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dingdian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整片天地都发出哗哗之响,那《复活真经》每一页纸都在翻动,散发出璀璨的白光与道则,周围一切的一切都在化作混沌。

    恐怖的威压席卷了整个天地,透过神蚕纱往前看去,前方已然化作了千古劫场,实力稍逊的修者走进,恐怕瞬间便会化作齑粉。

    长留子深深吸了口气,忽然喃喃道:“恐怕传说是真的,《复活真经》每一页都记满了法神之祖对大道的感悟,每一张纸,都堪比一件神宝!”

    话音传出,四下修者骇然变色,众位神君也不禁神色凝重。

    念白仙君喘着粗气道:“刚才那一股力量实在太强大,像是已然超越了神宝的范畴,戮仙之剑的道则在瞬间被吞噬。”

    “超越了神宝的范畴?”

    众人脸色皆变,超越神宝,岂非就是圣器?不可能!天下只有七大圣器,而且更加明显的是,圣器之威远远高于眼前的《复活真经》。

    圣器之下第一神宝,乃是当年韩绝尘用域外神蚕吐出的丝线编成的神蚕纱,它就正在那里呢!

    长留子叹道:“《复活真经》不是神宝,不是兵器,只是一本书而已。它记载着大道因果,记载着苍穹轮回和宇宙衍变,所以不能算到法器品阶里面去,但事实如此,每一页纸,都几乎有着堪比神宝的大道。”

    黄嗔凝重道:“《复活真经》有十八张纸,那岂不是证明相当于十八件神宝了?这未免太恐怖,天下总共有没有十八件神宝都是问题。”

    念灯仙子皱眉道:“不在于多少件神宝,关键是它承载着法神之祖的大道,有点类似于天主的光明圣舍利,但却又高级很多。甚至我在想,如果把它惹毛了,上面记载着的魔法会不会自动激活?”

    听到这句话,所有人都沉默了,若真是如此,法神之祖留下的魔法恐怕都是无上神咒了,那谁人能挡?

    一时之间,众人对视,就算有神宝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而西方众天使也颇为严肃,看着那一张张翻动的白纸激生出一道道规则,他们明白,凭神君之力,恐怕很难去征服这样一件宝贝了。

    秦广沉声道:“长留子道君,你是我们众人的前辈了,见识也广,你说这件事该怎么办?”

    长留子老道姑深深吸了口气,叹声道:“还能怎么办?道法自然,不可强求,我等无能为力,只能禀报太清子天尊了。”

    念白仙君脸色微变,不禁道:“不可,太清子天尊一旦出面,天堂那边必然来人,到时候局面将无法收拾。况且太清子天尊闭关已然四百多年,专心渡劫,此刻谁敢打扰?”

    秦广也吓得脸色苍白,连忙道:“不了不了,还是不要打扰太清子天尊了,这点事情我们处理就好。”

    “到底怎么处理呢?”黄嗔不禁皱起了眉头。

    而就在此时,一个淡淡的声音忽然传遍大地:“两个办法。”

    声音清冷而平静,从容不破,不卑不亢,像是带着囊括天地的智慧,看穿宇宙的远见。

    辜雀顿时瞪眼,不禁朝韩秋看去,所有人都朝韩秋看去,谁也没想到她竟然会说话。

    韩秋的脸上没有表情,只是一把拉起辜雀的手,顶着神蚕纱大步朝前走去。

    念灯仙子不禁疑惑道:“姑娘,你真的有办法?”

    这句话也是所有人想问的,所有并没有任何人插嘴。

    韩秋站在众人面前,淡淡道:“除了你们所说的去请那太清子天尊之外,还有两个办法。”

    念白仙君连忙道:“姑娘请讲。”

    韩秋摇了摇头,缓缓道:“我不想说。”

    此话一出,众人脸色顿时一沉,竟破有被戏弄的感觉。

    秦广寒声道:“女娃娃,你就真的不怕死?神宝护得住你?”

    洞喜子连忙止住秦广,对着韩秋微微一笑,道:“说吧施主,你想要我们帮你做什么?你说出来,我们尽量帮忙。”

    韩秋淡淡笑了起来,眯眼道:“也不是什么大事,看到我身旁这个人了么?我要你们一人饶他一次!”

    辜雀顿时变色,眉头紧皱,竟然听不懂韩秋在说什么。

    黄嗔沉声道:“你的意思是,他以后恐怕会惹事,若我们将来有一天要杀他,便必须放他一次机会,对不对?”

    韩秋点了点头,道:“是的,至少给他一个活命的机会!”

    众人沉默了起来,而辜雀也依旧沉默,他当然感动于韩秋对自己未来的考虑,但他心头很慌。

    因为这件事,很像是韩秋在交代后事一般,她是不是真的觉得她要走不下去了?

    手中依旧握着她冰冷的手,越握越紧,辜雀像是要抓住什么一般,不禁深深一叹。

    众位神君沉默了良久,才终于沉重地点了点头,一个个都朝辜雀看去,纷纷发誓。

    这一个个誓言发出,也不知道将来会救自己多少次,辜雀心中苦笑,却始终无法振奋起来。

    韩秋道:“办法是有,但我只负责提办法,能不能做到,花什么代价,那是你们的事!”

