰然拍出。

    “我杀了你!”

    通天真人大喝出声,双掌齐呼,竟把这空间都拍得寸寸崩碎,恐怖的神力席卷,铺天盖地般朝韩秋涌去。

    韩秋忽然连退数丈,瞳孔透出三尺血芒,灰衣飘飘,长发无风自动,纤细的手指根根如剑,猛然一缩。

    这一缩之间,五根手指忽然激射出五道恐怖的血光,竟然在刹那间洞穿虚空,直直穿破了通天真人的掌力,在空中爆炸开来。

    惊天巨响传遍天地,两人连连后退,空间已然爆开。

    “不可能!”

    赢霸不禁惊呼出声,瞪眼道:“区区命劫,没有自己的道,怎么可能打破天地规则!”

    天虚子也不禁道:“不错,就算是有神君的元气,没有道,都不可能击破天地规则,碎裂虚空。”

    黄尚看着虚空一道道裂纹横生,不禁咬牙道:“谁知道她的道是什么,恐怕就来自于她所修炼的功法。”

    天虚子瞪眼道:“什么功法?从未听过有功法可以运载大道的!”

    地州大地殷商脸色一沉,寒声道:“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是,据说此女在两年前出关之时,便已然可以突破至神阶了,只是她生生压制了下来而已。”

    赢霸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骇然道:“二十多岁的神阶?不可能!亘古未有。”

    天虚子慨然叹道:“这个时代,又岂是以往可以比的?不过这么可怕的天赋,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她的命数唯有半年了。”

    赢霸道:“不错!天赋近妖,恐怕是苍穹眷顾,此女半年之后有一场惊世大劫。”

    听到这里,辜雀终于冷笑道:“这个就不劳烦各位操心了,这一战,要不要认输?”

    “认输?哼!”

    通天真人冷哼一声,大怒道:“我堂堂玉屏圣山碧游宫宫主,七大圣山之一的统领者,岂会认输?别以为她侥幸挡下我一掌,便可以打败我。”

    话一说完,他顿时仰天长啸,全身元气如潮水般涌出,恐怖的力量在四周激荡,滔滔不绝的黑气席卷,顿时化作一道宽达百丈的惊天巨掌,轰然朝大地盖去。

    这一掌携带着无与伦比的气势,分明是通天真人全力以赴,狠狠拍在大地之上,发出一声惊天巨响,方圆千丈顿时龟裂开来。

    辜雀脸色一变,不禁跨出一步,低吼道:“韩秋!”

    声音传遍天地之后消失,大地陷入寂静,风已停,白雪飘飞,大地肃杀。

    无数罪兽,无数人族士兵,都死死盯着中央大地,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果然,下一刻,黑色的巨掌忽然龟裂看来,一道血光破开手背,冲天而起,化作一个灰衣飘飘的身影。

    辜雀大喜,朝天一看,只见韩秋长发乱舞,眼中已然没了眼球和眼白,唯有那滔滔血海,无尽戾气。

    全身都在散发血光,全身都透明了起来,隔着她的身体,都可以看到前方的景色。

    一股股恐怖的气势自她体内散发而出,众人吓得连连变色,只因此刻的韩秋实在太诡异了。

    通天真人的脸色有些发白,深深吸了口气,不禁森然道:“我就不信我杀不了你!”

    他说完话,缓缓闭眼,默念口诀,天空忽然涌出一道道黑气席卷,几乎要把他周围数百丈都全部充斥。

    空间都似乎被隔绝开来,一股股无法形容的气息蔓延开去,空间颤抖了起来。

    天虚子不禁道:“通天认真起来了,这是碧游宫《戮仙诀》其中的禁术,轻易不可施展。”

    话音刚落,通天真人的清喝之声响彻天地,只见那可怕的黑气源源不断地冲进了他的口中。

    他没吸入一分,身体便涨大一分,当他把这方圆百丈的黑气全部吸入身体时,他的身体已然高达十丈!