    念灯仙子苦笑道:“快说吧姑娘。”

    韩秋淡淡道:“很简单,《复活真经》无论相当于多少件神宝,它都比不过七大圣器的。在场诸位神君恐怕也不全是散修吧?秦广神君不就是当年赢都的守城大将吗?若是能请来玲珑时空塔,圣器镇压之下,《复活真经》一定就范!”

    众人的脸色阴沉的可怕,因为他们发现好像又被韩秋耍了,谁不知道圣器镇压一切?但请圣器出世,这谈何容易?

    韩秋面无表情道:“我说过,我只提供办法,要请玲珑时空塔,你们只需要前往东州与赢霸商量便是,若是他同意,想必也不会那么难的吧?”

    念白仙君冷冷道:“你以为我们都把圣器抬过来了,天堂会没有大动静吗?这产生的后果连我们都无法估计,更别说承担了。”

    秦广阴笑道:“这也算是办法?要不直接让我们去找无上不朽算了吧!”

    韩秋没有反驳,只是道:“第二个办法,用阵法。”

    “阵法?”

    “不错,《复活真经》之上记载无上大道,所以你们无力动它,但若能以神君之力,配合天人级别的阵法,未必不能压制它。”

    黄嗔沉声道:“这倒是个不错的办法,只是近万年来,天机阵法一脉渐渐没落,就算是震旦界,也没有能够构架天人级别阵法的大师。”

    韩秋笑道:“别说我不负责人,人也给你们介绍好了,神州国师天老,乃是当代阵法大师,他在天机阵法、风水命数上的造诣已然是震古烁今,天人级别的阵法,他完全可以构架出来。”

    说到这里,她忽然又道:“他消失已六年左右了。”

    长留子不禁皱眉道:“他去了哪里?”

    韩秋只是笑着道:“无人可知,因为谁也算不到他,也算不过他。”

    “还是相当于白说。”秦广冷冷出声。

    而对面亚历山大的声音已然传了过来:“不必思考了,东方人,《复活真经》是我西方的宝贝,绝不会让你们拿走的。”

    在韩秋等人说话的时候,天使们也当然在商量,最终达成了一个默契。

    他们十多位神君围成了一圈,然后缓缓跪在了地上,把头磕在地上,同时念起了一句句神秘难懂的咒文。

    声音最初很小,但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最后已然震得整个天地都在颤抖。

    只见他们的翅膀在发光,洁白的羽毛脱落,一片片朝上飞起,像是下起了白雪一般,整个天地都被圣洁的白光压盖。

    长留子脸色剧变,不禁沉声道:“遭!快退后!他们在召唤强者!”

    众人飞退,黄嗔急忙道:“到底是谁能担得起十多位神君跪地召唤,莫非是太清子天尊那样的存在。”

    念白仙君脸色极不好看,沉声道:“他们没有后顾之忧,这里毕竟是西州,是法神之祖的墓地,当然可以随时召唤强者。”

    他的声音说出,但众人像是已然听不见了,因为众天使的声音已然惊破天地。他们每一个人头顶都散发出一道圣洁的光柱,直直冲上苍穹。

    十多道光柱从他们翅膀上发出,准确地激射在那天堂之门上,于是那门也发出了光。

    那是无法形容的圣洁之光!

    门......开了!

    “恭迎使尊大人下界!”

    “恭迎使尊大人下界!”

    他们的声音传遍天地,像是带着一股无法形容的魔力,穿越了宇宙洪荒一般,一道光,已然出现在了大门之中。

    是一道白光,并不耀眼,并不璀璨,但当它出现的时候,它便像是成了世界的中心。

    缓缓激射而下,在空中忽然化成了一道妙曼的身影,她是一个女子。

    身穿洁白纱衣,头戴金色圣冠,身材凹凸有致,比例完美到无法言说。

    看不清楚她的脸,只因规则横生,挡住了一切。

    但众人像是已然醉了,已然沉浸在了她的魅力之中,她稳稳悬在空中,像是控制了所有。

    天地忽然开始颤抖起来,四周虚空开始涌现出一道道白光,一片片虚空崩裂开来,像是末日降临。

    顾南风不禁大叫道:“不好!好像大阵在崩溃,像是容不下她这样的存在。”

    话音落下,四周又忽然恢复了正常,但众人的脸色却极不正常。

    这样一个强者降临,已然超越了所有人的认知。

    十多位神君级别的天使大呼而出:“参见玛姬大人!”

    女子身旁的规则终于消失,众人终于看清楚了她的脸,那是一张绝美的西方面孔,每一寸都挑不出任何毛病。她就像并非出自于母胎,而是天地幻化而生,所以那么浑然天成,没有任何缺点。

    她对着众天使点了点头,忽然一笑,背后竟然直接绽开了六对金色的翅膀,每一对都是那么精致,那么耀眼,那么完美无缺。

    “十二翼天使!还是金色翅膀!”

    长留子已然惊呼出声,忽然道:“我知道了,玛姬!这个名字我好像听过!天使一族最伟大的先知,光明圣教传说中的使尊,当年天主的侍妾之一!”

    此话一出,众人骇然变色,一个传说中的人物,终于浮出了水面。