    十丈魔躯,气势惊天,举手投足间似乎都有毁天灭地的力量。

    这就是神与人之间的差距。

    他豁然睁开眼来,目光如箭一般激射而出,直接洞穿了虚空。

    “小女娃娃!老夫已然很久没有用过这一招了,你恐怕是唯一一个死在这一招上的命劫之境。”

    他说着话,忽然大嘴一张,那恐怖的黑气竟然又疯狂涌了出来,而那涌将而出的,却是黑色的剑气!

    无数道剑气自他空中吐出,纵横天地,每一把剑都破碎了虚空。

    恐怖的威压在席卷,剑意犹如浩荡天河之水,滔滔不绝朝韩秋席卷而去。

    韩秋的身体在发光,她的脸上依旧没有表情,但她终于说话了:“招式很强,不足以灭我神魂。”

    声音传遍天地,她的身体在瞬间便被无穷无尽的剑气绞成了齑粉,连带着四周大片的虚空破碎,一切的毁灭却壮美如画。

    赢霸大笑出声,不禁道:“辜雀,看来她连认输的机会都没有,便已死了。”

    辜雀沉着脸看着四周,硬生生没有说一句话,在她看来,韩秋从来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

    而通天真人也不禁笑道:“小小年纪,成就也算不错了,只是老夫心狠手辣了些,没有让着她,哈哈哈哈!”

    笑声肆无忌惮,辜雀的心也渐渐沉了下来。

    四周大地龟裂,白雪铺盖而下,万物无声,果真没了韩秋的身影。

    而下一刻,一个寒冷沙哑的声音,忽然传遍了四方:“让着我?不必,区区蝼蚁,也该在我面前放肆?”

    伴随着声音,只见白雪中忽然飞出一粒粒凝而不散的血珠,在阳光下散发着璀璨的光泽,像是一颗颗红宝石,晶莹剔透。

    一粒粒飞出,密密麻麻挤满了天空,然后轰然撞在了一起,发出耀眼的血光后,瞬间凝聚成了韩秋的身体。

    依旧是穿着灰衣,依旧是长发飘飘,依旧是全身透明而发红,只是那体内清晰可见的经脉,却变成了金色!

    那是耀眼的金色,无与伦比的金色。

    没有声音,整片天地都没有声音,只因所有人都愣住了,眼前这一幕实在太不真实。

    对于渡过了人劫之境的修者来说,只要头颅不坏,灵魂不受伤害,**就可以凝聚而出。

    但头颅都碎了,只有神阶才可能完全恢复,神阶以下都不可能,除非是辜雀这种不灭不坏之体。

    可是韩秋偏偏复活了,还复活的如此诡异。

    通天真人脸色苍白,看着韩秋的身体,也不知道为何,心头感受到一股无与伦比的威压,几乎让自己喘不过气来。

    他死死咬牙,双拳紧握,不禁怒吼道:“装神弄鬼!受死吧!”

    说话的同时,他身影飞出,一掌轰然朝韩秋拍来。

    全力一掌,犹若拼命,虚空破碎,掌力无穷。

    韩秋冷漠一笑,每一根经脉都散发着金芒,寒声道:“蝼蚁!”

    她说着话,身影忽然一震,体内一根根金色的经脉忽然破体而出,化作一根根长鞭,把虚空瞬间拍碎。

    掌力被击散,通天真人还没有反应过来,金色的经脉已然拍在了他两条腿上。

    两条腿,直接湮灭!

    通天真人惨呼出声,不禁顿时倒了下去,不知为何,这一股金色的力量,像是封住了自己所有的元气。

    赢霸不禁豁然变色,厉声道:“不好!通天!快认输,不然要死!”、

    他的声音很急促,但通天真人足以听清楚,而他只是惨然一笑,厉吼道:“不管你是谁!都不可能让玉屏圣山碧游宫的宫主认输!他只可以死!但绝不能输!”

    话音传遍天地,金色的经脉如鞭,顿时斩飞了他的头颅。

    一股鲜血冲天而起,像是老天爷在洁白的雪地上泼墨作画,只是这墨,红得实在太耀眼。

    (ps:快要坚持不住了,每到关键情节压力都很大,因为要处理很多的因素,但又不想草草了事,我必须要让你们这kb花的值。加上这两天白天忙,只有晚上码字,今天实在困了,对不住诸位,恐怕真的要晚些了,下午6点,准时发今天的第二章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